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狂骨の夢

文庫版 狂骨の夢 (講談社文庫)文庫版 狂骨の夢 (講談社文庫)
(2000/09/05)
京極 夏彦

商品詳細を見る


京極堂系列第三部。

同樣都是以怪人奇人的設定,京極家的硬是比森博嗣家的角色,多了種狂亂的人性。

或者嚴格來說,森的紅子系列,在設定上其實比較貼近現在的主流輕小說,京極則保有豐厚的文學性。當然、文學性可能是我自己講的,畢竟從所有登場角色的對話看來,並非有什麼樣高深莫測的對談或是艱澀優美的淺詞用字,只是、節奏性。

這唸起來非常的好聽。

不管是潮騷還是浪濤的節奏,京極堂的叨叨說教、關口的軟弱神經、榎木津的暴言惡口、木場兇惡的正論。這組合起來就像出乎意料的鄉間交響樂,令人感受到驚豔的樸實。

冷月

The Cold Moon: A Lincoln Rhyme Novel (Lincoln Rhyme Novels)The Cold Moon: A Lincoln Rhyme Novel (Lincoln Rhyme Novels)
(2006/05/30)
Jeffery Deaver

商品詳細を見る

作者:傑弗瑞迪佛(皇冠出版)

美國版的封面真是淺顯易懂簡單明瞭啊(笑),最近這一本可能會根夜巡者擺在隔壁,請把它帶回家吧~『冷月』屬於林肯來姆系列,所以同樣的班底又會出場,不過這次帥哥刑警普拉斯基的戲份比隆恩賽利托要高出許多,讓人有些意外。至於我們的鄢人臥底大哥從一開始就在辦據他形容『越辦越想睡』的金融犯罪,一直到最後終於給他找到藉口溜到萊姆這裡XD

當拿起這本書時,請絕對不要看書後面的簡介(什麼?你已經看了?),總之能避免就盡量避免,因為書後簡介點出一個內文的高潮所在,總之拿了就去付帳吧!簡介寫的不知所謂雖然是挺王八的事(請參照紫X日的一二三流),但寫的太重點簡直就像開預知系統一樣,給讀者心中已經有底,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看,反正Jeffery Deaver的書每一本都有品質保證的。

把案情重點放一邊,這集艾米莉亞差一點就要辭職不幹跑去當保全了,真是讓人捏出一把冷汗,當然她在現場的神勇依舊不是蓋的,但是我想說的是有關普拉斯基的大活躍!這小子在上次(請參照『第十二張牌』或其他系列作)差點被歹徒做掉後,崇拜萊姆崇拜的要命,死都不肯被調去做內勤,而這次剛好有機會能讓他跑現場,結果只聽他一邊背萊姆寫的教科書後還被萊姆罵『書是老子寫的,不要背給我聽!』

另外還有擔綱吐槽萊姆這個壞脾氣俊俏偵探的美型管家『湯瑪斯』,聽說他被萊姆解雇的次數跟重新聘請他的次數一樣多(狂笑),他要算是跟在萊姆身邊,但是最少出事(還是有一次,請參照『空椅』)的好運傢伙了,每天都將自己打扮的整整齊齊,面對萊姆的大脾氣、任性與過份要求,總是微笑以對(注意:微笑並不代表同意),甚至已經練出一套對萊姆的無聊牢騷充耳不聞的功力,如果輪到他出場的份,有兩三句一定會是對來客們解釋萊姆對他們的嘲弄其實是一種善意的互動~希望大家不要在意之類的~

最終章解決案件之後,萊姆家的暖氣壞了,在那邊大吼大叫要湯瑪斯快點叫工人來修,湯瑪斯回答『我已經叫了,對方說一點到五點之間會來。』

萊姆:『你去跟他說,如果他那邊報兇殺案,我們一點到五點之間會去處理!』

結果普拉斯基還沒摸清楚萊姆有時就只是想嚷嚷,還傻傻拿起電話說『需要我打嗎?」,這時湯瑪斯心裡想著:真是古意少年郎~(笑)我好期待這對的後續發展,尤其在湯瑪斯真的是同性戀的狀況下。

バッテリー(野球少年)

バッテリー 6 (6) (あすかコミックス)バッテリー 6 (6) (あすかコミックス)
(2007/08/10)
あさの あつこ

商品詳細を見る

「巧,你為什麼要投球過來?為什麼要站上投手丘?對於我,為什麼你懂得那麼少…」

這哪裡是教育畫劇!這叫做野球羅曼史好不好!!第四集封面的節錄就直接放這一句了,要教我不想多一點都很難啊!

