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日的與伊君的對話

因為今天米田身體不舒服不在,所以課就跟D班一起上,太好了所以久違的跟莎拉、伊君跟馬小弟一起上課。(可惡親友都在D班,然後盧妹妹在A班…)

然後、整個就是跟伊君一直講話(喂),本來上課該討論作文的題目結果整個變成大聊特聊,太好了我的日文跟這傢伙在一起的話絕對會進步的!!

談到他為什麼好好的宿舍不住跑去住教會,他說他媽媽說有附伙食他比較會正常吃飯,他爸爸說因為跟日本人住才會學好日文(也順便學了微妙的關西腔),至於爺爺說待在教會他才不會亂跑。
總之是這三人的力量讓他去住教會的。

每天早上六點就得起床參加晨禱。

晚上十點就得睡覺,而且還跟兩個日本人住同一個房間。

還要幫忙教會做事。

我:「那樣不是很辛苦嗎?」

伊:「那樣想是不可以的,並不是因為付了錢所以去住,而是要懷著感恩的心情想著,他們肯讓我住真是太好了。」

我:「真害啊…所以你是教徒?」

伊:「不是。」

我:「所以你得每天假裝有專心禱告,就跟工作一樣?」

伊:「基本上,就是那麼回事沒錯。」

我:「還真是辛苦你了…」


之後一起去逛ANIMETE,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是第一次進去,到處都是讓他驚歎不已的東西。明明就住在五條,卻沒怎麼逛四條,到底是什麼樣的教會生活啊(汗)

逛到BL DORAMA區,只見這傢伙毫不猶豫地拿起了鬼畜眼鏡的歌唱盤,仔細看了一下後說:「什麼啊、原來是歌啊…」←你是在期待什麼啊你!

我:「那你要聽DORAMA CD嗎?」

伊:「我沒聽過這種的耶。」

我:「那我拿給你。」

伊:「我要聽你推薦的。」←這孩子你真的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抖)

我:「超激烈的那種嗎?像奇蹟筆記本的那樣?」

伊:「那個我有看過(姊姊玩),原來有出CD啊…」

之後伊君指著壽鱈子的狂野情人說:「這個我看一集就不行了。」

我:「故事沒什麼節操喔?」

伊:「對啊。」


伊:「話說,這個作者蠻有名的耶。」

我:「你說山根綾乃?」

伊:「嗯嗯。」


談到了今日魔。今天帶了本小說去(日版),被伊君看到,他問我有沒有第一集,想跟我借。

我:「有啊,可是我前八集都中文喔。」

伊:「為什麼是中文啊!!!」

我:「我台灣人嘛!」

而在放今日魔的架上,不知為何他很堅持要把克蕾塔的圖找給我看,證明他有多討厭這個小女孩(汗)

之後到了另一家店的BL取向DVD跟CD區。

伊:「太好了,自己一個人進來還真有夠不好意思的。」

我:(我都自己一個人來的說…)


轉蛋區

我:「喔,有夜勤病棟的耶!!」

伊:「不要看著我我不會買的啦!!!」

我:「你沒看過這個嗎?」

伊:「沒有!」

我:「真的?沒看過?」

伊:「…看過一次啦!」

我:「感覺如何?」

伊:「不太合我的味口。」

我:(爆笑)






伊君,我會記得下週一帶珍藏已久的各種激烈CD DORAMA給你的呼呼呼呼呼呼…

攻略(?)日本人

來說一些生活上的瑣事。

日本人真的是超難搞的啦!!!因為他們沒有什麼所謂人情跟通融這種東西啦!

已經考上大阪的學校所以得搬家去大阪,之後開始著手要申請獎學金宿舍的事情,這時又正好碰到悽慘事,本來我住的這個超小兔子屋要被拆掉了,也就是說十五號之後如果你沒弄好搬家的事情就得蓋紙箱睡公園的意思,這邊的春天雪照樣下喔我跟你說(倒)

所以開始交涉,先是對方寄了申請書給你填,靠邀為什麼申請書上還要寫「你將來的夢想是什麼?」我申請的是宿舍又不是小叮噹一隻,宿舍管理員知道你的夢想之後會對你好一點嗎?(汗)

好不容易寫好了,這才發現對方要求四月一號之後才能搬進去,可是我這邊的房子十五號之後就要拆了我該怎麼辦呢?打電話問的結果,對方說那你寫封正式的信過來問好了。

所以我在申請書裡面夾了信詢問可不可以十五號以前搬進去,或者至少先讓我放行李,結果隔了兩週發現沒回音,又打電話過去,學生中心的老師(完全的大阪人)人其實還不錯,我一開始還得裝模作樣的問我因為沒有用掛號,所以很擔心信到底有沒有到,之後老師很酷的回答我說:「喔有啊,你的信封是用我們學校的信封翻過來用膠帶黏起來的吧?

……啊啊啊真是超恥的啦!!!我只是不想去買新信封而已嘛不要說出來!!!!!(哭)

「所以我幫你重寫了,寄到宿舍那邊去了喔~(笑)」

……你幫我重寫了我的夢想嗎?(恐)

又過了一陣子,老師終於打電話給我,說宿舍那邊是說,不可以先搬進去,如果真要先搬的話就得先付將近九萬元的入寮費,而且這比本來的房租貴兩倍,是因為先搬進去的時間並不屬於獎學金的服務範圍。

我:「那…我先問搬家公司可不可以先幫我保管行李好了,因為之後我要回國到開學再來。」

所以通話到此結束,但隔天問了搬家公司就更絕望了,行李寄放也要七萬多塊,基本上價錢不會差多少,所以我又打電話去說:請讓我提早搬,因為我還是得回國,所以行李就先放著,錢就算了,因為跟搬家公司寄放也差不多價錢。

於是,老師又幫我打電話問,最後他很嚴肅的跟我講了以下一大段話↓

本來這種事情是不可以的啦,不過我很努力的幫你交涉了喔,本來我還問說如果真的要收錢的話看可不可以按日計費就收你四萬五就好,後來我跟他們說你不住,只要放行李,他們就說,既然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那就讓你放行李然後不收錢吧。然後啊因為你是特例,別人可能就不行了。你那邊也真是的,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他要叫學生怎麼辦呢?

