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タイムリミット

タイムリミット (プラチナ文庫)タイムリミット (プラチナ文庫)
(2007/03)
剛 しいら

商品詳細を見る


原作: 剛しいら  イラスト:やまねあやの

キャスト: (葛西周太郎)小杉十郎太×吉野裕行(北条潤一郎)

飛田展男(サム・カリエンテ) / 鳥海浩輔(リコ・カリエンテ) / 宮田幸季(御厨東吾)


狂おしいほど愛してる恋人の葛西に、発情する躰を熱く貫かれれば他は何もいらない。なのに葛西は潤一郎より仕事を優先する。どうあがいても葛西の全てを手に入れられない事に絶望した潤一郎は、「葛西に似た雄」に脚を開いてしまう。でも心も躰も感じなくて。誰も葛西の代わりなんて出来ない、そう気付いた時、男漁りが葛西に見付かって――!?


呃…該說什麼好呢…這個故事好勁爆!!!

飛田跟鳥海這次演的是——墨西哥人啦XDDDD(狂笑不止)

而且墨西哥的恐怖份子跟都會說日文啦(還在笑)

吉野小弟果然還是適合像是小流氓啦、哈雷路亞啦(?)或者是這種小惡魔系的角色,這次的潤一郎真是太酷了,我還真的第一次聽到小隻的在床上這麼有精神,然後還不斷的逼的周太郎無處可逃,不斷要求同居啦、然後單刀直入的告白啦、喔真是太酷了(拇指)

結果因為周太郎是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本來要到墨西哥去出差的,但潤卻耍任性說自己要去,結果卻在墨西哥的酒吧內被恐怖份子挾持。
之後又發現,那個恐怖份子居然是自己以前的男人リコ…

回憶畫面開始:

潤之前被周太郎甩了之後開始過著放蕩的生活,結果在酒吧遇上サム,本來只想玩一夜情的潤被帶到サム家之後,發現他還有個弟弟リコ,之後…

我真的第一次聽到三個人可是好短(喂),果然是因為道限制的關係嗎(笑)

而之後潤就是幾乎處於半監禁狀態,某天サム對潤說,他們可以一起私奔,從リコ的手裡逃出,潤卻嘲弄道,你愛的人根本就是リコ,少拿我當幌子。而サム一氣之下嗶——嗶——嗶——五分鐘後リコ回來,這次就真的是3p漫畫中最常看到的那種嗶——嗶——嗶——(尤其聽到吉野用很正經的聲音旁白動作時,感覺異常微妙)

最後,在三人精疲力竭之後,潤偷了リコ的機車,逃了出去。

回憶畫面結束XD


而周太郎最後帶著大筆贖金準備來換回潤,結果人換到手之後卻說「你哥サム現在在我手上,要換的話把錢拿來」(喂XDDDDD)
本來リコ在酒吧挾持人質的目的本來就是要換回被警局逮捕的サム,沒想到サム卻在周太郎手上,雖然很不甘心,リコ還是同意了。

最後周太郎把サム釋放後,リコ還恨恨的大喊:「莫非這就是日本的武士精神?一報還一報嗎?!」

周太郎:「我才不是武士!我是日本的上班族!!!」



最後兩人不斷爭執說同居之後,要幾天做一次比較好的話題非常好笑,基本上就是處處都有爆點,異常歡樂的一片(囧)

不夜城のダンディズム

不夜城のダンディズム (ダリア文庫)不夜城のダンディズム (ダリア文庫)
(2005/07/13)
ふゆの 仁子



原作: ふゆの仁子 イラスト:やまねあやの

キャスト: (佐加井崇宏)小西克幸×鳥海浩輔(奥山瑞樹)
平川大輔(佐加井俊宏) / 山田美穂(住野由紀) / 鈴木達央 (高橋)/ 寺島拓篤 (井口)

今宵、極上の男に出逢う…「なんであんたみたいな奴が、こんな場所にいるんだ?」新宿歌舞伎町のナンバーワンホスト・佐加井崇宏を初めて見た瞬間、奥山瑞樹は思わずそう口にしていた。上質で誰もが魅了されざるをえない美貌を持つ佐加井。そんな完璧な男にホストとしての教育を受けることになった瑞樹は佐加井に憧れ、少しでも追いつこうと努力するが……。夜が香るゴージャス・ラブロマンス




題外話:嗯啊我最近越來越害了(喂),昨天轉NHK看到棒球大聯盟的時候,聽到吾郎喊三秒就知道他是森久保了(樂)

今天的教學是「如何分辨小西跟成田!!」(毆打)
說話與尾會飄的比較高,而且會極為清楚咬字,跟句末帶有愉捲舌音的就是成田。
小西的聲音稍低,捲舌也沒這麼嚴重。

根據友人某椎名的說法是:成田說話時會有惡寒(喂)

其實我都是這樣分辨的:1咦?這聲音很像成田→2唔可是好像沒有成田的特徵→3那應該是小西吧(結論)

題外話結束XD


感覺最近都聽到浪漫到滿出來的故事,不過可愛い下僕の育て方這片是因為有宮田又有遊佐所以甜到滿出來,不夜城のダンディズム這個則是香氣四溢成熟男人的故事~

重點在於小西大哥的敬語連發!!!從頭到尾都在用敬語啊這位大哥!!明明就是在教育新人,結果每句都是敬語,連問對方要不要休息,都是用「お休みですか?」以及「ご食事いかがでしょか?」嗚啊真是有禮貌到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地步(抖)
鳥海也超可愛的,小流氓用語總是改不過來,聽到他句尾帶ス~的時候,可愛度就加倍(樂),被糾正後就會不甘不願地改成謙讓語問候,啊啊這小鬼(?)真是太可愛了!

之前也聽過同樣也是教養係(?)的故事,置鯰X川的「帝都紳士俱樂部」,川說大阪腔也好自然明明就是關東人(栃木県出身),結果也是被迫成為有教養的孩子XD

其中最推薦的是奧山跟佐加井要用過的香水的那邊,一切的誤會都是這裡開始的XD,佐加井在奧山成為NO1的時候脫離店獨立,而四個月後兩人再度見面因為香水的事情有不同的解釋。

佐加井:「我的人可沒有好到跟個讓我失戀的繼續一起住,你生日那天跟我要我用過的香水時,我就明白了,你其實並不想要我給你任何東西吧?我可以這樣解釋吧。」

奧山:「不對!我跟你要用過的香水是因為想讓佐加井先生的味道一直陪在我身邊!」

是個充斥著浪漫滿點的故事。


FT的主題是,如果大家成為牛郎的話,會怎麼樣接待客人呢?

