fc2ブログ

You are right!

看完了White Collar第一季………真的是有種What can I say?的感覺。拜託,有興趣的人請一定要去找來看。

能夠讓我萌成這樣還真是超不容易的(抖),最近的美國影集都是這樣的嗎(並不是),什麼叫做「你跟所有人告別,唯獨沒跟我說,為什麼?」「我不知道,彼得……」「你知道的、告訴我!」「我不想說!」「我要你親口告訴我!」「因為你總是能讓我改變心意!」「我做到了嗎?」

我說這根本就是情侶在留人時的對話好嗎?!!!搞什麼東西啊你們!!真是太棒了!←???

而且萌到寫了這種東西,不過、不想知道我本性的人請不要點開,如同各位所明白的……(咳咳、)

收錄風景

*取自與阿童聊天的內容,當然全部都是妄想。



收錄風景


「ね、早く起きろよ!!」H君用力搖晃著往下趴在還攤死在床上的同居者。又徹夜打電動了吧?凌晨爬起來上廁所時,隔壁還空蕩蕩的,到底玩到幾點啊?
話說這個業界還真多人是電玩MANIA,最出名的要說M川氏吧…

「んん…」S君把頭整個埋到枕頭下。

「あと三時間スタジオ着いてないはいけないのに、早くシャワーして、遅刻しだら監督さん怒られるよ!!」H君用力拔開枕頭,居然發現S君跟暖房遙控器擠在一起。
難怪他就覺得奇怪,剛剛想關暖氣卻找不到遙控器,沒想到是這傢伙預料到自己早起會先關暖氣,早一步藏了起來。

「…あと五分…」

「駄目。」H君拿過遙控器,嗶地把暖氣給關了。

「…うう。」

「無駄です!早くしないと俺先にいく、貴方は電車。」

「…髪の毛は洗いたい…ても体がたるい…」S君睜開迷濛的雙眼,露出可憐兮兮的撒嬌表情,軟軟的喉音幾乎要發出咕嚕咕嚕的貓叫。

「…………自分に洗おう!!」不行、一旦被這傢伙牽著鼻子走,今天一整天就沒辦法專心工作了!
非常不願意承認自己在個性上所擁有的纖細部分,尤其是意識到那種感情叫做戀愛,腦袋裡頭暖烘烘、彷彿想著什麼、卻又排斥著什麼,非常奇怪的感覺。

「わ—た—る——お願い——愛してる~」略帶洋腔的鼻音。
半閉著眼,微笑著的性感表情。

「…後はなにを起こるが分からないよ!」H君放棄地皺了眉頭低咒著。







結果兩人在浴室混到差點遲到才慘叫著出門,當然不是因為顧著玩漂浮小鴨鴨的關係。





おまけ


「…唔…」

「為、為什麼瞪我…」

「我看到你昨天被女僕包圍…外加一個執事。」

「啊、那個節目的事啊!」

「而且每週的特別來賓都是女的!!至少也該請我上去啊,你看S井先生的節目都請S村去玩!」

「你穿女僕裝就讓你當特別來賓,拿女裝照片應該可以騙過製作單位吧…」

「…わたるのバカ!!!!」





京都電視台,每週日深夜十二點~十二點半的『聲優咖啡』,雖然內容無趣到炸,又不請男聲優來節目,不過請看在主持人叫做羽多野的份上,就支持一下吧。
可以看到一群沒什麼用的妹抖坐在後面,外加一個或兩個很娘的男執事,話說聽那個男執事講話會想掐他脖子(認真)
我等著他哪天叫男聲優來(汗)據說下週的來賓是小清水亞美。

CSI/Miami/7/EP01後談

看完第七季第一集後的各種…
內有同人妄想情節與劇透,感到不適者請離開。





「嘿、嘿!我在叫你、嘿!沃夫!」艾立克‧戴可大步追上前方離去的同僚背影。
艾立克知道對方是故意裝作沒聽見,然而體內流著巴西人剛硬強悍血液的他,卻無法忍受這種被無視的狀態。

直到大手拍上萊恩‧沃夫的肩膀,這個年輕的CSI轉頭諷刺地笑道:「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你現在還跟老大一道呢。」

「別這樣,我知道我們之間該保持信任,但那種情況下換做是你,也一定會懷疑我。」艾立克認真地道。

「對,戴可警探說的都對,是我不好,H本來該找你的,但他卻找上了我幫忙,因為我缺點多、還因賭博而被停過職!我看起就像個會為了利益而跟幫聯手謀害H的人!」沃夫狠狠瞪了艾立克一眼,「的確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我,被懷疑是正常的,你一定在心裡嘲笑我吧,說把H的屍體送走是為了避免媒體來拍照那場爛戲!」