於是,事情終於按照預定的最好發展,讓我十五號寄放行李,然後我回國。


…………………………我從十一月談這件事談到現在啊!!!!!!(淚目)



我現在終於可以理解大搜查線裡頭的青島說到跑業務時:「第一次是給名片,第二次是問候,第三次之後才開始談生意。」

關於泡菜國的那件事

這是有點嚴肅的話題,不過我想,有在罵泡菜國的人可以看看。
畢竟我們不是很懂韓語,就算到他們的論壇上去看,也可能沒有日文好猜,所以我就問了,以「一般沒有看過APH的泡菜人對於這本漫畫的印象,以及為何會批判」的好友盧妹妹。

昨天我寄了封信給他,跟他說我很喜歡他的賀年圖,以及順便把APH本家的站給他看,想讓他知道其實事情並沒有他們想的這個嚴重。

基本上會看到把漫畫帶到議會上去討論的場景,整個就是已經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程度了。在說好了泡菜根本沒在本篇出場啊(汗)

之後,盧妹妹慎重的回了封信給我。

以下是我很拼命的翻譯,因為是講嚴肅的話題,所以我盡可能的忠實表現原意。


「那個,關於陳同學你的朋友們認為APH的放送終止是韓國人的錯的這件事,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不過我認為,這本漫畫最大的問題並非在於醜化韓國人的部分,而是美化帝國主義。

我對於APH的事情並不是非常瞭解,所以做了各種調查。

關於內容中的:『日本為了抵禦西洋的侵略,所以為了守護亞洲而發起戰爭』這樣子的事情…我該怎麼說呢?陳同學也認為日本是為了保護亞洲所以發起戰爭嗎?

我不這麼認為。

台灣與韓國,都是曾經做為殖民地被支配的國家,所以你應該可以瞭解我對這部漫畫的不滿才對。










那個、由此我可以確定這個妹妹絕對沒有好好把漫畫看完。如果他好好看完了,我相信不會有這種彷彿被害妄想般的發言。但他也不過只是去調查其他泡菜人所說的言論並綜合起來告訴我而已,另外,他並沒有失去理性,而且還當我是朋友,我非常感謝這點。

但、我要表達的是,泡菜人如果不是在借題發揮(因為痛恨日本),就是根本處於跟台灣一樣的「被上頭的偉人們跟媒體洗腦的狀態」,基本上,泡菜國是個比台灣還要封閉很多的社會,事情很容易就這樣演的越來越烈。

當然,我不認為APH裡頭的小菊有做過以上的白癡發言,或是特別美化帝國主義,相信有理智存在的人只要稍微看過漫畫就能明白。至少本家漫畫全部看過的我,沒發現什麼危險的東西。

不過順帶,中國去打二戰的時候根本不是五星旗高掛,而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喔,是打完之後國民政府才被迫遷台的,快、誰去提醒作者一下(喂)

由此可知,大概泡菜國人很多也是在沒有看過漫畫的情況下,說出對於APH批判的話吧,而且心情已經變成討厭了,會真的去找真相來看的人也少了吧,變成人云亦云的狀況。







附帶,伊君的說法…(我真的覺得這傢伙一定有祖先是台灣人)

他聽到我說議員拿漫畫去開會時,趴在桌上大笑了。他很愉快的表示:「上頭那群偉大的傢伙,頭腦太硬了啦,基本上,他們連『搞笑漫畫大王』裡頭大家去沖繩玩的那篇,都因為『這樣大家看了會想去日本玩所以不准放』為由而刪掉了呢,前一代的人真的很仇日喔。」

而他對TV放送終止感到相當遺憾,他可是因為覺得有趣而很想看的呢。

韓國人也有各式各樣的,像盧妹妹這種比較嚴肅的(不過能清楚的發表意見我認為是好事,雖然情報來源有待商榷),也有像伊君這種不太韓的,其實都是住在亞洲,有機會能夠更瞭解靠近的幾個國家,其實是蠻重要的事情。

謹賀新年

DSCF2652.jpg

今天收到的,來自韓國盧妹妹的禮物~(難怪他之前問我現在最喜歡那個角色)

雖然那個「賀」下面少了兩點,書法的平衡有點微妙,但我還是可以感受到他滿滿的愛喔~(喂)



雖然是題外話,基於某動畫事件,我知道現在有人天天都在罵泡菜國人,但是、但是我是有很要好的韓國朋友在的、不管是伊君還是盧妹妹,他們都是很溫柔的!
所以、呃、稍微適可而止一下吧。

最後,還是跟大家拜個晚年,新年快樂喔~~~

イライラ

最近因為有很多事非得處理,但是又無法很快解決掉所以令人煩躁。

還有今天是除夕,家人們都在台灣吃年夜飯我就算自己在這裡做得再豐盛也是很寂寞的啦,可惡我要在麵線裡頭多放兩顆蛋啦(膽固醇過高…),然後一想到我還有好幾年都不能跟家人一起吃年夜飯跟回高雄就覺得更討厭了啦(哭)
日本是過新曆新年啦可惡這個脫亞入歐的國家!(其實不是日本的錯)

然後就是最近班上演講大會的預選整個也是讓人煩躁,首先演講稿的題目就有諸多設限,說是自由但不准談宗教、不准談政治…拜託喔我們是學生又不是政客還是宗教家什麼的,發言會有巨大影響,有些立場讓各國人攤開來講有什麼不好?如果能夠聽聽看中國學生對台灣的意見、或是台灣學生發表對中國的看法、甚至讓泰國同學談談他對最近泰國發生的抗議活動有何感想,這些能夠讓各國人更加瞭解其他種族的思考與想法,到底哪裡不可以?

我們是學生,學生正是在學習各種事物,而且頭腦最靈活柔軟的時期,如果說的有道理,我相信接受度絕對比年長的社會人更容易才對,演講大會是個非常好的活動,但卻又做出諸多限制,實在令我無法苟同,但同時,我也發現了班導米田非常傳統的日本式思考,讓我更加的不愉快。

基於限制條件,以及之前發生了某件事,所以對於這份講稿,我選擇的很安全的介紹題。是什麼題目我等一下再說明。先說之前發生的某個事件,應該就是後來整串煩躁的開端。

在米田要我們分組跟同學討論自己要寫什麼樣的題目,在跟中國人、瑞典人、義大利人與泰國人聊過後,本來覺得如果寫個有關於日本人對於片假名的使用方式與實際上外國人看來又如何來做個題目,應該會很有趣,所以我在紙上寫下了「片假名是暗號嗎?」這樣的草題。

於是米田走過來,看到了之後就問:這個題目你想表現什麼?