鳥海:「大輔呢?你怎麼樣?」

平川:「我、我嗎?嗯…會撒嬌的那種XD」

鳥海:「那來說句台詞聽聽?」

平川:「……………………對不起,我果然辦不到!!!!」

可愛い下僕の育て方

可愛い下僕の育て方 (白泉社花丸文庫)可愛い下僕の育て方 (白泉社花丸文庫)
(2006/07)
雪代 鞠絵



原作: 雪代鞠絵 / イラスト: 門地かおり

キャスト:遊佐浩二×宮田幸季 / 平川大輔 / 佐藤雄大

「お前に色気をつけるレッスンをしてやる」高校1年の佐倉みのりと、一学年上の生徒会副会長、鷹野克幸とは「王様と下僕」の関係だ。地味でサエないみのりが、恋をしている相手は生徒会会長の久津見麗。麗にふさわしくなれるよう、克幸はレッスンしてやると言うが!?


可惡、聽到我的眼睛流汗了(喂)

同樣也是很單純的故事,不過充滿了羅曼蒂克與純愛爆發,王子生徒會長平川大人,拜託你不要在無意中去挑釁遊佐了啦XDDDD可惡這傢伙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搞到對方立刻衝回公寓把小朋友抓去欺負都是你害的(喂)

雖說遊佐是攻不過那個聲音的使用方式簡直就是眼鏡X御堂模式你說對吧(問誰啊你)

一直在欺負宮田可是那個聲音卻心虛的要死是怎麼樣,整個就是很希望有人來阻止自己的聲音嘛。總之就是一方面要阻止宮田跟平川王子見面,一方面又要計畫讓宮田變的可愛可愛去告白之後被甩,自己才可以安慰他,整個就是繞了一大圈遠路啊笨蛋XD

雖然宮田哭泣的演技沒話說,結果這次聽到台詞就讓心臟揪緊的,結果還是遊佐先生,聽到他捶桌子恨聲說下僕要被搶走了啦的時候,恩啊整個就是快哭出來了(喂)

最後的FT時,宮田還很壞的說:說到像遊佐那樣的角色,果然是ツンデレ!!!

遊佐:咦?原來ツンデレ是用在這裡嗎?我第一次被人這麼說耶!

騙人!!!!你絶對不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説!ツンデレ部長!!!

遊佐:呃不過我覺得應該只有ツン(傲)而已沒有デレ(嬌)…

別再辯解了啦,那個聲音明明就嬌的要死XDDDD


總之如果想聽可愛的故事的話,這片算是相當不錯的選擇,劇本可愛、聲優演技又好,還可以聽平川王子無意識地讓天下大亂,真是太好了對吧平川(喂)

甘い融点

甘い融点 (ラキア・スーパーエクストラ・ノベルズ)甘い融点 (ラキア・スーパーエクストラ・ノベルズ)
(2003/08)
崎谷 はるひ



原作: 崎谷はるひ   装画: 西村しゅうこ

キャスト: 神奈延年×福山潤 / 置鮎龍太郎 / 川田紳司

感じてるんだろう、陸……?稼ぐために慣れないウリをしようとした陸は、ヤバい客に殺されかけた所を風俗店社長の恭司に救われる。何も知らない陸に恭司はウリの作法を教えていく。トラウマから優しく愛されることに怯える陸は恭司の優しさに戸惑うばかり。そんな陸を愛しく思い始める恭司だが……性質(たち)の悪い陸のヒモが恭司を陥れようと動き出して!?どこまでもピュアなラブストーリー


嗯啊我發覺我越來越喜歡潤哥了XD(安元調)

雖然跟本篇無關,還是要提一下川最近好像越來越閃亮的感覺(汗),怪了最近大家都跑去杉田家玩WII是吧(並沒有這回事),雖然杉田大概只希望某中村一個人去就好可是其他人都帶著手把來當電燈泡(真的沒有這回事)。好啦總之就是川啦、森川啦、中村啦、恩啊大家都好害身材都變的好好是怎麼樣,上次看某照片那個川先生的腿好瘦(羨慕的意味)

其實自從上次看了大振見面會之後就覺得福山真的是個很有爆點的傢伙,尤其是說自己的良心不允許自己叫的跟代永一樣的那段(喂)。之前在BLEACH(2006)見面會時,還大犧牲把頭髮弄成某年代的髮型時,真是太有趣了這傢伙(拇指)

雖然這一片是2004年的東西了,不過還是很讚,該說這劇本好還是不好呢,畢竟是崎谷はるひ的小說,呃啊他的小說就是長成那樣啦不過因為第一次聽到真的有人錄這種劇情真的嚇到我了,難怪去翻日站的感想都是『福山的演技大挑戰』。

潤哥這次演個讓人很想給他三萬元叫他去看醫生的笨蛋啦XD,整部故事簡直就像病態花劇場的綜合體,小陸的遭遇已經慘到讓人覺得好好笑(喂你真的在同情他嗎!)先是被男友逼去賣春,結果在賓館裡面被揍,看監視螢幕覺得情況不對的橋爪衝進去救人,之後小陸還問一次五百是不是太多,整個就是笨到好想掐死他(喂)

之後還有一堆顯然是頭腦真的很差才做的出來的蠢事,橋爪最後的告白也是非常中肯↓

陸:「我…我在這裡真的不會給你添麻煩嗎?」
橋爪:「把你放在外面亂跑更容易給我添麻煩!!」(註:因為太笨了)

然後畢竟是崎谷はるひ原作,所以H場景也非常多,喘息著的潤哥好可愛~加上實演不多的神奈先生的組合,相當有趣。




好,又是題外話時間(喂)。
某椎名氏又夢到成田了啦雖然是夢到被成田射殺(阿咧)!求求你分我一點嘛!!我也好想夢到成田先生啦可惡(哭了)。昨天去稻荷大社看大祭,還拍到了狐狸大人,真是太好了呢~

軍服は鷹の獲物

軍服は鷹の獲物 (AZ NOVELS)軍服は鷹の獲物 (AZ NOVELS)
(2007/07)
ゆりの 菜櫻



原作: ゆりの菜櫻

キャスト: (ファイサル・ビン・ハマド・ジル・アブドルカリーム) 黒田崇矢×緑川光 (蘇芳晴彦)/ 武内健 (蘇芳篤弘)/ 檜山修之 (ラシード・ビン・ハマド・ジル・アブドルカリーム)

明治時代――留学先のドイツで知人に騙され、闇市に売られてしまった公爵家次男の陸軍少尉、晴彦。彼を買ったのはサリジタール王国の第四王子ファイサルだった。狙った獲物は決して逃さぬ、黄金色の鷹の瞳をもつ王子ファイサルは、その夜のうちに晴彦を自国へと連れ去る。妾妃としての屈辱的な責めの数々に、自尊心を打ち砕かれながらも晴彦は…。内紛に揺れる灼熱の王国…狂い咲く妖艶エロス!