小說在日本出到6,台灣4才剛出,至於漫畫則是出到5(內容是到小說2)

主角原田巧跟著因工作關係調到鄉下的父親來到外公家在的新田市,在這裡遇見了命中注定的捕手永倉豪。巧的個性尖銳、不懂的跟人配合,宛若剃刀一般的感覺,經常傷害周遭的人,但在同時,對此產生興趣、甚至微妙欣賞的人也油然而生。

本來對巧的態度非常不滿而處處找碴的魔鬼教練,到了最近也會莞爾的說:「要是從你口中聽到是『為了隊伍』這種話,我才會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捕手永倉的對於巧的迷戀,打從第一集就已經開始,而第三集則達到一個高峰值,坦言說,他並不喜歡巧這種完全自我中心的傢伙,但是對巧對自己的自信,投球的力道、接住球的暢快感,就跟麻藥一樣讓豪欲罷不能,對他而言,只要能跟巧一起組成投補搭檔,已經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在巧率直反抗教練制式作法的同時,他被棒球社的學長盯上,認為這個一年級的囂張過頭,社團練習後故意將他關到體育倉庫,用皮帶鞭打。安達充筆下的棒球物語,不管是H2、還是鄰家女孩,裡面的國高中生,總是以一種超齡的體貼與細心在行動著,而淺野敦子筆下的棒球少年們,則都有一種超乎常理的個人主張與理智(相較起來,振臂高揮裡頭那群還真的是比較正常的高中生啊…)

就算是對巧施暴的學長,他事後對於自己的想法也相當清楚,因為待在棒球社對於保送甄試比較有幫助,他並不是真的這麼喜歡棒球,以及他討厭巧那種可以率直表現對於制度不滿的態度,相當羨慕又厭惡。

當然在巧被施暴時,在內心求救著『豪你為什麼不來救我!』(請參照漫畫版5)也是很讚的萌點,事後還有豪穿主婦圍裙下廚洗衣服之類的,簡直就跟賢慧老婆沒兩樣。之後還有延續的狀況,第五集後來豪一直避著巧時,朋友對巧說「你的表情好像被甩還是老婆跑了一樣,總之就是很悽慘的表情」而這時巧他在心裡還真的緩慢地唸了句「老婆跑掉了啊…」

當巧對上手中的第四棒門協,盡力投的第一球讓豪無法接住時,在豪與巧兩人間本來個性上有極大差異的他們,裂縫開始綻開,巧盡力投、但豪同樣盡了全力卻接不到,豪開始慌亂,之後的比賽情勢一面倒,巧被手的打線逮到,中途被換下場,投補搭擋輸的很悽慘。

之後到底會怎麼樣呢,真是期待後續發展。

除此之外,巧在第四集之後,暱稱已經完全變成『公主』了,而且絕對不是我的錯覺,不知道是作者哪些微妙的基因覺醒還是怎樣,很多跟巧說話的人,言談間總是會忍不住虧巧一兩下,而且有些嚴重到可以以調戲來形容了。豪、拜託你出面去制止這些人吧XD

以下是一些有趣的節錄↓



想握著球、想投球、想出賽。不想把投手丘這麼美的地方讓給任何人。明明不熱卻在冒汗。「可是……」的聲音再度響起。

可是,捕手不是豪,終究不行。

對於投手丘的渴望,還比不上和豪組成搭檔的渴望嗎?



「豪,你還是不相信?」

巧曾經這麼問過,在瀰漫草莓香氣的溫室裡。

你還是不相信自己?他問的並不是這麼意思。他問的是,你還是不相信我?被他這樣問到豪覺得有點吃驚。吃驚的是,居然會有人一本正經地這麼問別人,所以才會受到吸引。心裡噗通噗通地跳,自我中心、傲慢自大、自尊心高,比之前所認識的人都要來的難搞、難以相處。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覺得擔心,但還是受到吸引。徹底品嚐到難以對外人提及的歡喜、興奮與澎湃的情緒。



想在徹底體會到投手丘這個地方有多恐怖之後,再度從那裡向豪的方向投球。

原以為豪會馬上回應,像平常一樣點頭——來吧,巧。原以為他會回應:這回絕對不讓他們踏上本壘。然而這一個月,豪卻完全沒有要幫巧接球的意思。有來練習,也有參與練習項目。但是對巧看也不看,甚至連話也不說。