我:喔、我覺得片假名對我來說辨認不容易,而且他對美國人來說也不是真正的英文,我想寫這方面的東西。

米田:所以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我:…啊?(當時還在想我是不是還說明的不夠清楚)

米田:剛剛我念的去年優勝文章,題目雖然是馬拉松,但實際上是在談人生應該要堅持下去不放棄的態度,那你寫這個題目是想表現什麼?

我想我當時頭上肯定是出現個表示怒的十字記號吧。

這麼想要這種中規中矩的漂亮題目的話自己寫啊不要叫大家都得配合日本評審的嗜好!我是趣味本位主義難道不行嗎!?人生應該要堅持下去不放棄!?只要寫出這種漂亮話你就滿足了嗎?我告訴你我就是會跑步跑到一半順便晃到ANIMETE的人啦!這樣不行嗎?憑什麼我非得被你逼問不可?而且你根本只想聽到你想聽的答案而已吧!

之後我默默把剛剛記錄的題目擦掉了,幹勁已經完全沒有了,這麼喜歡人生大義的題目你叫別人生吧,本來還想寫個有娛樂性的題目,現在別說是娛樂他了,連娛樂自己的心情都消失了。

到了我發表的當天,題目是安全到不行的,近年來平成假面騎士演化與典型特攝片的一直線打死怪人的劇情發展有何不同。
當然,為了讓根本不知道何謂特攝的人稍微瞭解,我花了點功夫先解說,再來進入本題,遣詞用字的確是難了一點,速度也沒有特別降慢,因為我認為所謂的演講就是這樣,當然內容方面我也去查了不少資料。

然後、米田的評語是:我們可以瞭解,陳小姐真的很熱愛特攝,每天都在看特攝的程度

請不要把人家拼命查來讓內容看起來比較專業的努力變成『你就是個宅所以請到宅國去謝謝

我跟本不是在講這個啊他媽的!!!!而且我跟本沒有每天看特攝!硬要說我每天看的是小說!(無關)我的內容明明就是強調也許怪人也有仁慈的心、複雜的思考、還有不要用善惡兩元論來看世界、以及特攝可以幫人找回兒童時的單純心情!!這些他是不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啊!!!!

至於之後的發表,如同我所料,除了瑞先生這個議論家的題目比較有探討價值之外,其他大多都是中規中矩的題目,沒什麼不好,但硬要講也沒有什麼好的,就跟我發表的差不多,或者是很正道、但娛樂性不高,甚至還有人的發表更是只能以雞肋來形容(大概我的發表在根本不知道特攝是什麼的人眼中更是不知所以吧,不過坐在下面聽時,我就是觀眾了,所以難免批判)。

最常聽到的發表就是「自己的國家跟日本有何不同」這樣的比較文,當然題目還弄得頗五花八門,但本質都差不多,說實話,這玩意兒已經聽到膩了。後來問朋友別班的狀況,這種題目真的佔大多數。

所以當後面幾個人發表時,我的視線並沒有望著他們,手上正在塗鴉英國,反正內容我依靠聽力就好了,結果米田卻突然伸手來扯我的紙…

我不會給你的喔!!難得我這次把英國的粗眉毛畫的這麼像所以我不會給你的喔!!!!(死命壓住紙)

況且、關你屁事啊!!!如果台上的人發表的內容無法吸引我的注意、臉也不夠美我不想一直盯著他,那就是他的錯啦!!!!←暴言

的確是暴言,而我也沒說出口,他只是讓我的煩躁度頓時升高到百分之八十左右。

英國塗鴉在我的死守下總算沒給搶走,而這時很不巧的輪到某個中國妹妹發表,內容是他以前在高中畢業前,都是給家人照顧得很好,來日本後發現什麼都得自己做,不學習自立不行,然後他寒假回中國後,其他人都說他已經成長,好像可以獨當一面似的…

又、很不巧的,米田又點我起來對這篇東西發表感想。

我:因為我國中畢業時我就一直都一個人住學校宿舍,也沒有家人在身邊,本來就是什麼都得自己來。所以我覺得很普通。

米田:唉呀還真是DRY(冷淡)的說法呢。

……不然你要我說什麼!!!稱讚他很勇敢很了不起嗎!!!!!←整個壞掉了

比起只會說:「這個人發表的速度剛剛好」的感想好一百倍吧!?而且在我聽來每個人都是龜速!







之後我還有大阪那邊的事情一堆得處理,還得趁櫻花季開始之前開好機票劃好位,重新換簽證的事情也要弄,健保也得處理、還有網路的解約、不工作就沒有錢所以還有稿子…(吐沙)

前進USJ

DSCF2589.jpg

這是米國在日本家蓋的另類別墅,名為USJ(環球影城)的地方。這是影城內的街景,因為是大阪相當有名的景點,所以遊樂區什麼的就不介紹了,以下只有個人惡趣味而已。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包括今天我已經翹了兩天課了,我是因為出席率有餘裕才這麼做,基本上如果在日就學生出席率過低,下次拿簽證時他有可以能給你滯留時間減半,要小心點喔。不過話雖這麼說,難得有親友來這裡找我,不好好伴遊怎麼行?(其實是自己愛玩),所以昨天與友人與友人可愛的妹妹一起逛京都,正好是打折季,買了不少好東西。日本的打折季跟歐美差不多,聖誕節過後就是冬裝拍賣,然後開始推春裝,但其實日本這時是最冷的時期,這時可以撿名牌打折冬裝是很不錯的事。

今天則是三人一起到USJ。其實這個地方我大概五年前左右來過,不過像這種主題公園的好處就是,每次來商品都會推陳出新,而且還會有新的遊樂設施。

DSCF2590.jpg

比如說,新的彼得帕克之館,當然,排隊時所看的動畫,大家都會講日語,尤其那個彼得的日語特別的漂亮,聲音很像我認識的某位聲優這樣。

不過這個館的設施是真的很讚,坐上去之後從頭尖叫到尾,3D影像、機器的晃動與噴水真是絕妙組合。

DSCF2591.jpg

這個很可愛吧!超可愛的,是彼得帕克的頭耶!!!絕對人人都會想要一個的啦,這樣的商品實在太棒了!(握拳),雖然裡面只有幾顆糖果賣你八百就是了…

DSCF2592.jpg

整個賣店都是這玩意兒。

DSCF2595.jpg

這是在給情侶拍照的愛心框框裡頭的照片示範,但是我非常在意相片中笑得一臉燦爛的青年…沒有人覺得他很像宮野嗎!!!旁邊是你的老婆嗎宮野!!(誤)

