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純愛TEST

純愛TEST


「這個派真好吃。」
『不過為什麼只是做個甜點會弄出手榴彈爆炸的聲音呢』這句話並沒有追加出口。

「這是當然的啊。」羅迪利比推了下眼鏡框,抿起嘴角,想裝的若無其事,但頭上的一根怎麼樣也梳不整齊的髮絲卻在此時漂亮的呈現了個心形。

「雖然邊吃你做的東西還問這個有點不太對,但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在半夜兩點起來做這個呢?是宵夜嗎?」一頭金髮往後梳的路維希滿臉堆著因公務繁重所帶來的倦容,在盡情享用感覺拯救他的好吃甜食後,放鬆地靠在沙發上。

——因為知道你今天肯定會加班,所以特別犧牲睡眠爬起來做的——這種彷彿降低自己社會地位的話,身為貴族的羅迪是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率直的說出口的。

「因為突然想吃,所以才做的。」羅迪決定採用公式回答。

「在半夜兩點?」路喝著牛奶,慵懶地瞇起眼。

「有何疑問嗎?」

「沒,我只是想說,很巧都在我加班的晚上有幸品嚐到好吃的。」

羅迪的心臟抽了下,感覺有微酸的泡泡從胃裡冒到口腔。他知道路有副好頭腦,但某方面又實在遲鈍的有得找,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意識到什麼,但、最好不要。

「那還真巧。」羅迪表示出贊同的態度,之後默默的轉開一小瓶總是用在料理上的白蘭地,滴兩滴在自己的牛奶裡。

路伸出手,示意羅迪把白蘭地給他,他拔開瓶塞,對嘴就灌了兩大口,之後看到了貴族瞪大眼的錯愕。

「至少裝在杯子裡喝,您這個笨蛋,這樣看起來多沒教養。」羅迪訓著,卻起身準備給對方拿喝酒用的玻璃杯。

手腕突然傳來熱度,羅迪因為突如其來的力道而往下跌,在尚未驚叫出聲前,嘴給粗糙的手指輕輕捂住,他竟一屁股坐在男人的大腿上。

「還好書上有教,如何從奧地利人的行為來判斷對方的心情。」路在羅迪耳邊低聲。

「你又看了什麼奇怪的書了嗎?既上次的情人節事件之後還學不乖啊。」羅迪發現腰被困住,索性不動了,反正這時再怎麼樣用力也不可能比的過這個肌肉笨蛋的天生蠻力。

「不,根據上次的事情,我深切的反省過了,因為對手是個連作者都無法得出正確結論的棘手傢伙,但你不同。根據我的多方觀察,你表現出的態度都與書上寫的內容有百分之七十八的一致性,由此歸納出的只有一個結論:『你喜歡我。』」

「……所以呢?」羅迪輕輕嘆了口氣。這個笨蛋還是不懂哪,用這種僵硬的方式來朝自己確認,不過就是與羞辱相近罷了。

「喔、我在想,我可能得回報你一些什麼。」路的眼神與渾厚的聲音都顯示著誠懇。

「我沒想過那種事,反正我們合併也是被你上司逼的,所以你不用過於勉強。」應該說對這種事情豁達,還是因為已經預料到結局所以變的不會想強求。

現在這樣就好了。
他可以半夜爬起來給路做份甜點,熱杯牛奶,挑剔那本來就端正的可以用尺去量也沒偏出一公釐的儀容,然後看著對方跟自己養大的菲力西亞諾整天黏在一起。

手腕被抬起,撫摸至手心。
「好乾淨的手。」實在是不像家事萬能的手。男人這麼想著。

「保持清潔是最基本的事情。」羅迪理所當然的表示。

「我上次看到你用牙刷神經兮兮地在刷指甲。」

「…給我忘記!」那是因為他無法忍受指甲裡面卡髒東西。而那隻牙刷當然是新的。

「就某方面來說,你還挺可愛的啦…」除去偶爾像老媽子一樣囉、超級路痴、恨不得隨時拉著台鋼琴走路、以及……貴族的堅持。
說好也是個少爺,說不好仍是個少爺。明明本來有著強大的實力,卻因為沈迷於音樂與藝術而丟下了劍,是該說本末倒置,還是說走出了新的道路呢?

「真是…完全不想被你這麼說。」羅迪閉上眼,身後的結實胸膛正微微傳來舒服的溫度。

「跟菲力西亞諾比起來,你好懂多了。」路輕輕揪下羅迪頭上的那根翹的老高的頭髮,「你看這個前面捲的很像愛心吧?」
放鬆的輕笑,跟這個傢伙在一起時,就算露出鬆懈的疲態也沒關係。

「請不要拉瑪麗亞采爾。」臉上開始發熱,羅迪咬了下唇,氣氛突然變的很好?是怎麼回事?他不記得日耳曼血統下的種族有遺傳到可以營造浪漫的基因。

突然頸後傳來幾秒的溫熱,鼻中嗅到些許白蘭地的香氣,接著他就知道路正在吻自己的脖子。

騙、騙人…
不可能、這一定是做夢,那個行動全都跟尺規一樣方正的路維希,今天是怎麼了?
是被「那孩子」做了什麼嗎?還是自從情人節被甩的那次創傷到現在還沒恢復?果然不應該隨便到書店亂買的對吧?什麼安慰失戀的國人的方法初心者指南,他就想世界上哪裡這麼巧會突然出現這種書嘛?對了…那本手寫書的字還挺醜的,真像吉爾貝魯特的字…