巧根本不在意別人對自己怎麼想。沒有想要被誰喜歡、被誰欣賞的念頭。但是被豪拒絕、佯裝沒看見卻很難忍受。比在投手丘見不到豪的手套還要狼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以下是手中第四棒與第五棒的對話節錄↓

「今天晚上九點,可以到我家門口來集合嗎?OK?門協隊長有重要提議,要請我們幫忙……教練?沒有沒有,千萬不能給他知道,嘿嘿……秀吾對某個傢伙一見鍾情啦!似乎是個超級美人……和棒球有關,你來了就知道。」

「感謝,我絕對會負起責任。」

「算了,又不是抽煙喝酒,我們做的也不是什麼壞事……秀吾,你是第一次吧?」

「啊?」

「你是好孩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你在說什麼啊?」

「聽不懂?也是啦,我從小跟你一起長大,一直在你旁邊看著,新想你是個貨真價實的優等生,成績雖然不算優秀,不過品行端正,順從率直,而且還是個棒球天才。這樣子乖寶寶的你,說要不管學校來舉辦比賽……喂、秀吾,在這之前,你曾有就算違逆學校也想做些什麼的念頭嗎?」

「俊……」

「我是手的第五棒,讓門協這麼著迷的傢伙,我也想見個面看看,第一次把你從框架中拉出來的對象,我非常有興趣。」

「被你這麼一說,聽起來有點古怪。」

「嘿嘿,那是『粉身碎骨亦相逢』的心情」

「什麼啊?聽不懂啦!」

「不論何時都要相逢和歌啊,百人一首你知道吧?不過說真的,我很期待,你的第一次對象是個貨真價實的美人吧?」

「品質保證,貨真價實。」

「全國大賽的水準?」

「全國大賽有出現過讓我著迷的美人嗎?」

「喂,說成這樣,哪有這種美人啊?」

「你來看看,站上打席,自己體會看看。對你而言想必也是第一次。」



「喂,看到愛人了沒有?秀吾,就是他?」

「是啊。」

「嗯……原來如此,還不的公主嘛。該算是倉木麻衣、濱崎步、和泉式部還是小野小町咧?」

「不要亂拿來比較。」

「哼哼,那他叫什麼名字?」

「原田,捕手叫永倉。」

「兩個都是一年級?」

「嗯。」

崎山在門旁邊噗嗤一笑,他是手三棒兼一壘手,隊伍之中個頭最大的。

「搞什麼,聽門協在那裡嚷嚷,還以為是怎麼樣的傢伙,原來不過是乾巴巴的小鬼。」

「要是和你相比,長州、櫻庭全是乾巴巴的小鬼。」瑞垣諷刺地說道。怎麼看都是小個子的瑞垣,對老是誇耀肉體優勢的崎山感到厭煩。

門協把球棒遞給崎山。

「幹嘛?」

「到休息區前面做揮棒,嚇嚇那個投手。」

「有必要嗎?」

「你別管啦。」

門協又在嘴裡含了一粒冰塊,瑞垣伸出手,意思是我也要。

「秀吾。」

「嗯?」

「崎山打擊不了你的愛人。他在整理投手丘,完全無視於崎山的空揮、當他是無色透明,『若使慢慢春夜中,假君之手為夢枕』。」

「俊,我一跟你講話就頭痛,春夜什麼啦?」

「後面是『則緋言必四起,妾身之名猶可惜』。總而言之,對你的愛人原田來說,崎山咻咻作響的空揮就像春夜的幻夢、如戲一般。」

バッテリー〈6〉    教育画劇の創作文学 (教育画劇の創作文学)バッテリー〈6〉 教育画劇の創作文学 (教育画劇の創作文学)
(2005/01/07)
あさの あつこ

商品詳細を見る

我が家のお稲荷さま

我が家のお稲荷さま。 7 (7) (電撃文庫 し 9-8)我が家のお稲荷さま。 7 (7) (電撃文庫 し 9-8)
(2007/10)
柴村 仁

商品詳細を見る

台譯:我家也有狐仙大人

電擊文庫金賞的作品,字裡行間呈現一種讓人想瞌睡連連的散漫感。

並非說沒有刺激的戰鬥場景,或是狐仙化為美女時所帶來的振奮,總之就是感覺因為背景拉空了許多,所以就算很確實地進行劇情,卻然感到百分之四十的無趣感蔓延。

除了第一集登場的惠比壽與兩隻石獅隨從這種組合挺讓人新奇外,剩下的角色感覺相當生硬,第一集也就算了,全系列到了第六集還是有這種如同生手一般的不熟練感,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整系列看下來,真的會讓人有種『這傢伙該不會真的只靠著封面在賣的吧』的感覺。因為作者感覺並不是以內涵、寫作技巧、或是故事有趣度來取勝的人,所以唯一能拿出來賣的,大概就是角色特性了,也就是非常標準,以人物特色來做出攻擊的角色小說。