DSCF2599.jpg

這個就是在湖邊給情侶照相的愛心框框。
我:「我們去拍吧?然後妳妹妹就跟那個照相的工作人員說這是我們的小孩!」
友:「妳只是想看工作人員被嚇一跳的表情而已吧…」

對不起,工作人員!(雖然最後沒這麼做)

DSCF2596.jpg

路經的風景。

DSCF2597.jpg

這是回到未來電影的那部車。
雖然我不相信一部小房車載幾顆疑似電池的東西就可以穿越時空,但我卻相當喜歡那種早期的穿越性浪漫。

DSCF2598.jpg

回到未來販賣部頂上的鐘,相當有氣氛。

DSCF2607.jpg

神秘的史奴比販賣店,基本上史奴比館是給小小孩去玩的,但是因為各個模型跟小型遊戲都做得相當可愛,所以親子可同樂。

冬天又開始草莓季,在日本超受歡迎的草莓當然就配合著史奴比一起賣了,但友人只想要草莓而已(喂)

DSCF2608.jpg

近拍是這樣,超漂亮的罐子,很想買回來裝茶葉但是總覺得把京抹茶裝進去會被人罵變態還是算了吧。裡面是巧克力餅乾。

DSCF2609.jpg

DSCF2615.jpg

惡搞某名牌包包的神秘商品。

DSCF2623.jpg

這是大白鯊館的商品,手是我的手(喂)
不由得就會把手伸給牠咬的美妙商品,友人的妹妹就買了一個,而且還在店內跟我一起拍了用鯊魚打架的蠢照片,但因為有點恥所以決定不放上來XD
大白鯊館是可以坐船體驗被鯊魚追的樂趣,領隊的姊姊演得非常賣力,整船都超嗨的這樣。

DSCF2624.jpg

整排的大白鯊,對我而言非常療癒。

DSCF2626.jpg

好像這種主題樂園都會有這個,這是紀念金幣(雖然是銅的),有機器可以讓你當場看他壓制。之前跟同一位親友去香港老鼠樂園時也玩了一樣的東西。
這是大白鯊販賣部的三種圖案。這種東西要是全收集的話,可是得花不少錢的,一枚一百塊呢。

DSCF2628.jpg

猜猜看,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裝糖果的罐子!!!就像乖乖桶那樣的東西喔!(糟糕現在年輕人還知不知道乖乖桶啊…)
看造型應該就猜的到了,這是侏羅紀公園的販賣部!!!

DSCF2629.jpg

這個也是,這張可以比較清楚看到上頭有蓋子跟提把。

DSCF2640.jpg

這個也是不知道現在的年輕小孩知不知道的東西,芝麻街!!!
這個館也是我們最後繞出來時去的地方,正好趕上最後一場秀的表演真是太好了。
但、雖然說是『芝麻街美語』但裡頭的表演一律日文放送,所以其實是芝麻街日文教室比較正確…

DSCF2641.jpg

我一直忘記他的名字…不過日文配音很像怪小孩…

DSCF2642.jpg

最喜歡垃圾的奧斯卡(台灣是不是翻毛毛還是什麼的…),秀場表演時,輪到奧斯卡的橋段,可以親身體會到蟑螂從腳上爬上來的感覺,真的超震撼!!!

DSCF2646.jpg

DSCF2649.jpg

DSCF2650.jpg

其實整個下午都在下雨,所以水上世界我們只坐了被鯊魚追那個遊戲,基本上接近零度而且在下雨天還去玩會碰水的絕叫系根本就是找死。
在傍晚走往出口時,因下雨的關係大家都躲進室內場,所以空曠的好像整條街都被包下來一樣。

DSCF2651.jpg

晚上跑去大阪吃傳說中的金龍拉麵,服務態度跩的不太想對他生氣,因為真的很好吃。
在通過心齋橋上時發現沒拍過亮亮的固力果先生,所以就拍了。
至於他的臉為什麼會變成青色,大概是因為維持那個姿勢太久的關係,他累了。

貴族シリーズ 2 愛される貴族の花嫁


愛される貴族の花嫁 (SHYノベルス)愛される貴族の花嫁 (SHYノベルス)
(2004/03/06)
遠野 春日

商品詳細を見る


「まさか、男の僕に身代わりとなって、あなたと結婚しろとおっしゃるのですか!?」双子の妹を交通事故で亡くした高柳一葉は、妹の婚約者であり、滋野井伯爵家の跡継ぎでもある奏から、妹の身代わりとして、結婚を申し込まれる。高柳子爵家の存続のため、奏のもとへ嫁ぐ決意をする一葉。男の身でありながら、奏の花嫁として生き、抱かれる日々。しかも奏には、外に愛する人がいる……。孤独に苛まれる一葉は、夜ごとの快楽に溺れながら、次第に奏への想いが募っていき……。

CAST:(滋野井奏) 高橋広樹×福山潤 (高柳一葉)/ 檜山修之 (石坂欣哉)/ 堀内賢雄 (高柳子爵)/ 秋元羊介 (岩重)


雖說標題是貴族系列但跟某少爺沒關係(毆打)

但是這片實在很像北歐夫婦的愛情故事(真的),所以整個邊聽邊爆笑,那個設定整個有合到,雖然完全就像只會寫花劇場還很老梗的劇本,不過沒關係,一切只要有愛就萬事如意了!

夫:滋野井奏→無口、無表情、看不出來在想什麼,但實際上好像是個不錯的人。重點是一葉都稱呼他為「そーさん」你不覺得聽起來跟「スーさん」很像嗎?(毆打)

妻:高柳一葉→可愛、有禮貌,自願跟著奏的步調走,但卻又覺得自己完全不瞭解這個人。在飛奔去看狗時,無意中用力推了家僕一把,就跟某北歐鬼嫁臨時發揮出的火災場怪力一樣!(喂喂!)

最重要的一點是……………本作有出現狗!!!!而且最後還三人(?)一起快樂的生活!