「…你是不是生病了啊路…」羅迪低聲問。

「沒有啊。」

「不然為何這麼做?」

淺淺的笑了。他也想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做。
一定是現在的氣氛太好了。
手伸了過來,摘去眼鏡,在對方小聲驚叫時,位置換了,路只翻了個身,便輕鬆地將羅迪困在底下的沙發上。

姣好的唇就在眼前,無法直視自己的遊移視線,好像一用力就可以折斷的白晰頸項。
脆弱的姿態。

香檳色的唇。想著,腦袋混亂了起來,要是壞掉了就好了,壞掉了,不就可以,任自己擺佈了嗎?
「壞掉吧。」他聽見自己,用命令句這麼說著。
而在受不了對方驚慌眼神的下一秒,將自己的唇覆蓋上去。

(一起成為神聖羅馬帝國吧…)

這是…誰的聲音?
小孩?
是誰?

(…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

啊啊…吵死了!這是誰!為什麼會有小孩!

「給我閉嘴!」路怒吼。
指尖傳來濕潤的觸感,當他回神,只看見剔透的水珠與鮮豔的顏色。
他居然在掐羅迪利比的脖子,指甲甚至陷進去那麼點。

「嗚…呼、哈……哈啊、」羅迪大口喘著氣。
這、果然不是平時的路。「你、怎麼了?」

「為什麼…會有小孩?我…對不起…我看到有小孩、很吵、一直叫著什麼…」路的眼中透著驚慌,平時冷靜的他,似乎是一旦真的讓他感受到危機感,就會變的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類型。

「什麼小孩?」羅迪虛弱地抬起手,撫摸路的金髮。

「…一個戴著很大帽子的男孩、還有一個穿著傭人服的小女孩…他們被分開了…」

……啊、那個啊。

果然是長年捲入戰爭,分分合合的結果,導致記憶混亂…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你的愛太深了。」羅迪嘆了口氣。
當時沒有特別阻止的自己,也許該負點責任。不過當時大概任誰也沒想到,當時的那孩子,居然以這種型式重生過來,明明當時身心全都戰爭搞的破破爛爛的…

「你在說什麼?」現在反而是路搞不懂對方了。

「脖子好痛。」羅迪說。
不說比較好,說了的話,對方會比現在更愛那孩子的。
…有點、抗拒。

「對不起。」路道歉似的,抬起羅迪的下巴,清楚明白地吻了下去。

「『啪!』」
清脆的響聲,不只讓路錯愕,也讓羅迪給自己清醒。

由那泛出粉紅的臉頰與微微刺痛著的掌心,羅迪知道自己打的有多用力。

「沒有下次了,懂了嗎?無禮者。」
貴族拿回自己的眼鏡,唇角沁出一抹慘澹的笑容。





望著幾乎要堆滿整桌的蛋糕與點心,菲力西亞諾已經傻笑得嘴巴從三分鐘前到現在都沒閉過。
「羅迪利比先生我真的可以全部吃掉嗎?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可以。」今天是例外。

「那、我要開動了!!」得到確實的允諾,菲力抓起一塊蛋糕就往嘴巴塞,「唔嗯嗯好吃、羅迪利比先生,今天是要慶祝什麼嗎?嗯嗯…好好吃喔!」

「算是補償吧。」對不起。

「嗯?」

「慢慢吃,不要噎到了。」羅迪優雅地提醒。















這是送給自己的,因為這對實在冷到我好想哭(喂)
果然有菲力這個邪魔在,貴族就是注定要失戀的嘛…(哭跑)

LOVE SEEKER

LOVE SEEKER


亞瑟正又一次嘗試著不讓一個白癡美國人入侵自己的生活,雖然他們兩人的孽縁已經結了大概有半輩子,不過沒人說這結不能現在拆吧?

抵抗再抵抗,怎麼偏偏這結好像越扯越死?

「亞—瑟——!」碰碰碰的敲門聲,震耳欲聾,「我知道你在家——來玩嘛!一起看棒球嘛!一起徹夜開PARTY嘛!我發誓我下次絕對不會趁你喝醉時餵你吃螢光的蛋糕了嘛!」

…他媽的,重點是在於你用嘴巴餵吧!…哎?那蛋糕是螢光的?

亞瑟在心中已經反覆不只詛咒過自己千遍,早該五百年前在看見那小鬼把牛舉起來甩時直接給他一發子彈永絕後患的!當初打敗西班牙家無敵艦隊時的豪氣跟膽量到哪裡去了?回來啊!!那時候的自己!

「亞瑟—卡庫萊恩特—你已經被包圍了!限你三秒鐘之內出來投降—不然我就要衝進去了——惹怒美國人的後果很—可怕喔——OK?」像是叫上癮了,屋外的小瘋子開始玩起了警官抓犯人遊戲。

顫抖著手,碰的往桌上敲下他最喜歡的紅茶杯,亞瑟認真的想去摘下掛在牆壁當裝飾的長管來福,不管三七二十一從窗口伸出去,直接打爆那個眼鏡男的頭。
不可原諒、破壞他珍貴的下午茶時間,真是不可原諒中的不可原諒!
而最不可原諒的,就是前天的聖誕PARTY上,這傢伙居然當著…當著…當著其他人的面KISS…哇啊啊啊啊啊……

「阿爾佛雷!不要以為你做什麼我都得原諒…」咬牙切齒地說到一半,亞瑟看到他那千年歷史以上的古董門砰的彈開不說,上面的黃銅獅子大鎖居然掉了下來,砸的地板凹陷一塊。

接下來就是一隻穿著耐吉運動鞋的大腳舉在半空,身穿邋遢舊軍用夾克的金髮眼鏡男,手上還抓著一本攤開的美國護照!