但雖說如此,身為本作第一男主角的高上家長子,不知道是作者本身就要塑造這樣的形象還是怎麼樣,這傢伙在我看過的作品中一比較起來,這傢伙根本就只是個路人甲,要說吐槽系,又沒有阿伊尖銳,也沒有阿虛空泛的天花亂墜,技巧更沒有利精準;要說務實系,也沒有小颯那樣有著令人跌破眼鏡的執念、更沒有建築師偵探系列的蒼那樣背負著想叫人一窺究竟的陰暗、當然也沒有石岡和己那種光是聽他跟御手洗對話就讓人想因為同情而捐錢的苦情。

硬要形容的話,大概就像是五角能力表中,每項表現都正好卡在中等這種不上不下,無法徹底發揮,更無法轉動般,夾縫中的個性。

或許日常生活中也有這種人,不、更或許你的日常中經常出現這種人,更或者,你自己本身就是這種人。可是在一個本來就沒有什麼特色的故事排程中,又放了個如此不具任何突出點的主角,使的整部看起來非常像一種隨便抄寫下來的雜帳。

戰鬥時所遭受的衝擊、內心的掙扎、動作技巧、甚至輸掉時的那種不甘心,在本作中完全沒有讓人感覺有任何一絲『認真』的感覺,打從第一集跟惠比壽神戰鬥那段,當時心裡就有種微妙的想法,這傢伙好像非常不擅長描寫這種縱高躍低的場景嘛,而看到拖拖拉拉的白鬼篇時,更有種鬆散不實,像在虛張聲勢一樣的靠外表燦爛美型的角色充場面。

更加精確的感想,應該是這個吧:雞肋。

御手洗潔の挨拶

御手洗潔の挨拶 (講談社文庫)御手洗潔の挨拶 (講談社文庫)
(1991/07)
島田 荘司

商品詳細を見る

台譯:御手洗潔的問候 『皇冠出版』

意外的,在這種短篇集中,石岡所擔任的角色似乎從僕人升格一點點,到了新八那樣的程度,不過他的吐槽算是相當溫文儒雅了,所述情況,大概還不到御手洗這個人格扭曲者的十分之一吧?

『老實說,我之所以能一再忍耐他旁若無人的行徑,長時間堅持和他的友誼,不是因為他擁有上述那些能力,而是對他的特異性格抱著莫大的好奇心。』

由此可見,石岡被調教的相當徹底哪(遠),甚至還有以下糟糕發言↓

『如果各位也和我一樣,深深被御手洗的個性所吸引,那我認為這個推理事件絕對可以幫助大家更進一步瞭解這個人。』

誰跟你一樣會被這種人深深吸引啊?像御手洗這種個性的人絕對就是那種遠看很有趣,但完全不想近距離相處的TYPE。

在『數字鎖』這一篇中,就可以看出石岡是多麼的以御手洗為生活的支柱,而御手洗也就著這一點對石岡進行彆扭的欺壓(當然該體貼的部分還是有分個十分之一出來吧?)。石岡對御手洗的抱怨,有的是看不慣御手洗突然跟其他女孩要好起來(甚至還帶點心去她家);也有抱怨希望御手洗平時對他溫柔一點這種可愛的話~

如果要以私心來看待的話,這一話相當的BL(抱頭),御手洗其實不是對女孩子溫柔,而是對美少年溫柔,這也就算了,包括還有什麼逼迫美男子跳脫衣舞啦,還有OOXX啦,整個就是很刺激的一話(喂喂),若要說是御手洗潔這個人的純情羅曼史也不為過吧?

在『狂奔的死人』這篇中,很稀奇的不是由石岡來進行解說,而是由另一個叫做偎能美堂巧的年輕男孩來敘述,同時能藉此看看他人對於御手洗與石岡兩人的觀感,在阿巧的形容中,石岡似乎是個皮膚白晰的美人(汗),而且也是全場中唯一能克制住御手洗演說癖的人,看他用力將御手洗壓到沙發上的景象相當棒,還有在御手洗用吉他彈奏披頭四完後,石岡跑去握他的手,而且還哭了(詳情請參照『異邦騎士』)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1 2 3 45
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26
27 28 29 30 31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