請不要試圖去念主角的名字。因為連我都不會念。

真是太好了,是絕服的作者呢(意義不明),所以H滿載呢(重點)

簡略的說明劇情就是,晴彥被朋友出賣賣到市,結果被之前在酒會上看上他的某石油國的四王子開價一千萬馬克買回去。之後開始充滿每天色氣滿點的生活與緊張刺激的刺客來襲。

總之就是單純到有找的故事。

但是!!重點在聲優!喔我第一次聽到這組合這麼嗨的!!超完美的ドS跟ドM組合啊!!!
這邊的川真的太酷了、完全展現出他的演技,而且這次是是青年!是青年不是正太!!(附:聽川配正太會讓我想掐死他XD)

故事裡頭有相當多的玩法,請想聽的人自己去體驗一下,特別推薦給喜歡川的人。另外也推一下給某椎名氏,這個真的很酷啦拜託你看在田的份上聽一下啦,這裡的田好不容易脫離道演王子了喔!(這是稱讚)

另外還要提一下特殊道具的部分,出現了木馬啦木馬!!

以及本盤最棒的部分,是FREE TALK啦——!!

田跟川彼此稱讚對方的聲音很性感啦!而且這次田的聲音有提高三度,聽起來還頗有王子的貴氣的,不過川還是有提到田的聲音適合演道(田果然一輩子都脫離不了道專門這個稱呼了啦!)
這邊可以注意到很微妙地方,川先生為什麼你的聲音在FT裡頭突然變的這麼嬌!!而且還在害羞個什麼勁啊、不是在故事裡很男前的嗎!?而且那個聲音還很像某種精疲力竭後躺在床上抱枕頭跟倒水過來的某人情話綿綿的聲音!

這是我的錯覺嗎?還是因為田跟川的聲音對比太大的關係!?

田:「小川的聲音真的是可愛得不得了耶,尤其是H的時候,真是叫人按耐不住啊(笑)」(田先生!!你在說什麼啊!!當著本人的面說出來真的好嗎XDDD)
川:「耶?啊、哈哈哈、謝謝,被田先生這麼說好光榮喔~」(聲音過於嬌羞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川:「不過對我來說真的很新鮮耶,第一次跟田先生…」
田:「說的也是,這是第一次跟小川做呢,真的是非常新鮮,很有趣呢。」
川:「也做了各種的PLAY…而且還是第一次玩『馬』耶!」
田:「至今為止也使用過各種東西,讓我最在意的是那個馬的場景…」
川:「對你來說喜歡馬嗎?」
田:「對我來說,看過劇本之後,那個木馬絕對要買到手啊,到底哪裡有賣呢?現在正在想呢。」(田先生!!你是要對誰使用啊!!!)
川:「也要有使用對象才行啊…」
田:「哈哈哈,對晴彥就用啦,對了、對小川來說,應該已經經歷了有許多PLAY了吧?對那個木馬感覺如何?」
川:「耶?啊…要我說的話…是討厭。好痛的樣子、好痛!唔……而且至今為止感覺,絕對、絕對不要的玩法是……在前面放東西……」
田:「果然是很痛吧,不過像那樣的劇情,之前也有配過呢,棉棒什麼的…」(棉棒請參考極道西裝系列,田X平川)

真的有人嘗試把布丁加上醬油吃嗎?

續‧銀魂動畫114回



「……讓我進去。」土方咬著煙的濾嘴已經完全扁掉,站在這裡已經足足有十五分鐘,他實在很不想放低身段要裡面的混帳開門,卻也不想一腳踹壞這已經夠貧窮租屋者家前的那片薄木板。

所以只能耗著,但忍耐度卻已經快到了極限。

「唉呀,別急嘛,我看土方大人您今天心情有點浮躁…該說是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呢、還是找到了知音般的欣喜呢……」

「我說讓我進去!萬事屋!!再不把門打開我就要拔刀了、我數一二三、到三的時候就要拔刀了、我是說真的沒跟你開玩笑!」

「拔啊、你要砍個善良百姓是嗎?還幫你擺脫被松平大叔狙擊的危機,還是說其實你是嫌我們做得很多餘,早知道就讓你跟小栗子逍遙快活去了是吧?」

「…………那個我說啊…………萬事屋、你這種說法就跟很多愛情喜劇裡頭寫的那種經常發生、為了發生而發生、沒有發生就演不下去的情況簡直一模一樣…………」土方握住腰間的刀柄力道漸鬆。

「喂多串你剛剛有說嫉開頭的詞嗎?你說了嗎?你一定很想說那個嫉開頭的詞吧!我告訴你這才不是那個嫉開頭的詞呢,起碼也說是看到男朋友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而且似乎不是錯覺,所以現在有點火大…不對、是非常火大,火大到不想開門……喂、你們!別走啊!」

門內傳出「阿銀,借個過。順帶一提剛剛那種症狀就叫做吃醋,來跟我念一遍『吃‧醋』。」以及「閃邊啦蠢蛋,痴話喧嘩已經膩了,換個戲碼吧。」等無情的台詞。
接著、木門被嘎啦嘎啦地拉開,眼鏡少年與支那少女協伴走了出來。

「土方先生,今天要在這裡過夜嗎?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買幾包米過來吧、最近沒什麼工作又要斷糧了。」新八嘆了口氣,年紀輕輕就把自己搞的跟因為老公偷懶不工作又腳臭所以不得不精打細算的主婦一樣,現在想想還真是夠悲慘的。

「你今天不是剛才拿走我的三千元嗎?還有電車卡!至少把電車卡還我呀!」

「喂、美奶滋混蛋!要是阿銀明天都無法工作連柏青哥都去不了所以也換不到廁所的衛生紙的話我就真的把你送到連大氣層都是美奶滋做的王國去喔聽懂了阿魯?」神樂狠狠地瞪了土方一眼,還呸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土方擦的亮的皮鞋上。

「好髒!髒死了!!萬事屋你到底是怎麼教育這個女孩的!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以後只能嫁給總悟怎麼辦!」土方縮起腳指著神樂破口大罵。

「你說什麼美奶滋混蛋!!!!要我詛咒你一輩子當受嗎!!!!!!」

「土方先生你好像若無其事地說出了某種隱性配對…好了啦小神樂,走吧走吧、我姐買了一堆哈跟打死的冰淇淋,去吃個夠吧。」新八架了神樂了腋下往一樓去,之後還隱隱聽見神樂的謾罵。

屋內的人似乎這時才想到要把門重新關起來,沒想到土方趁機一腳堵在邊緣,沒給關上。

「聽我說!萬事屋!!」

「我不叫萬事屋。」

「…坂田。」

「…………腳走開,我要關門。」

「銀時!夠了喔、你有完沒完?真的要演什麼三流連續劇嗎?好了啦!我道歉、道歉總行了吧?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啦、只是難得有人的嗜好跟我一樣,所以自然而然的…而且你那個時候不是還笑著揶揄我嗎?」土方用力把門往外扳,跟屋主僵持了好一陣子,最後屋主放棄,只是頭也不回的走回房裡。