「FBI!!把手背在頭後,慢慢轉過身,你因為抵抗阿爾佛雷‧F‧瓊斯進入家門而被捕!」完全就是一張該被扁三千次的清爽笑臉。

「在歐盟國家拿美國護照晃來晃去偉大個屁啊!這又是什麼遊戲?LVPD嗎?最喜歡踢壞人家門的LVPD嗎?」

「剛剛說過了啦…是FBI喔、」阿爾腳跟往後一踹,將已經壞掉的門關上,留下門把處一個空虛的圓洞。

「我要告你非法入侵!」亞瑟抄起桌上的紅茶杯,將已經冷卻的半杯往阿爾臉上撥去,「這叫自衛行動。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阿爾看看自己滿身茶水,只是彎起嘴角,用手抹去臉上水滴,「喔、那麼當初你硬要我跟馬修當你弟弟跟每天強制餵食超『美味』料理的這樁陳年舊案,該怎麼算呢?」

他靠近亞瑟,發現對方像豎起尾巴正虛張聲勢的某種貓科動物,唉、就是這樣,才會讓人更想更殘酷的對待,不是嗎?
所以,這就是引發獵人嗜虐心的動物不好囉?當然嘛、他可是世界的HERO耶、怎呢可能會做錯呢?

「這…那種事情已經…而且你跟馬修早就都獨立了啊!」為什麼他會怕?這裡是他家耶!應該有點地主國優勢吧!

「基本上,亞瑟,我們沒完沒了啦。」

以降念のため反白處理


阿爾笑著,與小時候一樣,充滿自信與活力的笑容。伸手扳起亞瑟的臉,用唇壓了下去。

「唔……嗚嗚嗚……」

蛋糕、螢光的蛋糕…甜的要命的蛋糕…舌頭、啊啊舌頭…
腦袋裡面就跟蛋糕上那些疑似史萊姆內臟黏液的色奶油般,溶成更甜、更噁心的闇物質。
唾液沿著被沾濕的唇瓣、落到下巴線,淌進領口。那曾經握住槍柄,並率領群眾拿槍口對準自己的手指,現在正靈巧地鬆開那領帶。

「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就是你,所以呢,我們沒完沒了喔、OK?別讓我聽到反對意見,你知道吧?讓我抓狂很恐怖的啦?」阿爾吻上亞瑟的頸側。

「隨便入侵別人家…還、還這麼囂張…」亞瑟瞪著過去的義弟,手指撫上那白晰臉頰,用力擰了下去。

「痛痛痛痛痛痛!暴力反對!」阿爾叫著,卻將亞瑟扯下椅子,報緊對方一起滾倒在地。

「做什麼!」亞瑟掙扎著想用膝蓋頂開阿爾,無奈距離太近,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我在配合你的習慣啊?」

「什麼習慣!」

「『在哪裡都可以做嘛。』」已經率直到了笨蛋程度,大概就是指這種發言吧。

「……去死!現在就給我去死!我果然最討厭美國人了!」眼神看來是認真的。

「你在說什麼啊?這時候你應該親熱的回吻我,然後鏡頭拉遠,我開始撫摸你的身體,然後你要摟住我的脖子…」

「這是哪門子的007電影!」

「還是你比較喜歡來法式的?花半小時調情、一小時SEX、分手兩次之後和好?」

「……我可以現在把你的腦子切開看到底裡面裝些什麼嗎?」要是出現漢堡他也不會意外。

「別的時間我不敢保證,但現在裡頭滿滿都是你而已。」阿爾說著,邊低頭在亞瑟唇上點了那麼下。

「嗚…」
住口、住口…可惡的小鬼…
完了完了完了、臉好像燙的要燒起來了…什麼叫做「滿滿都是你」啊!明明講的都是英語、為什麼這小鬼硬是可以講的這麼…

大手伸進鈕釦已經被解開一半多的襯衫裡,手指掐住胸前凸起輕輕捻動,刺激的波潮立刻落到腰間,麻到讓亞瑟的腿掙扎著抽個不停。
「…嗚、住手…不要、」

濕答答的喘息在諾大的屋裡響著、眼前對上的是雙玻璃珠般的透明藍眼睛。這傢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戴眼鏡的?對了…是那之後…

溫熱的觸感滑至腹部、摩挲腰骨,對方那高挺的鼻間湊近自己平坦的胸前,「我親愛的野蠻紳士,回復本性吧?我可是還沒忘記,你從我這裡不斷掠奪的霸主姿態,雖然很不甘心,但當時的我可是真的對你崇拜的要死喔。」

「別…鬧、很癢…」胸前不停被吻著,意識開始混雜了些奇怪的東西,像雜訊、像被干擾、在嚐到甜蜜之時,卻又回憶起從前,那個阿爾什麼都聽從自己的時代。

已經消失了、那樣的弟弟。「那個」已經不是自己的弟弟了。

身體因刺激而彈跳了下,不知不覺褲子已經被剝到膝蓋以下,不只是因為敏感的地方被控制,更因為雙腿被硬抬高還押到胸口,這樣丟臉的姿勢。
從根元到前端,手指與那部位交纏,在挑弄下不受控制的挺立、開始洩漏濕潤。
「嗚啊…啊啊…」
臉上的灼熱似乎要鑽到心臟裡,引起更羞恥的罪惡感,才想轉開視線,對方卻用吻逼的他不得不正視,執拗的舌、吸附著他的唇、還有他的心跳與思考,當他發現自己開始被迫做出回應時,就已經全面舉起白旗了。