肯定是花蛋、肯定是花蛋錯不了的!!!!!(完全錯了)




對不起,聽本片時我腦裡只想著這些,福山演的初夜可愛斃了但那不重要(喂),然後高橋雖然是主角但是台詞比配角還少,真不愧是瑞先生對吧(爆)


看到阿透弄踩HIT我也好想弄喔而且已經兩萬九千多了,來設個三萬好了,但要是剛好寫在這裡沒有被發現的話就放水流。踩到的人可以指定我寫一篇APH文,配對基本上隨踩到的人喜好但是不可以點有普為主角之一的文因為我跟那隻兔子實在不熟。踩到的可以用留言或信箱告訴我。

然後說不定下場CWT會有我跟草莓的APH合本,但出不出的來還是個未知數,所以請用熱烈的眼光守護著就好。

優しくて棘がある

1優しくて棘がある

浅倉家の嫡男は元服をもって生涯、宝生家当主に仕えねばならない――。そんな古くさいしきたりのせいで、高校入学と同時に幼なじみで同級生の千裕のお仕えすることになってしまった梁。昨日まで友達同士だったのに、行き成りご主人様扱いなんて出来るわけない!戸惑いを隠せない梁だったが――!?「今日からオレがおまえのご主人様だ!」

(宝生千裕) 櫻井孝宏×鈴村健一 (浅倉梁)/ 郷田ほづみ(浅倉桔平) / 石井康嗣(宝生夷千代) / 千葉進歩 (神宮司雅臣)/ 三浦祥朗?(薬師丸章人)

2優しくて棘があるMELLOW~眠れぬ夜は狂おしく~

時は過ぎ、高校2年に無事進級したふたりは、もうじき待望の夏休みを迎えようとしていた。7月中旬頃から、体調のすぐれない夷千代の療養に付き添うべく、妻の麗香と梁の両親も連れだって伊豆の別荘に行ってしまうのを知った千裕は、夏休みのあいだじゅう梁とふたりだけで過ごせることに舞い上がっていた。一方梁は嬉しいながらも、千裕にがんじがらめにされることにどこか憂鬱だった.だが、1学期の千裕の成績が芳しくなかったことから、教育にうるさい麗香が家庭教師を付けると言い出した。その人は東原といい、麗香の遠縁に当たる大学生で、3年前にも一度勉強を見てもらったことがあった。やって来た東原(CV:野島裕史)は3年前とはうってかわって、大人の色香を漂わす男になっていた。東原の登場に初めて嫉妬を覚える梁。千裕は梁に嫉妬されているとは知らずに東原と仲良くやっているが、それをやきもきしながら見ている梁に東原のとる言動はかくも残酷なもので…….東原に振り回され、自分がどれほど千裕を好きだったのか今さらのように気づいた梁は、傷つき悩みながらも千裕にぶつかっていくのだった。

(宝生千裕) 櫻井孝宏×鈴村健一 (浅倉梁)/ 野島裕史 (東原義明)/ 千葉進歩 (神宮司雅臣)/ 郷田ほづみ(浅倉桔平) / 石井康嗣(宝生夷千代)


因為已經是兩千零二年的作品了,所以圖片有點難找(汗)
之前說鈴健叫起來都一樣是我錯了,這片他跟櫻井少爺玩的超認真的!那個「嗯啊~」的聲音有往上提耶好可愛(喂)

不過話說回來,最近來真的是連續聽了好多部都想幫被推倒的小鬼報警的片,這部整個也是除了鈴健的角色有著正常人思考之外,其他人都好像崩壞一樣,聽了超不舒服的!
本然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突然在成人式那天變成自己的主人,然後要自己什麼都聽對方的,要打工還是暑假要跟朋友出去玩,一切都被禁止,還說「你只要跟在我身邊就好了!」這種事情誰忍受的了啊?難怪最後聲優FT的時候,有個人就很直接的說:「喔要是我換成主角的立場,我一定會立刻揍對方(笑)」

之後梁不只不自由,而且還要被父親訓話說:你應該要更尊敬少爺一點,要全心全意的侍奉他,整個就是更令人火大了,然後寶生的母親又不喜歡梁,嘴巴上一直下人下人的叫,這都是些什麼時代啊?第二卷裡頭的東原更是一整個機車、還特別跑到家裡來警告梁說要注意下人的身份,鈴健快揍他!!(喂)

至於學校也有個很奇怪的傢伙神宮司,身份設定是總理大臣的愛人的兒子,所以在學校沒有人敢違逆他,甚至還自己擁有「後宮」…

不對吧這個!!!這是哪門子的奇幻故事啊!!愛人的兒子一般應該會被「欺負」才對吧?而且在新生生選中意的就把他拉到學生會長室當自己的後宮,這已經跟天方夜譚一樣了嘛(摔)
好吧這點聲優FT自己也吐槽吐很兇,所以暫時就先不追究了…

說到想報警系列(喂),經典之作的二重螺旋更屬其中的佼佼者。三木整個超恐怖的,跟母親那段還可以說是因同情而生的身不由己,不過那個硬塞雞塊到小弟嘴裡(阪口淒的慘叫超恐怖),或是半哄半強的脅迫二弟跟自己發生關係那裡(這邊川抵抗的聲音也是一絕),完全是個不折不扣的犯罪者!!聽的時候一整個就是邊抖邊想拿起手機按一一零這樣,可惡三木超會演這種殺人鬼系的角色了啦(恐)

想報警系列的第二彈(夠了),全寮制櫻林館學院(還三作)。先不說那所學校是男子校而且還是天主教學校,那個光是決定學生會長的方法就夠靠杯了,什麼叫做先在新生中選一隻小羊,然後只要那個學長順利跟小羊上床,拿到小羊手上的念珠,誰就是學生會長……他X的這設定也太恥了吧!!!甚至還聽到有學長計畫說先騙小羊跟自己交往,等拿到念珠之後找機會再把人家甩了。

快點誰去報警讓這所學校勒令停業啊!!!!!!!


好我們回到優しくて棘がある的FT(似乎說了不少題外),重點是附錄在另一片的,櫻井跟鈴健兩人的單獨TALK,不愧是長期傳緋聞(?)的兩人,一人一句的接話題接的有夠流暢,其中說到第一次的BL出道是給誰,櫻井是帝王森川,鈴健的就好笑了,他說當時因為行程跟大家錯開,所以總算到錄音室時只剩自己一個,然後自己對著麥克風「啾…啾…啊…啊…」

據說事後才知道對象是小杉大叔(爆笑)

之後這兩個傢伙還很樂的提出各種型態的劇本(話說回來,以前的FT裡面,大家好像比較敢講…啊不過鈴健一直都是那樣,講話超級直的,大概就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怎麼變吧?),其實看殭屍借貸的見面會,鈴健只要跟櫻井湊在一起,就會開始自動演起相聲,這次也一樣,這兩人開始建議下次讓作者寫個「兩個都是攻」然後在床上吵架的戲碼XD

「然後兩個都要叫田中!」
「對對對!兩個田中君要互相說『田中君!其實你是個好傢伙吧!』『是啊田中君!!!沒想到你人這麼好!!』」
「『田中君~~~~』」

你們兩個到底跟田中有什麼過節啊!!!