土方帶上門,追了進去。

「一輩子當你的宅男去吧!」銀時一屁股做到椅子上,蹺腳轉開電視,正好在演TOLOVERU,不看還好,一看更火大,尤其是看到土方有那麼瞬間被主題曲吸引過去的目光時,更差點把木刀抽出來想往那顆短髮的腦袋上劈去。

「……我喜歡真人啦!」瞄到銀時瞪視的目光,搔了下臉,土方低聲吐出。

「什麼?這時候還在想真人COS嗎?現在是十四跑出來嗎?十四!」

「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想看你COS…不對!我是的意思是說、」

「你剛剛無意中說出本音了吧?要叫我COS嗎?你是想到了什麼下流的打扮嗎?水手服?旗袍?泰國浴!???」

「我個人比較喜歡和服短裙…不對!!!不要打斷我的話!現在不是討論我的嗜好的時候吧!我說、我的意思是說、我……」

「嗯………?」擺明了不相信整個世界的眼神。

「我喜歡你啦!啊真不想說、總之就是比起什麼栗子小姐還是大江戶戰士小巴、我最喜歡的人是個白色頭髮乍看之下很沒用平時也真的很沒用的廢柴、我連自己的品味為什麼降低到這種程度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為什麼啊啊啊啊!!!」

「你是在拐著彎罵我吧多串,聽了一肚子火啊多串。」銀時雙腿一伸,粗魯地架在桌上。

「………………銀時、」

「……………………、」

「………………好了啦、」

「……………………、」

「…我等一下去買紅豆包給你啦。」

「要一大包喔。」

「好啦好啦。」

「……喂、多串、」

「嗯?」

「…我有和服,要不要看?」

「啊?」

「粉紅色的喔、內附吊帶襪。」

「咦、咦咦?」

「…不要嗎?不要看就去買我的紅豆包。」

「怎麼可能只看而已,笨蛋!」
















對不起跳過了如何交往變成直接交往起來的笨蛋情侶了。
這一集阿銀說話好酸XDDD,整個就是要破壞土方與栗子的感情是吧,大概是因為杉田之前跟中村吵架得出來的演技磨練(並不是!),真是太好了杉田你再這麼下去真的很不妙喔XD,相信遠藤大哥下次不會問你們是不是本來要去約會而會問你們什麼時候要去結婚了啦可惡XDDD,居然連『工作跟我那個重要』都說出來了啦杉田!!!

不過最後有和好真是太好了呢,總覺得看杉悠兩人的日記簡直就像是在直視閃光彈一樣(倒地)

DEADLOCK デッドロック

DEADLOCK (キャラ文庫)DEADLOCK (キャラ文庫)
(2006/09/27)
英田 サキ

商品詳細を見る


原作: 英田サキ  イラスト:高階佑

キャスト: (ディック・バーンフォード) 安元洋貴×中村悠一 (ユウト・レニックス)

三木眞一郎 (ネイサン・クラーク)

鈴木千尋 (トーニャ) / 伊藤健太郎 (ミケーレ・ロニーニ) / 三宅健太 (ネト) / 岡本信彦 (マシュー・ケイン) / 陶山章央 (ガスリー) / 保村真 (リンジー)


題外:安元大概有好一陣子都會被杉田偷偷怨恨在心裡吧(開玩笑的)
話說某危機百科為什麼把中村的交友關係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篇呢,連他跟誰交換手機信箱都知道,要是在添上一筆杉田說娶老婆要小野,女朋友要中村就更好了是吧(喂),明明他演的作品沒杉田多(住口)

說不定看過原作的人(因為台灣有出)會對廣播劇有意見,不過這個算是我個人本週主推第一名。雖然不可否認的,小瑕疵還是有一點,但整個來看這個已經是有些氾濫成災的BLCD裡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在聽DEADLOCK的時候就有點注意那個無比砸錢的SE(音效),但小缺點是SE偶爾會跟場景咬不起來,大概就是慢一兩秒的感覺,至於DEADHEAT的時候,SE就已經相當漂亮了,尤其是槍戰、緊急剎車與飛車追逐的場景。

若要說DEADLOCK有個比較明顯不自然的部分,是侑斗被BB那夥人在淋浴間被逮去輪X,那個狀況進展的異常快速,不知道是台詞沒搭好還是怎樣,好像中間有幾秒空白然後就…阿咧?不對啊?侑斗就算當時身體狀況再怎麼差,那抵抗的次數也太少了吧?而且這傢伙還是有段的耶!

總之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瑕疵吧。

另外要吐槽的是故事本篇,我說這監獄的GAY也太多了吧!!雖然明目張膽跟侑斗出櫃的只有利克一個,但其他人雖然嘴上沒說但根本就是在做GAY的事情啊XDDD,其他還有SISTER(姊妹幫?)這樣的東西存在,某回侑斗跟人打牌輸了的懲罰居然是去吻姊妹幫的其中一員?而且那群姊妹們娘也就算了,有的還頗花枝招展,我說這不太對吧?這種人要是真的在美國監獄裡,比起侑斗這個東方人會被盯上的機率,那群被盯上的機率還要來的高吧!

之後監獄發生了某個小弟被絞殺的事件,警方進來搜索之後,居然追查不到兇手就回去了,我說那是絞殺耶!而且還是一時衝動的犯罪,犯人沒戴手套啊!為什麼抓不到!?當初聽到這一段的時候,心裡還默默想著,要不是這裡的警察都被收買光了,不然就是CSI很忙,大概要十年後才會來(喂)

另外我也很喜歡中村口白的部分,那種說話的態度跟聲音很容易讓人進入情況(當然前提你是要聽的懂,聽不懂的人大概會覺得他念的部分無聊吧)。要額外推薦的是,侑斗在本篇中唯一(?)說過的一句英文!!雖然這裡是美國的監獄,但不管是美國人、日本人還是墨西哥人,大家都很優しい的說著日文呢!(喂)

典獄長:「你,是中國人?」
侑斗:「いいえ 私 Japanese American!」

喔喔喔中村你的英文發音好標準,肯定是在家裡練習一百遍了吧(過份),因為最近每天都必須聽日本人說著令人絕望的下手英文,聽到中村那一句簡直就是感動到眼睛要流汗了(毆打)。

最後利克在監獄暴動途中,邀侑斗要不要跟他一起走,而侑斗拒絕,說他想堂堂正正從這裡出去時,嗯啊我被感動到了!!安元那個情深意重的聲音好棒!整個有心臟直擊的麻痺感!!拜託快給安元多一點工作吧(合掌)