「我發現你的慘叫很好聽。」阿爾說,手指先是一掐,在亞瑟緊閉雙眼倒抽口氣時,鑽進了底下的縫隙中。

「啊啊啊!」慘叫。

「抱歉,說錯了,不是慘叫也很好聽。」

「我一定要詛咒你!」

「椅子已經給伊凡坐壞了,你可能得另尋道具。」阿爾瞇起眼,已經刺進柔軟地帶的手指開始慢慢轉動,並樂於觀察那令人賞心目的風景。

這傢伙絕對在笑!就算閉起眼,亞瑟仍可以感受到那視線,以及想像施虐者的表情,全身像遭受電擊般顫抖個不停,胸前濕濕黏黏的有東西滑動、體內的硬塊加,而聲音也從剛才的痛苦轉為樂,身體被官能的慾火佔據,渴求著更高的熱氣。

已經變的十分濕潤的手指在攪動著,阿爾覺得這種感覺好像會上癮,因為覺得只脫到一半的長褲很煩,索性幫亞瑟全部扯掉,只剩下白色長襪還穿著的景象,似乎別有一番風味。
受到自己愛撫的腰肢緩緩擺動,已經被情慾濕潤的雙眼恍惚、沾滿豔色的唇微微開闔。
好可愛。
好想要。
「…以我個人的立場…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喔…」

「哈…啊…」對方在說什麼?

「抱我的脖子。」阿爾湊近亞瑟耳邊,吐出溫熱的指示。

亞瑟乖乖照做了。為什麼自己這麼聽話?為什麼…是這個小鬼…?

「說『我愛你』。」

「…………」

「那打個折,叫我的名字就好了。」阿爾緩慢地抽出手指。

「………………………………阿爾…」

「雖然聽起來沒什麼誠意,不過今天就算了。要進去了…」隨著阿爾的宣言,剛押進的前端立刻感到一陣高熱,伴隨著拔高的哀鳴,加重力道,最後完全沒入。

感覺腰骨快被壓碎,卻又傳來一陣陣不規則的麻痺感,「啊…呼嗚…」溺水似的聲音,像失去空氣般難受,但當體內的東西開始盡情擺動時,麻癢與快感一下子全湧了上來,過度感覺的黏膜居然緊緊包覆著不屬於自己身體的部分。

好想死。
好丟臉。

全部都是你的錯。

「嗚…嗚嗚…啊嗯…嗚、」天花板在搖晃、自己的身體在搖晃、激烈的快感在搖晃,流進他的血液裡,充斥到全身,濕答答的聲音、啪答啪答…

「你喜歡我嗎?」阿爾吻著懷中的人,凶器在底下進進出出,額頭上微微出現汗滴。

「……………」
亞瑟一如往常,碰到這種問題時,都會行使緘默權。

「沒關係,反正我都不在乎等五百年了。」










如果椎名小姐還喜歡的話,請當遲來的耶誕禮物收下吧。
對不起啊啊阿爾看起來像鬼畜眼鏡。

沈める街

沈める街 倉橋ヨエコ



涙のお池は(由淚水匯積而成的水池)
点点点点 続いてる(滴答滴答地不停持續著)

私の部屋まで(一直到我的房間前)
点点点点 明日も続くだろう(滴答滴答地直到明日也持續著)

お陰さまで ご飯が不味い(託福啊 食物也變的難吃起來)
最高のダイエットです(真是最棒的減肥啊)

星型の人参に照れてくれた(切成星型的蘿蔔正給我害羞著呢)
あの子を今 葬ります(那孩子現在已經埋葬了啊)

涙のお池は(由淚水匯積而成的水池)
点点点点 続いてる(滴答滴答地不停持續著)

私の部屋まで(一直到我的房間前)
点点点点 明日も続くだろう(滴答滴答地直到明日也持續著)

夢の中で仕返しはする(來到我的夢中復仇啊)
恨み帳には書きませぬ(寫下怨恨的手記啊)

アイロンのかけ方を褒めてくれた(為了稱讚我使用熨斗的方法)
あの子を今 処刑します(那個孩子 現在已被處刑)

涙のお池は(由淚水匯積而成的水池)
どんどんどんどん 増えて行く(逐漸逐漸的聚了越來越多)

私の部屋まで(一直到我的房間前)
どんどんどんどん 街よ沈むがいい(逐漸逐漸的連街上也被淹沒了就好了)

涙のお池は(由淚水匯積而成的水池)
どんどんどんどん 増えて行く(逐漸逐漸的聚了越來越多)

私の部屋まで(一直到我的房間前)
どんどんどんどん 街よ沈め!!(逐漸逐漸的 街上已經被淹沒)

涙のお池は(由淚水匯積而成的水池)
点点点点 続いてる(滴答滴答地不停持續著)

私の部屋まで(一直到我的房間前)
点点点点 明日も続くだろう(滴答滴答地直到明日也持續著)

明日も続くだろう(明天也會持續著吧)