「我又沒這麼說。」艾立克深吸了口氣,任由年輕人發洩,「…算是我的錯好了。」
他說了今天最不該說的一句。

而且確實地把沃夫惹的更焦躁。

「那—不—是—你—的—錯—————!!」他吼叫。在邁阿密CSI總部的走廊上。使的每個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看他,包括剛被兩個刑警架走的毒販。

「我們到更衣室談。」艾立克無奈地抓過沃夫的上臂、推著對方的肩膀,以粗壯的體格優勢,老鷹抓小雞般挾持著對方往更衣室的方向前進。





更衣室的門沒關好,沃夫看到它些微地彈開了一條小縫。但半秒後,他就再也沒有心去關心它了,因為視線中出現了張豪爽粗的面容,當他想後退避開時,才驚覺後頭是冰冷的衣櫃。
而在唇被覆住時,終於理解對方選擇更衣室不是沒有原因的。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發我嗎?戴可。」沃夫仍舊不滿地瞪著艾立克。

「我只是想表示,當我不得不懷疑你的時候,我的心情有多糟。可是我沒辦法,我是CSI、我只能這樣做。」艾立克把沃夫的臉扳上來,又親了一下,既非深吻也不像是在敷衍,他只會用這樣來表達心意。

笨拙地。

「對不起…」艾立克在沃夫耳邊悄聲,「關於懷疑你的這件事…」

沃夫好不容易才能正視對方,艾立克性感的聲音從耳朵裡竄入,直接觸碰到他的腦。邊不滿著對方不愧事情場老手,隨便說幾句話就把自己哄的不吵不鬧,更恨的是自己好像真的沒剛才那麼生氣了。

「你為什麼不繼續追娜提雅?」沃夫突然問,表情就像上課時單純發現疑問的學生。

艾立克聞言,差點一頭撞上更衣櫃,這時他終於發現門沒關好,便一腳過去把它踹上。

「我也知道你為什麼會被娜提雅甩了,你真的很不會看時間跟地點耶萊恩。」艾立克恨恨地回到原位,這次粗魯地將沃夫壓往櫃子,低頭就在對方的衣領下咬出一個痕跡。

「啊哈?我不看時間跟地點?那你在幹嘛啊戴可先生!」沃夫嘲弄著將雙手摟上對方闊的肩膀,心想著要是每個偷渡來的巴西人都像這傢伙一樣有魅力的話,美國大概會徹底完蛋了吧。

吻爬上沃夫的頸側、耳後,他知道只要自己別再去點火,也還不至於真的在更衣室裡發生什麼,不過這種飄飄然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好,讓他過去直接把門給鎖上,之後一整天與艾立克兩人關在這裡。

「晚上,不會有約了吧?嗯?」艾立克低聲逼問。

「我行程…很滿哪、你知道的,我既迷人又受歡迎…」他讓艾立克用拇指擦過自己的唇,並將第一指節塞進他嘴裡,壓迫柔軟的舌。

「除了跟我約會之外,其他一律取消,OK?」
然後,他決定在聽到YES之前,不會放對方出更衣室了。







後記

我覺得我一定是因為看到何瑞修的屍體被抬走受到的衝擊太大的緣故。
真是嚇死我了,看到華瑞克被斃掉都還沒這麼痛,結果我不知不覺的喜歡上那個盲從自己正義法則,而且威能開太大的老先生了嗎?(抱頭)
而且何瑞修還很壞,讓小狼去當砲灰…

真的有人嘗試把布丁加上醬油吃嗎?

續‧銀魂動畫114回



「……讓我進去。」土方咬著煙的濾嘴已經完全扁掉,站在這裡已經足足有十五分鐘,他實在很不想放低身段要裡面的混帳開門,卻也不想一腳踹壞這已經夠貧窮租屋者家前的那片薄木板。

所以只能耗著,但忍耐度卻已經快到了極限。

「唉呀,別急嘛,我看土方大人您今天心情有點浮躁…該說是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呢、還是找到了知音般的欣喜呢……」