デッドヒートDEADLOCK2デッドヒートDEADLOCK2
(2007/02/23)
英田 サキ

商品詳細を見る


DEADLOCK系列二DEADHEAT(デッドヒート)

キャスト: (ディック・バーンフォード) 安元洋貴×中村悠一 (ユウト・レニックス)

三木眞一郎 (コルブス(ネイサン・クラーク)

遊佐浩二 (ロブ・コナーズ)

三宅健太 (エルネスト・リベラ(ネト))/ 関俊彦 (パコ)/ 岡本信彦 (マシュー・ケイン)


雖然上面寫著主演是中村跟安元,但其實DEADHEAT裡頭主演是中村跟遊佐啦(無誤),安元臥底去了,前半根本沒出來,在FT裡頭,安元還自己說他看到劇本時還嚇了一跳「我就那麼少台詞嗎?」

實際上安元也是到最後中村都快被遊佐追走時才登場,而且當時震撼的一幕,安元居然只有一句『房間登記好了』。

系列第二彈有趣的場景不少,像是侑斗問羅伯有沒有可以確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戀的方法,然後讓我學到了ストレト(直男)的用法(喂),沒辦法嘛!誰叫侑斗一直ストレト、ストレト的說個不停嘛XD

結果羅伯就很順理成章的說那跟我接吻好了,舒服的話你是同性戀的可能性就很大喔,不愧是遊佐!這邊的聲音真的是超嫌らしい的啦(拇指)
當侑斗被吻到開始茫的時候,羅伯一句要不得的話讓他瞬間清醒↓

「俺 自分のサイズ自信あるよ~」(請自行想像一下遊佐的聲音)

結果下一秒果然就被推開了啦XDD可惡好可惜!!(咦?)

之後,總算下定決心的侑斗跑到利克登記的飯店找他,結果卻被說如果你只是來找我上床的話,讓我抱完之後就可以滾了,而且還拿『如果你退出FBI的話我還可以考慮跟你交往』。

安元的聲音真的好棒,狠起來的時候真的有種冷到骨子裡的感覺(握拳)。當然這時候的中村也很讚,那種咬牙切齒的哭法好像可以直接看到畫面一樣,最後還說「好吧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會替你祈禱」,結果還是利克忍不不住,從後頭抱住他…

基本上安元的重頭戲就只有在這段而已,所以請大家把這段多聽幾遍算補給他(不對吧)

後面還有幾句有趣的利克吃醋的話
「你跟那個叫羅伯的教授在一起,沒被怎麼樣吧?」
「咦咦?」
「果然有吧…可惡!!那個看起來就一臉色胚的傢伙!!!」
「你怎麼知道他有那種興趣?」
「…看就知道了啊…」←同類的味道???XD

DEE & DUM よこそ日本へ!

這跟某國的愛麗斯遊戲的某雙子無關,會取這個標題只是因為他們的名字剛好發音相同而已(喂)

今天某寮開了晚餐PARTY,順便歡迎新入,基本上就是每個人出一道菜,我們寮以泰國台灣為多數所以大概就是這兩個地方為主,這次新入是三個泰國人跟跟一個華盛頓來的美國人。

美國人的名字意外難記,該說那個念法很拗口還是什麼的,總之就是難記,不過頭一個音就是DEE,所以從今以後我打算就叫他DEE(喂)

至於泰國人之前說過了,他們名字都長的不像話,連他們自己的泰國朋友都會忘記(真的),所以大家都有暱稱,而這位泰國先生就叫做:DUM

飯間開始各自聊開,我對面正好是DEE,開始問他為什麼跑來日本的時候,他說他本來是做軟體設計,但是很想進日本的公司工作,也想做軟體設計,本來還想問他說美國應該也很多這種公司,像矽谷之類的地方待遇會不會比日本好之類的,結果下一句話立刻就打飛了我未問出口的問題。他說『我的第一就業選擇是任天堂!!』

很好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多問了XDDDD

「所以你最喜歡的遊戲是什麼?」(喂喂)

「嗯嗯、最終幻想啦、DQ啦、某韓國的線上遊戲啦~」

談到半途,今天比較晚才來的DUM小哥才到,他看見大家都已經吃了半飽,就露出很驚慌的表情,因為他本來也要做泰料理給大家吃的。結果其他人(尤其是台灣女生)都很開心的欺負他說『還剩下湯喔~~(其實還有其他菜啦)」
結果他瞪大眼很配合的說「SOUP?ただSOUP?(湯?只剩湯?)」
某台灣女生A:「還有包雞翅剩下的生菜喔~」
某台灣女生B:「還有剩下的玉米粒喔~」

DUM:「皆優しいですね…」(大家還真溫柔啊…)

中途看到DUM跟DEE兩個說話,發現DUM的英文流暢的跟美國人沒兩樣,跟我說話的時候總是三分之二英文,三分之一英文,之後還有百分之幾是中文(到底是誰教他講的我好好奇!),結果打聽之下,才知道DUM根本就是去美國留學過的,英文嚇嚇叫,與那美國人根本就是一見如故,霹靂啪啦的進入英文世界。

每次聽他說日英MIX的句子就好好笑(喂),像之前他還介紹泰國的螞蟻料理(說要沾蜂蜜吃),結果大家就問他說真的要作這個給我們吃嗎?他回答:「I JUST WANT TELL YOU 変なタイ料理!(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泰國的奇怪料理XD)」

請兩種都會唸的人務必唸唸看XD

而飯間,DUM的朋友就更微妙了,她跟我報料說,DUM最喜歡看有很多美少年的動畫。

啥?此語一出,立刻語驚四座!!當我還在默默心想,不會吧?莫非又出現一個跟伊君同等級的傢伙了嗎?」

結果後來才搞清楚,是美少女啦!!美少女!不愧是初段(喂),日文有點糟糕而導致了美麗的誤會(拍胸口)

而且順便還搞清楚DUM最喜歡的動畫是小魔女DOREMI(拇指),而我更壞的一臉正經問他「這麼說來你一定也喜歡美少女戰士吧?」

YES!」

回答這麼大聲真的好嗎?XDDDDD

最後不知為何,我好像不知不覺間得要帶他們去四条參觀安麗美特???唔嗯總之,好像跟他們建立了微妙的友情????