聖誕節in神戶

去了神戶一趟,拍了很耶誕氣氛的夜景。

照片 038

這是神戶港旁邊的大型活動商圈,非常棒。
這瓶子是店家的櫥窗擺飾。

照片 041

雖然是和式料理,但裝飾很洋風。

照片 042

走廊裝飾的窗戶。

照片 043

照片 045

聖誕裝飾的專賣。

照片 046

商場隔壁的摩天輪,上去乘坐一人八百日圓。

照片 048

閃閃發光的瞭望台,這個也很可惜,我沒上去。

照片 051

非常漂亮的海上飯店,要去住請一定要去預約,尤其是聖誕節前後。

照片 052

我很熱愛這棵藍色的聖誕樹~

照片 055

照片 058

雖然有點不清楚,但這是藍色走道。

照片 060

三個地標一起閃耀。

照片 148


最後,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終い弘法in東寺

今天去了東寺,雖說有點像年末祝禱這樣的日子,卻是跳蚤市場跟手創市集一起在寺廟裡頭擺攤,就某方面而言真是相當有樂趣。

DSCF2383.jpg

雖然看起來一副清靜樣,不過對今天的東寺而言是假象。

DSCF2365.jpg

我非常中意這兩個瓶,只是因為買回宿舍沒處擺,就只好拍著留念了。

DSCF2368.jpg

也有賣舊錢的,真的看起來很像要丟掉的垃圾。

DSCF2369.jpg

漆器我也很有興趣,本來真的想要買一兩個回去,不過果然是因為中古,上頭金漆多少都有刮痕,想了很久還是放棄了這樣。

DSCF2371.jpg

面具是特別幫N君拍的,雖然不是狐面。

DSCF2373.jpg

有點號呆的西沙,不知為何,甚至有人把神像還有已經風化一半的地藏王菩薩拿來賣,到底是要賣給誰啊。

DSCF2376.jpg

這是鹽烤魚,肚子裡有很多卵喔,還不錯吃。說老實話,我在這邊自己煮是很少買魚的,因為我不愛碰腥味會留在手上很久的食材。所以看到有人賣現成的,自然是忍不住就買了。

DSCF2377.jpg

同一攤的炸魚,這個味道也相當好,麵衣薄又輕。而且看起來好像台灣的鹽酥雞(口水)

DSCF2380.jpg

算命的攤位也有。看到有大概年過七十的老太太去算,就覺得很有趣。也許是算自己的女兒兒子的事吧。

DSCF2387.jpg

我對這種日本式的裝飾最沒抵抗力了。還有小牛圖案耶真的好可愛。

DSCF2390.jpg

據說是醃薑之類的東西…因為沒有試吃所以無法說明味道。

DSCF2392.jpg

一群高中生在幫忙募款,非常有活力,聲音也很大聲。

DSCF2396.jpg

也有賣畫的。

DSCF2397.jpg

說到這一攤,有著笑話。賣柿子乾的是個老阿伯,攤前放著試吃品,但不是柿子乾,我看起來倒有點像芒果乾,嘗了一點後,卻完全沒有味道,像是在咬橡皮。

我:「請問這是什麼啊?」

老伯:「你怎麼吃了之後還不曉得?你這樣不能算是日本人喔!這是芋頭。」

我:「…我本來就不是日本人(汗)」

老伯:「那你是中國人?」

我:「我是台灣人啦!!」

後來我買了柿子乾,然後老伯把東西包好給我之後,又額外塞了一大片芋頭乾給我,說是沙必死。但……老伯、雖然很感謝你的好意,但我覺得那個不太好吃耶。

DSCF2402.jpg

最後送上京都車站樓上的巨大聖誕樹。
先預祝各位聖誕愉快。

事已至此(?)


說老實話我還真不喜歡我們擔任班導(喂)
尤其是發了作文回來之後我更不愛他了(大汗)

不知為何他總是一臉壓力好像很大的樣子,聽說有些日本女生會因為到了某種年紀之後還沒男友或是還沒結婚而感受到壓力,雖然這樣講算是惡口,但每次看到他趴在講桌上嘆氣一臉好像活著不太有趣的臉時,總是會不由自主的這麼想著:啊老師你快去交個男朋友吧其實你長的挺可愛的應該沒問題啦要快樂一點我們學生才不會也上課不歡樂啊。

既上次我(在心裡)對某中國人抓狂的文之後,我把那篇「要不要跟跟中國統一」的作文給交出去了。

結果發回來時拿了D+

天啊我的作文拿六十五分左右是怎麼回事?好歹也算是小說家的我拿六十五分整個就是很該死的不可原諒好不好。
首先立刻檢查我文法有沒有問題(因為我文法真的很弱),但這次很明顯紅字少很多,句子不通順的部分也比以往少,檢查半天終於看到最後的評語↓

「你說的都是你個人的主觀意見,你並沒有說出客觀意見。」

……
…………
………………

他X的我連台灣被統治史都從頭說明給你聽了!現在的被世界承認的中國政府根本連一步也沒有踏進台灣、更別說統治過了!你到底還想我要聽什麼更客觀的啊!!!!

連日本的危機百科都都寫台灣其實本質是獨立政府啊!

而且,關於「你認為台灣與中國的統一是必要的嗎『』」

這個題目本來就是要寫的人選邊站,立場要明確,這樣的話還有什麼非得「客觀」的必要?