之後還有受與受的劇本…

「唉呀…這裡嗎?」
「不是吧…這裡吧…」
「這…」
「結果兩人只會讓來讓去!」
「然後就結束了~~」

喂XDDDDD

「之後請務必出喂!田中君系列!!」
「然後讓我們兩個參與演出~」

「你喜歡我嗎?」的場合

取材:文化中級日本語&同學

各國人對於『你喜歡XXX(人物)嗎?』的反應。


1美國人的場合

亞瑟:「你…那個…你、你你你喜歡我嗎?」

阿爾:「喜歡。」(一秒)

總是投著直球的美國真好。


2瑞典人的場合

迪諾:「那個…你喜歡我嗎?」

貝爾:「挺可愛的。」

迪諾:「這、這樣啊。」

貝爾:「感覺也不錯。」

迪諾:「所以…那個、喜歡我嗎?」

貝爾:「喜歡。」

還是會拐個彎的瑞典人其實挺可愛的。


3日本人的場合

阿爾:「你喜歡我嗎?我不認同拒絕答案的喔!」

本田:「耶?」

阿爾:「你喜歡我嗎?我不認同拒絕答案的喔!」

本田:「說、說的也是…」

阿爾:「喜歡還是不喜歡啊?可是我不認同拒絕答案的喔!」

本田:「…也不…討厭啦…」

阿爾:「喜歡嗎?」

本田:「嗯…」

超‧彆扭又麻煩的日本人(汗)


4西班牙人的場合

羅馬諾:「你你你這個混蛋喜歡我嗎?」

安東尼奧:「哈哈哈問這個幹嘛?」

羅馬諾:「我在問你這個混蛋喜歡我嗎?」

安東尼奧:「你真囉唆耶哈哈哈!」

羅馬諾:「我只再問一次,你這個混蛋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安東尼奧:「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吧哈哈哈哈!」

令人驚異的西班牙人,意外超冷淡的喔。


5國人的場合

菲力:「你喜歡我嗎?」

路:「怎、怎麼突然這麼問?」

菲力:「因為很在意嘛。」

路:「…嗯、喜歡。」

只要搞懂理由就很爽快的國人大好。


今天的課本上就是印了這些神秘的東西,某同學還特地跑過來跟我說:「上到這課你很嗨吧?」
關於某沈船的笑話,也許已經聽過的人不少,不過因為很有趣所以就寫在這裡。

有艘船快沈了,船需要減輕重量才能支撐到救援過來,貨物早就丟光,所以船長叫船員們去說服乘客跳船,過五分鐘後船員回來,說他無法說服,於是船長告訴他對付各國乘客的技巧。

「對美國人要說,只要跳下去,他就會成為英雄!」

「對英國人要說,這能拯救船上的其他淑女,是非常紳士的行為!」

「對國人要說:『這是命令!』」

「對日本人要說,其他人都跳了你怎麼不跳?」

「對義大利人要說,勇敢的行為會受女人歡迎。」

「法國人最喜歡特異獨行,你要反其道而行說『不准跳』。」

船員:「那、那中國人呢?」

船長:「你最好帶個保險公司的人去,跟他說可以理賠多少。」





おまけ

與瑞先生的對話越來越神秘了,班上的瑞先生說,在瑞典的愛情連續劇不是很受歡迎,最有人氣的居然是美國的實境節目,就像荒島求生(台譯好像是「我要活下去」什麼的…)

瑞先生:「最近,那種實境節目總是出現奇怪的人。」

「耶?」

瑞先生:「因為只要吵架的話,收視率就會高,所以為了讓他們吵架,就會找奇怪的人來。」

「這、這樣啊…」

仮面ライダーキバ03

劇場版 仮面ライダーキバ OFFICIAL PHOTO BOOK feat.瀬戸康史/武田航平/加藤慶祐劇場版 仮面ライダーキバ OFFICIAL PHOTO BOOK feat.瀬戸康史/武田航平/加藤慶祐
(2008/07/30)
福澤 卓弥

商品詳細を見る



如同上圖,今年的仮面ライダーキバ完全就是花劇場。
一次從二十五看到目前的四十五回,整個就是爽到都要流淚了,就演員來說,キバ的陣容跟龍騎一樣養眼,而且聲優還有KY杉田跟石田,照理說『應該是』會很精彩才對啊,結果這部不只在友人間收視率低,更創下了騎士史上收視率算是頗低的成績,怎麼會這樣呢?

根據我流分析的結果,有兩個很大的重點,一、他是在電王後面出的!人家前面已經看了一年又弱氣又歡樂的電王了,哪還來鳥你這個弱氣又不歡樂的キバ啊!
二、也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齣根本就不該放在早晨的好孩子時間,應該放在每天下午一點開始的主婦劇場啊!

首先,次狼跟音也搶友里不說,搶來搶去的結果讓這兩個怪傢伙建立了神秘的友情,好不容易友里報了母仇,之後居然跑去跟音也同同同同居!
給我慢著!雖然歷代騎士也都有發生過同居的經歷(EX 龍騎 555等),但如此清楚明白的演繹「男女是一對尚未成婚的情侶獨處而且還在同一屋簷下居住!!!」對、這個是平成騎士片演到現在的第一遭啊!你以為是在演月九(註:週一(月曜)晚上九點的連續劇簡稱)嗎?!