「我說讓我進去!萬事屋!!再不把門打開我就要拔刀了、我數一二三、到三的時候就要拔刀了、我是說真的沒跟你開玩笑!」

「拔啊、你要砍個善良百姓是嗎?還幫你擺脫被松平大叔狙擊的危機,還是說其實你是嫌我們做得很多餘,早知道就讓你跟小栗子逍遙快活去了是吧?」

「…………那個我說啊…………萬事屋、你這種說法就跟很多愛情喜劇裡頭寫的那種經常發生、為了發生而發生、沒有發生就演不下去的情況簡直一模一樣…………」土方握住腰間的刀柄力道漸鬆。

「喂多串你剛剛有說嫉開頭的詞嗎?你說了嗎?你一定很想說那個嫉開頭的詞吧!我告訴你這才不是那個嫉開頭的詞呢,起碼也說是看到男朋友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而且似乎不是錯覺,所以現在有點火大…不對、是非常火大,火大到不想開門……喂、你們!別走啊!」

門內傳出「阿銀,借個過。順帶一提剛剛那種症狀就叫做吃醋,來跟我念一遍『吃‧醋』。」以及「閃邊啦蠢蛋,痴話喧嘩已經膩了,換個戲碼吧。」等無情的台詞。
接著、木門被嘎啦嘎啦地拉開,眼鏡少年與支那少女協伴走了出來。

「土方先生,今天要在這裡過夜嗎?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買幾包米過來吧、最近沒什麼工作又要斷糧了。」新八嘆了口氣,年紀輕輕就把自己搞的跟因為老公偷懶不工作又腳臭所以不得不精打細算的主婦一樣,現在想想還真是夠悲慘的。

「你今天不是剛才拿走我的三千元嗎?還有電車卡!至少把電車卡還我呀!」

「喂、美奶滋混蛋!要是阿銀明天都無法工作連柏青哥都去不了所以也換不到廁所的衛生紙的話我就真的把你送到連大氣層都是美奶滋做的王國去喔聽懂了阿魯?」神樂狠狠地瞪了土方一眼,還呸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土方擦的亮的皮鞋上。

「好髒!髒死了!!萬事屋你到底是怎麼教育這個女孩的!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以後只能嫁給總悟怎麼辦!」土方縮起腳指著神樂破口大罵。

「你說什麼美奶滋混蛋!!!!要我詛咒你一輩子當受嗎!!!!!!」

「土方先生你好像若無其事地說出了某種隱性配對…好了啦小神樂,走吧走吧、我姐買了一堆哈跟打死的冰淇淋,去吃個夠吧。」新八架了神樂了腋下往一樓去,之後還隱隱聽見神樂的謾罵。

屋內的人似乎這時才想到要把門重新關起來,沒想到土方趁機一腳堵在邊緣,沒給關上。

「聽我說!萬事屋!!」

「我不叫萬事屋。」

「…坂田。」

「…………腳走開,我要關門。」

「銀時!夠了喔、你有完沒完?真的要演什麼三流連續劇嗎?好了啦!我道歉、道歉總行了吧?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啦、只是難得有人的嗜好跟我一樣,所以自然而然的…而且你那個時候不是還笑著揶揄我嗎?」土方用力把門往外扳,跟屋主僵持了好一陣子,最後屋主放棄,只是頭也不回的走回房裡。

土方帶上門,追了進去。

「一輩子當你的宅男去吧!」銀時一屁股做到椅子上,蹺腳轉開電視,正好在演TOLOVERU,不看還好,一看更火大,尤其是看到土方有那麼瞬間被主題曲吸引過去的目光時,更差點把木刀抽出來想往那顆短髮的腦袋上劈去。

「……我喜歡真人啦!」瞄到銀時瞪視的目光,搔了下臉,土方低聲吐出。

「什麼?這時候還在想真人COS嗎?現在是十四跑出來嗎?十四!」

「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想看你COS…不對!我是的意思是說、」

「你剛剛無意中說出本音了吧?要叫我COS嗎?你是想到了什麼下流的打扮嗎?水手服?旗袍?泰國浴!???」

「我個人比較喜歡和服短裙…不對!!!不要打斷我的話!現在不是討論我的嗜好的時候吧!我說、我的意思是說、我……」

「嗯………?」擺明了不相信整個世界的眼神。

「我喜歡你啦!啊真不想說、總之就是比起什麼栗子小姐還是大江戶戰士小巴、我最喜歡的人是個白色頭髮乍看之下很沒用平時也真的很沒用的廢柴、我連自己的品味為什麼降低到這種程度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為什麼啊啊啊啊!!!」