這件事讓我聯想到之前也有在擔任身上發生了類似的前後矛盾狀況。
上學期教文法教到一個詞叫做「すぎ」就是「太超過了」的意思,查廣詞苑,有漢字,是寫成「過ぎ」,另外我看過的小說也是都寫漢字的這個。
結果擔任看到我寫漢字,一開始劈頭就說我寫錯,我拿字典給他看時,他就說:日本人平常不寫這個。

我:可是我在小說裡都看到這個。

擔任:小說跟現實是不同的世界。

……那請問你是住在那個世界啊!!!沒有漢字的世界嗎!?討厭漢字就直說我又不會逼你學繁體!

我們是在討論寫法對不對,不是在跟你討論這個故事是現實還虛幻耶!字典都說這麼寫了,你到底還想跟我辯什麼!而且我保證這個很常用,不只小說,連漫畫我也看過好不好!

說回剛剛的統獨作文,總之他後來很嚴肅的說:「這樣的文章無法說服我。」

我:「是因為我寫的文章不夠流暢不夠完美,你看不懂所以才給我這麼低分嗎?」

擔任:「不是文法跟寫法的問題,重點是你寫的都是你自己的想法,沒有客觀事實陪襯。」(所以我這次文法跟寫法果然有進步了是吧)

我:「好,我知道了,因為你是日本人,我是台灣人。」(結論)


我想他不喜歡我談論台灣被日本統治的事情。我必須說我是真的很喜歡日本文化,但也很討厭他們那種一昧覺得自己是戰爭受害者的態度,受到原爆的長崎廣島真的非常慘,但他們似乎都選擇性失憶,忘記很多戰爭都是日本自己先去攻打別人的。而我也明白為何韓國人很多到現在還恨著日本人,而且日本在教科書上完全不肯承認自己在韓國本土其實後來吃了敗仗,只得退回日本的事實,還寫打贏了這樣(的確一開始是有贏啦)。

不過說到教科書的話題,台灣更慘烈不是嗎?台灣歷史的確跟漢民族的關係密不可分,但是那並不代表對面那塊是『本國國土!!』加上還有些人不知道在嚷些什麼為何要加重台灣地理跟歷史的份量,這還有為什麼嗎?因為你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啊,聽到這種疑問跟反彈就會佩服國民黨的洗腦政策,真是做的太好了。


後來朋友給的建議是:以後你寫些單純的題目吧,比如說像寫「你認為手機是不是必要的存在」這樣的好了。

今天又去唱歌了

我真的覺得我已經從有點宅直接跳到痴漢了(喂)

今天又跑去唱歌,這次是三個韓國人(盧妹妹、朴同學跟伊君),以及我、隔壁的翁小姐與可愛的陳小妹,三個台灣人。

國籍的平衡非常好(拇指)

先聲明一下,我發誓我之前從來沒有控一個女生控成這樣,這一定都是盧妹妹真的太可愛了的關係!!

總之進了卡拉OK,然後聽了朴同學美妙的韓文歌…

喔、喔喔喔喔喔、好、好好聽!!!!好好聽喔!!!韓文有這麼好聽嗎???(真的大驚)
不是我以前有意要對韓文印象不好,而是韓文的濁音很濃,我的耳朵對這種語系實在不能稱之為喜愛。

可是、朴小姐的歌聲真的很好聽、總覺得聽了之後就對韓文歌改觀了呢。

再來是盧妹妹…

天啊她的聲音真的太可愛了!可愛到我好想抱住她親兩下,這傢伙根本就是隻療癒系的小動物,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尤其是某幾個音拔高的地方,我真的感覺到那種從腰麻到頸椎的感覺(握拳),啊哈啊哈快點來人幫我做顆寶貝球啊,我好想把盧妹妹帶回家養啊!!(住手)

好可愛喔我要哭了,要是我以後搬到大阪再也不能每天跟她(在學校)見面怎麼辦啊我一定會哭的啦可惡!

今天伊君喉嚨狀態不怎麼好,但是還是很乖的(?)陪我唱了「Climax Jump」,還有「果てしなく遠い空」に不過今日魔那首是他聽到前奏時自己拿麥克風開始唱的喔我沒有逼他(笑)

之後他還被盧妹妹問說為什麼會唱這首XD,嘛~基本上伊君會看的女性向動畫已經超出我的認知之外了,而且之後陳小妹還偷偷跟我說他覺得伊君真是很可愛。

還舉了個例子來形容他的可愛度,她說要是看到有男生抱著KITI醬叫可愛她會想給他巴掌,但如果是伊君就可以原諒!(喂)



附註,我跟陳小妹後來發現,韓國人是真的會說「XX的起源是韓國」但、不是說的這麼「明顯」的東西。

拿伊君跟盧妹妹當例子,盧妹妹在我告訴他小護士不是韓國的牌子時,她嚇了一跳,跟我說「喔~我一直以為小護士是韓國的耶?」(天真)

還有陳小妹看盧妹妹在喝QOO時,盧妹妹說:「這個是韓國的飲料呢~」(天真),陳小妹當場囧掉。

以及今天,看伊君跟盧妹妹點韓國歌,說是韓國很老的演歌,那個字幕一出來我跟陳小妹當場楞了:這是日本的演歌啊!!!只是歌詞是韓國歌詞而已啊!!!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問伊君:那個…真的本來就是韓國演歌嗎?(汗)

伊君:是啊?有什麼問題?(歪頭)