(續) 愛は曇天の中で

080706a.jpg


在生著氣。
喔這傢伙正在生氣……
我第一次見到他這副模樣,緊抿著唇,目光恨恨地盯的地上,一語不發。我跟在他身邊走,默默望著他發怒的側臉,搓了搓手,嘴裡吐出淡淡白霧,然後噗嗤地笑出聲。
「不要笑!」古泉轉過身,一把揪住我的領口。
現在的古泉一樹,看起來才像個……正常人。
「你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嗎?居然對涼宮同學說那種話!你明明就知道她喜歡你……」
聞言,我沈下臉,伸指彈了下古泉的制服,「這是你自找的,不是叫你不准說那件事嗎?等一下回房間時不要怪我。」
「現在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嗎?剛才的事情要是刺激到了涼宮同學,不要說我可能無法再跟虛君見面,就連日本……不、全世界都有可能遭殃!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數到三,你要是不放開我的話,我就在這裡吻你吻給所有路過的人看。」我低聲透出威脅。
「虛君你……!」古泉瞪大眼,彷彿看到什麼怪物似的。但我想那只是因為我說出了令他意想不到的台詞。
結果根本不用我數三秒,古泉臉上的紅潮已爬到耳根,也許憤怒跟羞赧都有吧,他放開我的領口,使勁背過身,大步往他自己的家方向踏步。
我從後頭追上,一下勾住他的臂彎。
「我家不是那方向。」
「今天沒空、為了防範神人之後有可能做出的暴動或是任何使事界陷入危機的行為……」
「你寧願去那個無聊地要死的『機關』,也不想陪男朋友打電動是嗎?」
「不是那樣的問題!」
「不然是什麼問題?」我挑了下眉,就跟我經常對春日的無厘頭發言常做的那個表情一樣。
「這是世界的危機!你以為我們當初為什麼……」
古泉一定看到了我忍俊不止的表情所以才沒有繼續說,現在他的拳頭握的死緊,雖然我知道他絕不會對我動手,但我卻有點想知道他打架時會是什麼模樣。
「吶……我說你啊,到底是為了什麼,所以才來跟我告白的啊?好玩嗎?一時興起嗎?在耍我嗎?」
「怎、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古泉的聲音拔的比平時要高三度,臉上也堆著稀有的慌張。
「所以呢?」
「什、什麼所以……」
「告白後光是只在旁邊看,在人前假裝一副跟我沒什麼關係表情,老是擔心地球有一天會因為一個腦味構造易於常人的女人而爆炸,這樣還有意義嗎?我告訴你,雖然自從遇到春日之後,總覺得自己老是在做一些徒勞無功的努力,拼了命也只好隨波逐流,可是啊……本來、我是最討厭那種得不到回報光只有自己一頭熱的事情了啦!」
我惡狠狠的盯著古泉,胸口中湧上一陣陣不甘心,這傢伙腦袋裡大概裝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以大局為重、或是更多長遠的考量吧?這麼看起來我不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小鬼嗎?
我的確是個小鬼。想隨著自己的喜好而動的小鬼。明明就曾經有機會,把春日那個瘟神從我的世界、不……從這個世界上給驅逐,讓她變成一個『正常的』、只是脾氣有些差的、介於有點個性卻不算太機車的普通女高中生。
在那個世界裡,長門是個既害羞又寡言的超萌少女、古泉也可以不必背負著好像要保衛地球和平的沈重使命只需要當優等生帥哥,我……也可以安心度過三年平靜的高中生活。
「……我只是……待在虛君身邊就夠了啊……」古泉微微低下頭,聲音像是從唇縫間硬擠出來。
可惡、好想用力揍這傢伙一拳喔!給你三百元、求求你讓我揍一拳吧!
竟然說這種話,那麼當初為什麼要跟我告白呢?你不會妄想著告白後還能維持現狀吧!說了那種話之後,我還能把你當成普通的朋友看嗎?
辦不到、至少短期內辦不到!
而實際上是……在『那樣的輪迴六次之後』我跨過那條線,想抓住你的手一起往深淵裡頭跳,結果現在你卻突然停下來,這樣子已經掉落坑中的我不就跟白癡沒兩樣嗎?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吧你!」我也同罪。
我轉過身。
「好啊,沒關係,你儘管去你喜歡的那個『機關』,然後……從此之後、我們就沒關係了,你就繼續當拯救世界的勇者,我還是SOS團的雜用。」
「虛君!不要!我討厭那樣,不要說什麼『沒關係』的話啊!」
這次換古泉追上來。我則腳步不停的往家的方向走。
「……說老實話,其實我還挺會搧動春日的。」
「啊?」
「只要利用她,要成為新世界的神,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喔?」我低頭往手上呵了口氣,雖然戴了手套,冷空氣卻像狡猾的蟲般不斷從底下的開口鑽入。我轉頭看了古泉一眼,他的臉色蒼白,嘴唇也凍的快變白了,「不用露出那種表情,我對征服世界這種麻煩的要死的事情沒興趣。」
「……我知道。」古泉低喃,卻不安地望著我。
「只要讓你忘記就可以了。就跟『之前』一樣。」
我翻開了牌,足以勾起古泉好奇與驚慌的牌,不過要不要咬餌,就是對方的問題了……
正好,我也想直接聽這傢伙的意見。
硬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就是……我、真的喜歡上了這傢伙吧。