「你是在拐著彎罵我吧多串,聽了一肚子火啊多串。」銀時雙腿一伸,粗魯地架在桌上。

「………………銀時、」

「……………………、」

「………………好了啦、」

「……………………、」

「…我等一下去買紅豆包給你啦。」

「要一大包喔。」

「好啦好啦。」

「……喂、多串、」

「嗯?」

「…我有和服,要不要看?」

「啊?」

「粉紅色的喔、內附吊帶襪。」

「咦、咦咦?」

「…不要嗎?不要看就去買我的紅豆包。」

「怎麼可能只看而已,笨蛋!」
















對不起跳過了如何交往變成直接交往起來的笨蛋情侶了。
這一集阿銀說話好酸XDDD,整個就是要破壞土方與栗子的感情是吧,大概是因為杉田之前跟中村吵架得出來的演技磨練(並不是!),真是太好了杉田你再這麼下去真的很不妙喔XD,相信遠藤大哥下次不會問你們是不是本來要去約會而會問你們什麼時候要去結婚了啦可惡XDDD,居然連『工作跟我那個重要』都說出來了啦杉田!!!

不過最後有和好真是太好了呢,總覺得看杉悠兩人的日記簡直就像是在直視閃光彈一樣(倒地)

(續) 愛は曇天の中で

080706a.jpg


在生著氣。
喔這傢伙正在生氣……
我第一次見到他這副模樣,緊抿著唇,目光恨恨地盯的地上,一語不發。我跟在他身邊走,默默望著他發怒的側臉,搓了搓手,嘴裡吐出淡淡白霧,然後噗嗤地笑出聲。
「不要笑!」古泉轉過身,一把揪住我的領口。
現在的古泉一樹,看起來才像個……正常人。
「你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嗎?居然對涼宮同學說那種話!你明明就知道她喜歡你……」
聞言,我沈下臉,伸指彈了下古泉的制服,「這是你自找的,不是叫你不准說那件事嗎?等一下回房間時不要怪我。」
「現在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嗎?剛才的事情要是刺激到了涼宮同學,不要說我可能無法再跟虛君見面,就連日本……不、全世界都有可能遭殃!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數到三,你要是不放開我的話,我就在這裡吻你吻給所有路過的人看。」我低聲透出威脅。
「虛君你……!」古泉瞪大眼,彷彿看到什麼怪物似的。但我想那只是因為我說出了令他意想不到的台詞。
結果根本不用我數三秒,古泉臉上的紅潮已爬到耳根,也許憤怒跟羞赧都有吧,他放開我的領口,使勁背過身,大步往他自己的家方向踏步。
我從後頭追上,一下勾住他的臂彎。
「我家不是那方向。」
「今天沒空、為了防範神人之後有可能做出的暴動或是任何使事界陷入危機的行為……」
「你寧願去那個無聊地要死的『機關』,也不想陪男朋友打電動是嗎?」
「不是那樣的問題!」
「不然是什麼問題?」我挑了下眉,就跟我經常對春日的無厘頭發言常做的那個表情一樣。
「這是世界的危機!你以為我們當初為什麼……」
古泉一定看到了我忍俊不止的表情所以才沒有繼續說,現在他的拳頭握的死緊,雖然我知道他絕不會對我動手,但我卻有點想知道他打架時會是什麼模樣。
「吶……我說你啊,到底是為了什麼,所以才來跟我告白的啊?好玩嗎?一時興起嗎?在耍我嗎?」
「怎、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古泉的聲音拔的比平時要高三度,臉上也堆著稀有的慌張。
「所以呢?」
「什、什麼所以……」
「告白後光是只在旁邊看,在人前假裝一副跟我沒什麼關係表情,老是擔心地球有一天會因為一個腦味構造易於常人的女人而爆炸,這樣還有意義嗎?我告訴你,雖然自從遇到春日之後,總覺得自己老是在做一些徒勞無功的努力,拼了命也只好隨波逐流,可是啊……本來、我是最討厭那種得不到回報光只有自己一頭熱的事情了啦!」
我惡狠狠的盯著古泉,胸口中湧上一陣陣不甘心,這傢伙腦袋裡大概裝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以大局為重、或是更多長遠的考量吧?這麼看起來我不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小鬼嗎?
我的確是個小鬼。想隨著自己的喜好而動的小鬼。明明就曾經有機會,把春日那個瘟神從我的世界、不……從這個世界上給驅逐,讓她變成一個『正常的』、只是脾氣有些差的、介於有點個性卻不算太機車的普通女高中生。
在那個世界裡,長門是個既害羞又寡言的超萌少女、古泉也可以不必背負著好像要保衛地球和平的沈重使命只需要當優等生帥哥,我……也可以安心度過三年平靜的高中生活。
「……我只是……待在虛君身邊就夠了啊……」古泉微微低下頭,聲音像是從唇縫間硬擠出來。
可惡、好想用力揍這傢伙一拳喔!給你三百元、求求你讓我揍一拳吧!
竟然說這種話,那麼當初為什麼要跟我告白呢?你不會妄想著告白後還能維持現狀吧!說了那種話之後,我還能把你當成普通的朋友看嗎?
辦不到、至少短期內辦不到!
而實際上是……在『那樣的輪迴六次之後』我跨過那條線,想抓住你的手一起往深淵裡頭跳,結果現在你卻突然停下來,這樣子已經掉落坑中的我不就跟白癡沒兩樣嗎?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吧你!」我也同罪。
我轉過身。
「好啊,沒關係,你儘管去你喜歡的那個『機關』,然後……從此之後、我們就沒關係了,你就繼續當拯救世界的勇者,我還是SOS團的雜用。」
「虛君!不要!我討厭那樣,不要說什麼『沒關係』的話啊!」
這次換古泉追上來。我則腳步不停的往家的方向走。
「……說老實話,其實我還挺會搧動春日的。」
「啊?」
「只要利用她,要成為新世界的神,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喔?」我低頭往手上呵了口氣,雖然戴了手套,冷空氣卻像狡猾的蟲般不斷從底下的開口鑽入。我轉頭看了古泉一眼,他的臉色蒼白,嘴唇也凍的快變白了,「不用露出那種表情,我對征服世界這種麻煩的要死的事情沒興趣。」
「……我知道。」古泉低喃,卻不安地望著我。
「只要讓你忘記就可以了。就跟『之前』一樣。」
我翻開了牌,足以勾起古泉好奇與驚慌的牌,不過要不要咬餌,就是對方的問題了……
正好,我也想直接聽這傢伙的意見。
硬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就是……我、真的喜歡上了這傢伙吧。