我想,這不是他們愛講起源是自己,而是他們毫無自覺得受了某種神秘的教育,就是覺得很多不是他們的東西,是他們的。我很樂意相信我這兩位朋友,完全沒有要侵佔的惡意,但,總覺得還是非常微妙啊。

最後MEMO一下,請上天保佑我下週(?)可以順利到法兄家去,我想去法兄家過聖誕節啊,因為日幣已經存好了所以當我換歐元時請盡量漲無所謂(毆打),但之後請跌吧,不然換台幣很辛苦的。

來連署吧

自從前次(在心裡)我對某中國人發飆之後,還變的挺殺氣騰騰的,算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以下,我認為公視是個非常好的電視台,在看那些雜七雜八的媒體亂報時,轉到公視去有可以療癒心靈的作用,而且他的連續劇也很清新有趣,他不該消失,真的。

所以,希望大家動動手指,連署救公視。

http://www.pts.org.tw/php/petition/index.php

當然,請務必確認公視為什麼要發連署的理由,也可以知道現在的政府已經要完全的入侵傳媒,這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一件事。

最喜歡的運動

以下除了日本的資料是經過考證之外,其他都是根據自己班上與其他認識的的各國人口述,如果與真實情況有誤,請不要在意太多,畢竟只是個人的意見而已。還有,台詞或多或少有諷刺之處,敏感的人也請離開。

如果沒問題,以下就開始了。





菊:「那個,今天要討論的亞細亞重要議題是,你們喜歡的運動前三名是什麼?」

任:「喲~日本~今天看起來非常幹勁十足的説、是不是為了下次要辦奧運做準備啊?説到奧運的起源的話…」

灣:「啊!!勇洙勇洙!!那邊有泡菜在飛!!」

任:「耶?真的嗎?」(樂)

菊:「這小鬼是個笨蛋真是太好了(小聲)…話説下次的五輪是在英國倫敦…」

王:「大家大家,要不要吃餅乾啊?一包十塊阿魯。灣娘要不要啊?算你便宜阿魯。」

灣:「阿香我跟你換個位置好不好…」(逃)

香:「…NO…」

菊:「果然還沒開始就亂七八糟了啊,要是路在就好了…,還是從我開始先來個典範好了,日本最受歡迎的運動,一是棒球、二是馬拉松,三是足球。」

任:「為什麼有足球的説?你們足球又沒有很強的説。」

菊:「日、日本隊可是有小翼在的啦!反倒是你們、W杯結束後裁判不是被義大利的手黨幹掉了嗎?這就是説不可以不擇手段的想贏啦!」

灣:「日本隊只有在漫畫裡頭才拿的到冠軍啊…」

菲力:「啊啊那個大概是哥哥那邊做的啦,因為比賽結果害那邊輸了一大筆錢VE~」

菊:「你你你你怎麼在啊!!!現在是亞細亞會議耶!」

菲力:「VE?因為今天很所以來找小菊玩啊?沒想到大家都在這裡,是在説什麼好玩的事情嗎?」

王:「你哪天不啊…啊、是在説運動的事啦阿魯,自己喜歡的運動前三名阿魯…不要吃我的包子!也不要拿我的烤鴨!!!」

香:「…剛剛這些東西藏在where…?」

菲力:「我最喜歡足球了!很強喔!超強的喔、偶爾比國還強喔很害吧?之後是FI跟籃球或是排球啦?」

菊:「F1…」

菲力:「下次我載你們去兜風吧?超~舒服的喔!!」

菊:「你以為我是為什麼才創本田汽車的!!!你這個不知超速為何物的傢伙!」

菲力:「VE?」(歪頭)

任:「換我的説!我們最喜歡足球啦、跆拳道也很害,阿還有排球!順帶一提,跆拳道的起源真的是我們啦!真的真的啦!」

菊:「那、灣娘妳呢?」(轉頭)

灣:「果然第一名還是棒球吧?我們可是有很害的王選手在美國大聯盟的啦,之後是籃球跟撞球…」

王:「不是吧?第一名應該是籃球、再來是桌球跟排球吧阿魯?我們是一家人,怎麼可能不一樣阿魯?」

灣:「…阿、阿香…嗚嗚…」(哭了)

香:「…don't mind…un 我們是桌球、游泳,跟馬術運動。」

灣:「馬術運動?一定是風姿颯爽的騎在馬奔跑吧?」(想像中)

香:「簡稱:『賽馬』。」

灣:「………」








おまけ

因為APH裡頭沒有泰國,所以只好額外放在這邊。,泰國的人氣運動第一名是:足球,接下來是泰拳跟排球。感覺起來就非常的有泰式風味呢。


おまけのおまけ

「瑞先生~瑞先生~你喜歡什麼運動呢?話説回來,今天是瑞典的運動節(Sportlov)耶~」

「冰上曲棍球,定向運動(Orienteering),辯論。」

「前兩項先不説;…第三項能不能算是運動就…」


※瑞典人喜歡辯論是很有名的,其實看我們班的羅賓就知道了,他會因為文法問題不停跟老師辯「為何這樣不可以」的情景,經常上演。

清水寺 夜間拜觀

這次是伊君邀請,所以我、馬小弟跟莎拉公主四個人就一起去了清水寺的LIGHT UP,真的是瘋了,那天晚上是-1℃(淚)