「……就是這樣。」
聽完我的說明之後,古泉沈默了一會兒。走廊每隔十分鐘就傳來老妹想開門進我房間的聲音,當然、我已經確實地把門給鎖起來了。不過總覺得要是再不理她,下一秒她就會坐在門外大哭。
「我無法接受。」古泉終於開口。
我坐在地上,把電視轉的很小聲,有一搭沒一搭地換著電視台,古泉則盤坐在我床上。當然並不是因為現在想看電視,而是因為兩個人都保持沈默的話,空氣會變的格外難受。但就算如此,我也還是不會打開門放我老妹進來,現在是MAN’S TALK時間。
「無法接受什麼?」
「你說我已經對你告白六次以上了嗎?」
「上個月正好是第六次。」
「所以虛君接受了我六次,然後又擅自讓我的記憶消失嗎!」古泉拍了下我的床鋪,發出鈍鈍的聲響。
「是五次,在第六次你的記憶即將消失前,也就是兩個小時前的社團活動,春日發火的時候,我阻止了。順帶一提,清除你的記憶的人不是我,是春日。」
古泉現在一臉有怒難平的模樣,「那為什麼第一次你不阻止呢!」
「那是不可抗力因素,經過時間只有兩秒,我什麼都不能做,而且也是事後才發覺的,之前說約好要一起去買衣服什麼的時候,你還用奇怪的表情看我,說之前根本沒約過那種事,搞的我好像白癡一樣,而且三天後又跑來告白一次,要不是看在你還挺有誠意的份上,早就一拳過去了。」
「那、那之後還有好幾次,為什麼虛君什麼都沒做……虛君明明全部都知道……」
「你覺得呢?」我為什麼、明明知道,卻不阻止……
古泉一愣、下一秒就露出覺悟的表情,最後無聲地苦笑。
不愧是優等生,頭腦好得不得了,我那無比破碎的提示,他都猜的出來。
「我不確定。」我丟下遙控器回頭,爬到自己床上盤坐著,單手支著臉。「我會後悔嗎?就這樣真的好嗎?還有……我可以溫柔的對你嗎?做的到嗎?不會只有傷害你嗎?應該要對其他SOS團的人開誠布公嗎?以後要怎麼做呢?」
問題。隨便數就一堆。
不過我不會說,如果古泉是女的就好了,的這種話。裝模作樣地、擁有無謂雜學知識地、對每個人都笑臉迎人地、意外的也有粗枝大葉的時候,那樣的男生,才是一不小心讓我迷戀的古泉一樹。
「如果我……最後一次、在記憶被消除後,沒有再度對虛君告白的話,你會……怎麼做呢?」
好問題。
「如果你沒來的話……」
「嗯、」
「大概要等一陣子吧。等我完全拋棄羞恥心之後,就換我……」我伸手搭住古泉的肩膀用力一推,他往後倒在床上,「去找你了。」
我壓住古泉的肩膀,望了他一會兒,連自己都覺得相當丟臉,最後將頭低下,靠在他的頸側邊,手繞過他的背後收緊,古泉的身體現在很溫暖,就跟個大暖爐一樣,比三味線好用多了,抱的再緊也不會有毛黏在身上。
「真可惜,虛君的告白,我好想聽一次看看。」古泉微微轉過頭,用唇磨過我的耳朵。
「說不定我會說『要不要跟本大爺交往啊?』之類的。」我縮了下頸項,古泉的心情似乎有好轉的跡象,手居然偷偷探到我的毛衣裡去。
「虛君是這種『本大爺系』嗎?」
「不然該怎麼說『請跟在下不才小可我交往吧一樹大人』?」我稍微抬起頭,往古泉的唇上吻了下去。
「唔嗯……文、文法……呼……好像有點不對。」
手指已經入侵下著,似乎正想辦法要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果然不管外表再怎麼披著紳士皮,骨子裡就是男人沒錯。
「……要做嗎?」我低聲問。
古泉的眼神像是突然清醒過來,「等、等等、這種事情,以前也……做過?」
「嗯……我忘了。」我裝傻,坐在古泉身上,將他的制服冬季衫的扣子解開。
「有、應該有吧?那麼熟練的樣子!」古泉執拗地問,這次換他拆開我的褲頭。
「你倒挺清楚自己出手快的程度嘛。」
「我是不太喜歡忍耐的類型。」古泉吐了口氣,「不過要做還是做的到。」
我低笑了聲,再度彎下腰吻上古泉已經敞開的胸膛,他瞇了下眼,伸手輕推我的頭想阻擋,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之前我是那邊?」古泉摟著我的頸項問。
「我是國王喔。」
聽我這麼說,古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絕對是說謊的。」
「真的啦…哇、」
古泉抓住我的手臂往下扯,稍翻個身,異常輕易地把就把我壓在下方。
「該說是……不可能、還是……無法想像呢……」古泉把我的毛衣整個往上提,肌膚接觸了冷空氣卻不感到寒,反而透著燥熱。之前也有一樣的經驗,大概兩次左右,第一次痛到想隨手抓個什麼把眼前的美青年宰了、第二次好像有好一點、但情形不便詳述,其他偶爾也有中途半端只有摸幾下的程度。
「為什麼非得被你想像出來不可啊!」我抓住他的手臂想再把他翻下去,不過古泉很卑鄙地把手按在某塊頗薄的布料上,瞬間受到刺激的我,力氣驟失,手指稍微鬆開了些。
「那是因為虛君……比較『喜歡』當受害者……對吧?」
這時古泉的表情,似乎帶著點哀傷,雖然知道他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卻微微地感受到了『輕蔑』。
對……我已經很清楚地用行動告訴古泉,我是多麼卑劣的人。我是『被』告白的人,我是『被』抱的那方,我是『被害者』。有時候明明不後悔,卻裝出一副懊惱的要命地模樣,我不討厭古泉,只是因為他各方面都比我優秀,所以總是惡言相待。
只要把自己當成被動的那一方就行了,不是我的錯、只是隨波逐流,這樣很輕鬆。
「我無法想像,虛君抱男人的樣子喔,就算對象是我自己……」
「快點做吧、別廢話。」
「如君所願。」古泉聳了下肩。
我翻了白眼,而古泉扯下了我的內褲,將嘴靠近、攫住。我堅決把視線移開,想咬緊牙關卻還是忍不住發出奇怪的聲音。
其實……我們還、挺瞭解彼此的斤兩的吧。







前篇收錄在某合誌中。

結果古泉被朋友嫌棄有少女風味(喂),其實只是想寫寫看如果兩個人真的開始交往了,會發生什麼騷動吧。另外也想看看平實的約會啦、吵架啦、還是痴話喧嘩之類的場景。
也許陸續會有續篇,也許不會有,總之我還是很喜歡他們兩個啦XD

二期還在慢慢等哪…

特別感謝:小草莓提供圖像(據說好像是我的生日禮物耶喂)

祝我生日快樂不過日期搭不太起來

雖然本姑娘很想說說看「我是永遠的十八歲」這種爛掉的台詞,不過還是算了。
反正大約就是那個年紀,臉看不出來就好(喂)

這次的慶祝真的非常跟生日那天搭不太起來不過算了。

其實生日是三號,結果因為向井忘記的關係,所以四號米田才讓全班拍手唱歌,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第一次讓很多國家的人一起幫你拍手唱生日快樂,真是個難得的人生回憶。身為個台灣人,能讓韓國人、中國人、泰國人、瑞典人、伊朗人以及日本人一起幫你唱生日快樂,果然是件很棒的事~

總之,慶祝的方式就是↓

DSCF1053.jpg


嗯啊~燒肉吃到飽!!問題是這天是二號不是三號,這是我另一個同學生日,雖然氣氛不錯,但總覺的跟我沒關係。當然錢也是各付各的,一人兩千二吃到飽,九十分鐘。
不愧是日本,來試一次就知道了,肉的等級相當不錯,一開始是三大盤定番,豬肉牛肉雞肉。還叫了泡菜。雖然某A一直說泡菜好難吃,可是還是叫了第二盤(喂)。另外還可以點花枝跟其他比較高級的部位,以及冰淇淋之類的。

DSCF1059.jpg


雖然進展有點快,不過因為果然二號真的沒有生日的感覺,所以格天(也就是三號)決定自己去一趟傳說中(?)的晴明神社。
以上是傳說中(?)的一條戾橋。博雅會站在上面神經病似的自言自語說「晴明現在不知道在不在家啊~」然後過個兩分鐘某式神就會出現跟這個傻大哥說晴明今天想吃烤香魚了XD

DSCF1062.jpg


看起來好像很大但其實意外很小的神社,參觀無料,但基本上你進去之後絕對會想帶個護身符回家。

DSCF1068.jpg


這是晴明的好物(誤!)
據說是從以前就有驅魔淨化作用的桃子,但現在看起來真的只是很像晴明會逼博雅買來家裡一起吃的祭品而已。

DSCF1074.jpg


陰陽師定番~晴明定番~安倍家家徽,五芒星的晴明桔梗。(不過晚上看到有點恐怖)