「……就是這樣。」
聽完我的說明之後,古泉沈默了一會兒。走廊每隔十分鐘就傳來老妹想開門進我房間的聲音,當然、我已經確實地把門給鎖起來了。不過總覺得要是再不理她,下一秒她就會坐在門外大哭。
「我無法接受。」古泉終於開口。
我坐在地上,把電視轉的很小聲,有一搭沒一搭地換著電視台,古泉則盤坐在我床上。當然並不是因為現在想看電視,而是因為兩個人都保持沈默的話,空氣會變的格外難受。但就算如此,我也還是不會打開門放我老妹進來,現在是MAN’S TALK時間。
「無法接受什麼?」
「你說我已經對你告白六次以上了嗎?」
「上個月正好是第六次。」
「所以虛君接受了我六次,然後又擅自讓我的記憶消失嗎!」古泉拍了下我的床鋪,發出鈍鈍的聲響。
「是五次,在第六次你的記憶即將消失前,也就是兩個小時前的社團活動,春日發火的時候,我阻止了。順帶一提,清除你的記憶的人不是我,是春日。」
古泉現在一臉有怒難平的模樣,「那為什麼第一次你不阻止呢!」
「那是不可抗力因素,經過時間只有兩秒,我什麼都不能做,而且也是事後才發覺的,之前說約好要一起去買衣服什麼的時候,你還用奇怪的表情看我,說之前根本沒約過那種事,搞的我好像白癡一樣,而且三天後又跑來告白一次,要不是看在你還挺有誠意的份上,早就一拳過去了。」
「那、那之後還有好幾次,為什麼虛君什麼都沒做……虛君明明全部都知道……」
「你覺得呢?」我為什麼、明明知道,卻不阻止……
古泉一愣、下一秒就露出覺悟的表情,最後無聲地苦笑。
不愧是優等生,頭腦好得不得了,我那無比破碎的提示,他都猜的出來。
「我不確定。」我丟下遙控器回頭,爬到自己床上盤坐著,單手支著臉。「我會後悔嗎?就這樣真的好嗎?還有……我可以溫柔的對你嗎?做的到嗎?不會只有傷害你嗎?應該要對其他SOS團的人開誠布公嗎?以後要怎麼做呢?」
問題。隨便數就一堆。
不過我不會說,如果古泉是女的就好了,的這種話。裝模作樣地、擁有無謂雜學知識地、對每個人都笑臉迎人地、意外的也有粗枝大葉的時候,那樣的男生,才是一不小心讓我迷戀的古泉一樹。
「如果我……最後一次、在記憶被消除後,沒有再度對虛君告白的話,你會……怎麼做呢?」
好問題。
「如果你沒來的話……」
「嗯、」
「大概要等一陣子吧。等我完全拋棄羞恥心之後,就換我……」我伸手搭住古泉的肩膀用力一推,他往後倒在床上,「去找你了。」
我壓住古泉的肩膀,望了他一會兒,連自己都覺得相當丟臉,最後將頭低下,靠在他的頸側邊,手繞過他的背後收緊,古泉的身體現在很溫暖,就跟個大暖爐一樣,比三味線好用多了,抱的再緊也不會有毛黏在身上。
「真可惜,虛君的告白,我好想聽一次看看。」古泉微微轉過頭,用唇磨過我的耳朵。
「說不定我會說『要不要跟本大爺交往啊?』之類的。」我縮了下頸項,古泉的心情似乎有好轉的跡象,手居然偷偷探到我的毛衣裡去。
「虛君是這種『本大爺系』嗎?」
「不然該怎麼說『請跟在下不才小可我交往吧一樹大人』?」我稍微抬起頭,往古泉的唇上吻了下去。
「唔嗯……文、文法……呼……好像有點不對。」
手指已經入侵下著,似乎正想辦法要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果然不管外表再怎麼披著紳士皮,骨子裡就是男人沒錯。