之後,前代吸血鬼皇后真夜登場,這女人似乎對音樂頗有造詣,在她一番可疑的鬼話下,音也開始打造能配合自己天賦的小提琴,而這裡又不得不說,這橋段設計的有夠噴血的。

怎麼會有男人故意把外遇對象當著老婆(雖然還沒娶)的面帶回自己房子,然後每天卿卿我我手牽手做小提琴啊!搞的前半女主角友里整個像妒婦一樣一直瞪著看。

而說到前代吸血鬼王,可說是本作最無辜而且臉長的最虛(喂)難怪會被老婆戴帽,說這王到底幹了什麼壞事,至少劇中沒有啊!(他兒子大牙還殺比較多人)他只是管管出軌的老婆,所以把音也抓到城堡SM,之後計畫失敗,音也被真夜與友里聯手救出,在抓狂之下準備開殺,這時小渡從未來飛回過去,順利的打倒發狂的蘭城堡,更慘的是,連杉田蝙蝠二世都瞧不起「只是想管教出軌的老婆」的吸血鬼王,自動叛逃到音也那邊…

杉田音:「我看不慣他對皇后做的事。」←那你要王該怎麼黯然銷魂的處理這件事啊XD


這王何其無辜啊(淚),老婆跟別的男人跑了不說,還生出個小渡來對自己耀武揚威。

再說到小渡與這代的吸血鬼王同時兼小時候的親友再兼異父哥哥的大牙之間的恩怨情仇。兄弟鬩牆的原因不是出在爸爸的財產就是女人的身上,連續劇都這麼演的,先不提他老爸的蘭城堡都給小渡搶走,就連這代的皇后本來就是小渡的女朋友真央(註:演員是555的女主角芳賀優里亞),這下可好了,大牙熱愛真央,而真央其實喜歡小渡,然後帥哥主教又喜歡在旁邊搞破壞,這斷戀情的終始錯綜複雜(?)詳情請見下回分曉…

嗯好下回到了(喂),在真央終於知道自己逃不了成為皇后的命運後,整個發狠化,在得知小渡其實有一半吸血鬼血統之後,先是跑去要求小渡把大牙給殺了,這樣就能成為王,而自己身為皇后就能順利嫁給小渡兩人幸福快樂在一起,而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小渡不可能殺掉大牙,所以真央只好親自動手,在與大牙的婚禮上,狠狠刺了大牙一刀,主教因為暗戀(?)王很久了當然受不了王受傷,準備對皇后開殺時,大牙超狗血的在後面拼命叫:「她什麼也沒做!!放過她!!」

於是逃走一時的真央又引起了兄弟間的爭端,當然大牙先把藍天至上會的嶋先生改造成吸血鬼並殺害的事情觸發小渡的怒氣,開成魔皇型態的小渡正準備給身上有傷的大牙來個騎士踢,沒想到這時突然想起大牙溫柔一面的真央如同聰明觀眾所預料的一樣,奮不顧身的挨上了小渡那一記騎士踢!!!

而小渡找到被他踢到懸崖下的真央時,真央又如同觀眾所料的,在小渡懷中殞命。當然這時消沈的不只小渡,還有大牙,此時主教溫柔的過來告訴王事實:其實皇后是我殺的而不是小渡。果然因為超愛王的主教受不了王被傷害,趁真央掉下懸崖時,偷偷給她致命一擊,也正巧可以讓小渡以為是自己殺了真央而失去戰意。

然而此行卻完全觸碰了王的逆鱗,大牙悲憤之下發飆把主教掃地出門,而依舊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什麼的主教,悲愴地喃喃唸道:「啊啊王啊…為何您要這麼對我…(抖音)

於是,連主教也暴走了,開始成為走在大街上行動兵器,到處吸人命打算得到超強力量讓大牙成為自己的皇后…不是、是把大牙趕下王位…

之後,到底怎麼樣了呢?請期待東映做出最後大結局。

根據以上所述,仮面ライダーキバ絕對是一部超壯麗的人情義理大悲劇,只是多了主角會打怪物而已。










他X的井上去死吧!
今年也是他寫呢。

最高の片想い

最高の片想い


以降念のため反白處理


被什麼搔癢鼻尖,路維希輕輕打了個噴嚏。
揉了揉朦朧的眼睛,總算看清楚搔癢自己的是根翹起來的髮絲。

「…又是你啊菲力…」抓著那根捲毛嘆口氣,低下頭在對方臉上給了個早安吻。
咦…不對、這個古龍水的香味…

「…請不要拉瑪麗亞采爾,您這個笨蛋。」
唇邊有顆美人痣、皮膚白晰、聲音清好聽的男人瞇起眼,目光裡似乎醞著些微怒意。

「哇、羅、羅羅羅迪……」阿咧?怎麼又這樣?
第三次了是不是?
到底是誰先找上誰,已經快忘記了,他聽羅迪抱怨法蘭西斯的沒節操跟安東尼奧的交友不慎,而對方聽自己抱怨本田奇怪的生活習慣跟菲力西亞諾的愚蠢大小事。

然後在喝了加了白蘭地的咖啡跟數罐啤酒後,唉、就這樣了。

「搞錯了、嗯?」羅迪利比微微噘著漂亮的玫瑰色雙唇,「您還真是非常失禮啊。」
是用什麼來認人的?翹起來的頭髮嗎?

「對不起。」老實地認錯。
所以再補親一個。
就某方面來說,這傢伙比聯合那群傢伙還難搞。平時就算生氣也很有禮貌,所以才會讓人抱有罪惡感。

「…嗯…嗯唔…」平時是絕對不可能會露出這種軟弱的聲音的。
口腔遭到入侵,黏呼呼的觸感讓羅迪又想睡、卻又捨不得。路給自己的親吻,與其說是甜蜜,還不如說強硬,深沈地、不管這邊的感觸,用力的壓進來,直到把他胸口中每一個縫隙塞滿為止。

腦袋裡發著熱,在對方壓上來的同時,感覺有什麼硬塊頂在下腹。
雖然知道不過是晨間生理現象,臉上仍舊泛起紅暈。

「嗯?」
手往下摸,碰到黏滑的觸感,而羅迪的腰明顯地縮了下。
現在的話,大概,不會抵抗吧?
想著,手指順著腿線撫進深處,藉著昨晚還沒空清理的體液,一下便滑了進去。

「您這個…笨蛋、在想什麼啊!」羅迪倒抽了好幾口氣,現在他的腰可還鈍的跟鉛塊一樣,怎麼能再……

「慢慢來總可以吧?昨天可是你自己先壓上來的喔。」路嘆著氣,抽出手指,拉開對方的雙腿後,直接將腰身挺進。
絕對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錯,硬要說的話,就是共犯關係。

「哇、啊…啊啊……」昨天?昨天自己是有做什麼嗎?
不就是扶著路的臉親幾下…嗯…還有自己把領巾解下來……咦?