DSCF1075.jpg


不用我說也知道,某伊藤氏與野村氏的簽名繪馬,就掛在販賣護身符等周邊的小屋前。

DSCF1076.jpg


那個字真的很醜的簽名叫做夢枕貘。

DSCF1077.jpg


以及聲優的甲婓田雪。

DSCF1079.jpg


還有岡野玲子氏~

DSCF1078.jpg


最後是這個!!!!如此親台的神社哪裡找啊(喂)
而且京都的晴明神社(大阪不知道),網站居然只有日文跟繁體中文啊!!沒有英文!沒有簡中!!他是繁體啊!!(握拳)
啊總之是個相當熱愛(做)台灣人(生意)的神社~嗯嗯我也買了一堆護身符就是了。

DSCF1080.jpg


接著是今天,也就是四號的事情(好啦我知道我寫這篇的時候已經超過十二點所以是五號了啦),很開心的到了莎拉家裡,喔也很開心的吃了伊朗料理。

基本上就是上圖的炒飯。果然伊朗跟泰國一樣都是屬於會把生米炒到熟的國家,所以可想而知的炒飯非常有口感(拇指)。
我下次應該做台式炒飯給她吃的XD
伊朗炒飯的吃法是,上頭攪上優格拌著吃一口,再咬一口長長的生蔥。喔真是有夠酷的,請大家看完後(?)也拿炒飯嘗試一下。

其實還挺好吃的(拇指)

DSCF1083.jpg


最後,這是我目前收到最像樣的禮物。提供者還是莎拉王女(感淚)
太好了我會一輩子不用這條手帕的對吧阿銀!!(喂)

恋愛操作 2

恋愛操作 2 (2) (スーパービーボーイコミックス)恋愛操作 2 (2) (スーパービーボーイコミックス)
(2007/06/08)
蓮川 愛

商品詳細を見る


原作・イラスト: 蓮川愛

キャスト: (奥山喬) 小西克幸×成田剣 (山代啓)
杉田智和 (笹谷雉)
神谷浩史 (式浩介)
下野紘 (吉野亜澄)
石川英郎 (鷹宮信仁)


用膝蓋就知道我那行特別放大的用意(喂),真的是哪天成田把我心目中的第一名杉田給踢下來大概也不會太意外了(喂喂喂)

小西第一次在BL DORAMA裡頭出道,就是對上成田,應該說這傢伙心臟很強壯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雖然更有可能的是因為工作的問題沒得挑啦),總之就是讓成田受了(拇指)

其實聽成田受不是第一次,只是之前聽「嫁過來吧」的時候,那小杉好像下一秒就要被成田宰掉的感覺,至今依舊記憶猶新哪(喂),明明成田的角色就是個純情小可愛(到底是誰找這鬼畜眼鏡來演的啊),演起來整個就是很不對勁。

不過戀愛操作裡的成田真的是我聽過至今最可愛的成田啦!!由其實在那之後聽了ラブ プリズム(東城麻美的某兄弟禁斷問題作)之後,更覺得這邊的成田真是可愛到爆。
跟對付小杉(?)那篇完全不同,這邊的山代啓完全就是跟原作一樣,彆扭、細緻、但一旦率直起來就很可愛的人。

令人意外的角色是笹谷雉,聽的時候因為沒先看其他的CAST,結果一聽那個酒保說話整個就是很亢奮(阿咧?),喔是杉田啦杉田!!最近怎麼老是聽到杉田對成田糾纏不休(喂)的東西啊!!(ラブ プリズム也一樣,只是那邊的杉田變態的讓人好想掐死他XD),總之就是這次的杉田聲音就是一如往常的正直啦!!果然這樣的杉田最可愛了~

在FREE TALK中,果然成田被說了「成田桑這次演受?他不是變態系的嗎?」(不要說啊石川先生!!會被報復的喔!!!XD)

假名系列

有時候聲優們不得不使用各種偽裝的名字,以下只是小記錄一下常看到的假名。不過聽得出來的人其實還是挺多的。如果還有人知道其他的,歡迎提供。



岸尾大輔:空野太陽

阪口大助 :川椰珱

保村真:先割れ丼

保志総一朗:相庭剛志

茶風林:邪封淋/邪風林

成田劍:青島刃

池田秀一:紅大君

大川透:小次郎

稲田徹:今田鉄夫/今田鉄男

荻原秀樹:小池竹蔵

飛田展男:ルネッサンス山田

福山润:万栗太郎/山賀弘一/鬼龍院隼人

福島润:櫻井真人

高橋広樹:沖野靖夫

谷山紀章:杉崎和哉/光岡樹乃介

檜山修之:野蔀由輝/左大臣/鴇原翔/伍丈英司/安岡実

宮田幸季:東城直樹

吉野裕行:門戸開/北山幸二/先割れチョップスティック

結城比呂:ビスケット子爵

井上和彥:紫華

堀川りょ:間寺司

堀内賢雄:松濤エルサ

鈴村健一:瀧川大輔/中邑勇信/森田昌之

鈴木千尋:紫原遥

緑川光:氷河流/青川輝/ヒロキ/黒崎和弥

鳥海浩輔:脇坂郭郎/先割れスプーン

平川大輔:秋山樹 

平田広明:山口負平

千葉進歩:プログレス

青木誠:安藤正輝

若本規夫:長野勇/ 比留間狂ノ介

三木真一郎:四季路

三宅健太:風霧瞬

森川智之:犬神帝/司馬嵯峨之介

杉山紀章:紀之

杉田智和:鉄仮面/何武者/機動装甲

山口勝平:牛久京也

山崎たくみ:Prof. 紫龍

上田祐司(うえだゆうじ):藤木達哉

神谷浩史:阿仁谷浩樹

石井康嗣:奧山道隆

松本保典:片岡大二郎

陶山章央:陶山明夫/ 阿部隼人/渡部猛

梯篤司:佐藤タカオ

小杉十郎太:浜五郎

小西克幸:富士爆發

野島健児:高嶺悠賀

野岛裕史:島野裕

伊藤健太郎:坂ノ上秀麻呂/請一郎/ヘルシー太郎

櫻井孝宏:マイケル田中

置鮎龍太郎:竜二朗/霜月亮平

諏訪部順一:多恵忍/セルゲイ パパチョノフ/堀江悶

子安武人:神楽飛鳥/十文字隼人/瑞生愁/大宇宙守護



斎賀みつき:佐藤まこと
折笠愛:篠崎双葉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13
14 15 16 17 18 1920
21 22 23 24 25 2627
28 29 30 31 -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