以下拍攝地點皆在清水寺夜間。參拜費用四百元。
附註:請帶好一點的相機去,SONY的夜間效果不錯。

DSCF2298.jpg

DSCF2302.jpg

DSCF2306.jpg

DSCF2311.jpg

DSCF2317.jpg

DSCF2318.jpg

DSCF2321.jpg

DSCF2331.jpg

DSCF2335.jpg

DSCF2342.jpg

DSCF2344.jpg

DSCF2348.jpg


回程時,我跟伊君都買了芥末口味的冰淇淋,他是要挑戰,我是第二次吃,意外的喜歡那個味道。結果伊君才咬一口就說想丟掉了,一回頭看到我在大口吃,立刻用非常恐怖的眼光望著我。

「陳小姐…妳還真的覺得好吃啊…」(恐)

「嗯,很好吃~」

這時馬小弟就跟伊君說:「你不要可以給我。」

之後,就是回程一路我跟馬小弟在零度的寒夜吃著芥末口味的冰淇淋。而伊君跟莎拉兩個交頭接耳的說:「台灣人跟中國人的味覺好奇怪!!!」


後來我想說省一趟公車轉車錢,要用走的回四条,因為如果從清水道坐回北白川要轉兩趟車,所以想說省一趟,我就走半個小時回四条好了,莎拉他嫌太晚,不陪我走,結果出乎意料的是,伊君居然說晚上有點危險,要送我去坐公車(伊君家住清水道旁邊,其實直接可以回家的)。

喔真是個溫柔的好孩子啊(感動)

結果他真的陪我走了半個小時回四条,韓國男生還是有很溫柔的嘛~(握拳)


但是、一路上的話題就很好笑了,先是問我有沒有去過GAY BAR(大汗),伊君您在問些什麼啊!!我是寫BL小說但不代表我會去GAY BAR啊!結果這個韓國青年非常認真的對我說,他覺得那種地方好像很可怕。下次我問去過的朋友,看到底是什麼地方再去告訴他好了。

談到最近的PC GAME,他抱怨最近BL GAME沒看到喜歡的(這傢伙大概是覺得藏也沒用所以跟我坦白了吧XD),所以聽到我說鬼畜眼鏡R明年三月發的時候,眼睛閃閃發光呢XD

最後他跟我說,他小時候去表姊家借漫畫時,表姊借他的第一套叫做純情羅曼史啦(狂笑)

我:「真是個好姊姊啊~」

伊君:「請不要這麼說……」

清水寺紅葉

能住在京都真是太好了。
春天櫻花秋天紅葉。
但相對的…

冬天超冷夏天無比悶熱。果然有一好就不會有二好哪XD


以下全在清水寺內拍攝。


照片 032

照片 033

照片 037

照片 040

照片 046

照片 047

照片 057

照片 067

照片 069

照片 074

照片 076

照片 083

照片 089

照片 091

照片 092

こどもの瞳

こどもの瞳 (幻冬舎ルチル文庫)こどもの瞳 (幻冬舎ルチル文庫)
(2005/09/15)
木原 音瀬

商品詳細を見る


小学生の子供とふたりでつつましく暮らしていた柏原岬が、数年ぶりに再会した兄・仁は事故で記憶を失い6歳の子供にかえってしまっていた。超エリートで冷たかった兄とのギャップに戸惑いながらも、素直で優しい子供の仁を受け入れ始める岬。しかし仁は、無邪気に岬を好きだと慕ってきて……。

原作: 木原音瀬 イラスト:街子マドカ
キャスト: (柏原仁)成田剣×神谷浩史 (柏原岬) / 吉野裕行 (柏原城太郎)/ 近藤隆 (松井)


聽了五分鐘後突然回憶起來,啊這個我看過原作啊!!身為一個木原FAN,我果然看過啊!!!(喂),而下一秒則立刻意識到…啊靠邀!成田是『那個角色』啊!!!!

年過三十、但因為記憶混亂而變成心智只有六歲小孩的傢伙啊!!!!

啊天啊這絕對是在挑戰成田大爺的演技啊好可怕、啊不如說打從心裡的抵抗,因為太像了嘛好討厭!(失禮)成田本來就是幾乎都詮釋精明能幹的角色,而以個人特質來說也是頭腦好外加變態屬性,嗚啊嗚啊嗚啊這種真的行嗎…或者該說我可以忍耐嗎!!

果然,五分鐘後。


…給我閉嘴!!不要哭!!!

…不要用那種語氣講話!!!太可怕了!!!

…啊可惡、不要再哭了!!!!!


啊哈啊哈…可惡我好想扭斷這傢伙的脖子啊!!(喂)
對不起我不該強求一個只有六歲心智的人有多正常,但我相信讓那傢伙變的打從根本不對勁絕對是成田的錯,因為實在是太像了!那種有點可愛的噁心感怎麼可以詮釋的這麼妙!這種絕妙的配役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啊?不會是木原老師吧??(大汗)


另、看了日站那邊的感想後,非常有趣的,所有人對成田的評語都是:有著些微抵抗XD

果然是不好意思直接說:「気持ち悪い」對吧XDDD但因為是成田嘛所以這是稱讚喔(真的嗎?)


之後仁的記憶恢復後,成田的聲音也恢復了,呼啊真是太好了(淚),果然真的很驚人啊而且意識到那是成田的時候就更是恐ろしい……相信聽的人都會一起想著:啊太好了~吧。

總之想要被驚嚇的人,請務必去聽聽看。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1 2 3 4 5 6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8 19 2021
22 23 24 25 26 2728
29 30 31 - -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