「……要做嗎?」我低聲問。
古泉的眼神像是突然清醒過來,「等、等等、這種事情,以前也……做過?」
「嗯……我忘了。」我裝傻,坐在古泉身上,將他的制服冬季衫的扣子解開。
「有、應該有吧?那麼熟練的樣子!」古泉執拗地問,這次換他拆開我的褲頭。
「你倒挺清楚自己出手快的程度嘛。」
「我是不太喜歡忍耐的類型。」古泉吐了口氣,「不過要做還是做的到。」
我低笑了聲,再度彎下腰吻上古泉已經敞開的胸膛,他瞇了下眼,伸手輕推我的頭想阻擋,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之前我是那邊?」古泉摟著我的頸項問。
「我是國王喔。」
聽我這麼說,古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絕對是說謊的。」
「真的啦…哇、」
古泉抓住我的手臂往下扯,稍翻個身,異常輕易地把就把我壓在下方。
「該說是……不可能、還是……無法想像呢……」古泉把我的毛衣整個往上提,肌膚接觸了冷空氣卻不感到寒,反而透著燥熱。之前也有一樣的經驗,大概兩次左右,第一次痛到想隨手抓個什麼把眼前的美青年宰了、第二次好像有好一點、但情形不便詳述,其他偶爾也有中途半端只有摸幾下的程度。
「為什麼非得被你想像出來不可啊!」我抓住他的手臂想再把他翻下去,不過古泉很卑鄙地把手按在某塊頗薄的布料上,瞬間受到刺激的我,力氣驟失,手指稍微鬆開了些。
「那是因為虛君……比較『喜歡』當受害者……對吧?」
這時古泉的表情,似乎帶著點哀傷,雖然知道他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卻微微地感受到了『輕蔑』。
對……我已經很清楚地用行動告訴古泉,我是多麼卑劣的人。我是『被』告白的人,我是『被』抱的那方,我是『被害者』。有時候明明不後悔,卻裝出一副懊惱的要命地模樣,我不討厭古泉,只是因為他各方面都比我優秀,所以總是惡言相待。
只要把自己當成被動的那一方就行了,不是我的錯、只是隨波逐流,這樣很輕鬆。
「我無法想像,虛君抱男人的樣子喔,就算對象是我自己……」
「快點做吧、別廢話。」
「如君所願。」古泉聳了下肩。
我翻了白眼,而古泉扯下了我的內褲,將嘴靠近、攫住。我堅決把視線移開,想咬緊牙關卻還是忍不住發出奇怪的聲音。
其實……我們還、挺瞭解彼此的斤兩的吧。







前篇收錄在某合誌中。

結果古泉被朋友嫌棄有少女風味(喂),其實只是想寫寫看如果兩個人真的開始交往了,會發生什麼騷動吧。另外也想看看平實的約會啦、吵架啦、還是痴話喧嘩之類的場景。
也許陸續會有續篇,也許不會有,總之我還是很喜歡他們兩個啦XD

二期還在慢慢等哪…

特別感謝:小草莓提供圖像(據說好像是我的生日禮物耶喂)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1 2 3 45
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26
27 28 29 30 31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