「…比昨天容易多了、」路吐了口氣,看見身下的羅迪鎖緊眉,其實還是有點緊張的想著,是不是真的很痛。

「請停止這種下流的說法…」羅迪勉強睜開單眼,嘴裡接續吐出小口熱氣。

覺得這樣的羅迪很可愛的路,又低頭給予親吻,下身如同一開始宣告的那樣,只有緩慢推動。

「………你還好吧?」
路拉起羅迪緊抓下面床單的手,在清潔平整地指甲上舔了下。

「您覺得…我看起來、怎麼樣呢……」羅迪略帶諷刺地反問,聲音卻無法克制地變的甜軟。
輕微的快感傳達至腰骨,翹首的前端泌出發亮液體,體內黏膜燙的快發燒、在被壓迫至底部時,泛出難以忍耐的酸疼,緊縛男人東西之處開始自行蠕動個不停。

什麼貴族的衿持、還是節操,早就全被眼前的高壯男人給剝的一點不剩,只留下赤裸裸的感情、一經碰觸便感覺火燒的疼。

「很漂亮。」路毫不虛偽地稱讚。
脫去眼鏡的五官分外精緻,尤其是在這種對方被情慾控制的時候。平時並不是個很容易表達感情的傢伙,這時卻顯而易見地露出樂的表情。
對了、這個就叫做…性感吧?

「…啊…?」其實不是想聽這種回答。
如果對方能開幾句玩笑混過去就好了。
為何這麼認真?認真到他想無視都沒辦法做到的地步。

真是像你的回答啊——手臂繞上路的頸項,扭曲著唇想笑,卻只露出了不乾脆的痛苦表情。

前髮放下的路看起來相當年輕,窗口射進的陽光讓那頭金髮更加燦爛,外加如此結實的體魄,的確在某方面而言挺引人遐想的。
羅迪知道自己會變的覺得毫無條件地委身給這個男人也無所謂,大概是逐漸被那強硬的魅力與正直的靈魂給吸引了吧。

「稍微快一點也可以嗎…」路在舔過細嫩的頸間,低低地壓住喘息。

「請慢用……」羅迪再度閉上眼回答。











おまけ

‧班上沒有奧地利人或是國人,或者應該說全校都沒有這兩個國家的人,無法實地取材捏他真的很可惜(喂)

‧這次很認真的寫了少爺纖細(?)的心情,結果寫到我自己都快掬一把同情淚了怎麼回事啊!

‧昨天跟阿透說要寫一百篇路貴族來洗腦大家(辦不到!)

‧基本上其他官配組我都覺得蠻可愛的啦、阿爾亞瑟親分子分之類的可是可是可是最愛的還是這組好冷門的啦(哭跑),連圖都看不到啦、最近貴族份不足啦啊啊啊啊!

溺愛ACTION

溺愛ACTION


Att vår värld behöver ha (這個世界的日常)
Mera kärlek varje dag (需要更多刺激)
Det vet både jag och du (我們都很清楚這件事情)
Låt oss börja här och nu(所以就從現在開始吧)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可惡、可惡可惡!為什麼不在嘛!蕃茄混蛋去死吧!」

月亮高掛,風塵僕僕旅行回來的安東尼奧才剛進自己家庭院,立刻就看到個死小孩不斷踹著家門。

「哈哈哈哈,羅維諾你來了啊!至少也先打個電話……嗚噗!」手上拿著兩隻『亞彌命!』粉紅大扇子的清爽青年腹部突然遭到腦袋直擊,痛的他發出慘叫。

「你是去哪裡了啊!我在這裡站十五分鐘了耶!我忘記你這個混蛋的手機號碼了啦可惡!」羅維諾鼓脹著臉,呼呼吐著氣。

「…才十五分鐘…我飛去本田家看松浦亞彌的演唱會啊,小亞彌真是超可愛的啦,話說回來我已經給你我的手機號碼至少有二十遍了耶……」安東尼奧抓了抓頭,開始掏口袋找鑰匙。

「結果是去找女人啊可惡!」羅維諾又用力踹了門板一下。居然為了什麼日本女人讓自己在門口等十五分鐘?真是不可原諒!
自己難得心情好來找這個混蛋玩,對方就應該要在家乖乖等自己啊!

「是演唱會啦演唱會,說到鑰匙啊,我是不是給你第十把了啊?」安東尼奧哈哈笑著,開了門,讓羅維諾進屋。

「我弄丟了。」羅維諾進到這個從小就熟悉的家裡,立刻毫不客氣地爬上沙發,蹺腳等喝飲料,「飲料快拿出來啦混蛋!」

「好啦好啦,等我換個衣服嘛,你先看電視。」
早就習慣羅維諾的壞脾氣,安東尼奧與其說具有包容力,倒不如說已經覺得不這樣惡形惡狀的說話就不是他知道的羅維諾,而自然接受了的樣子。
走到衣架前脫下襯衫,換了件上頭印著「閉嘴!國王」字樣的棉T。

望了眼客廳嘴巴還是翹的老高的羅維諾,安東尼奧忍不住偷偷彎起嘴角,無聲哼著歌。

Så håll om mig (吶、現在緊緊抱住我吧?)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現在立刻抱緊我)

拿來蕃茄汁跟餅乾,羅維諾很快拿起還喝了,「你們家還真的只有這個啊混蛋。」

「你不是愛喝嗎?」安東尼奧嘆氣地苦笑。

「那個……本田家那個女人可愛嗎?」羅維諾小聲問著,手指亂按著遙控器。

「小亞彌超可愛的啊!」速答。

啪嘰,嘴裡叼著的長餅乾碎成兩半。

「唉呀,又弄得這麼髒,到時候又是我要整理。」雖然已經習慣了。
安東尼奧七手八腳地幫忙撿起掉在羅維諾衣衫上的半片餅乾放進嘴裡。

「啊、那是我的餅乾!」羅維諾生氣地叫。到了他嘴裡的就是他的、誰都不准拿、就算是這個蕃茄混蛋也……也一樣啦!

唉呀真可愛。
從以前開始,他就覺得這小子真是可愛得不得了。

安東尼奧還含著那半塊餅乾。
「那還你。」
清爽地笑著,低下頭,在被怒瞪時,覆上唇。

Ja kom närmare ett slag(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聽見了嗎?)
Hör du mina andetag? (那個時候的感覺你還記得嗎?)
Blodet rusar vilt och hett (血液彷彿要沸騰般的思念)
Ja på många skilda sätt (這樣的話就會立刻回想起來吧?)

餅乾是牛奶口味的。黏答答地吞了下去。

手指穿入深茶色的髮絲中,順著摟到後頸,好一陣子沒有這麼抱,都快忘記感觸是多好。

「可惡……」眼眶開始發熱、鼻腔些微梗塞、喉頭上下移動。
氣息被迫近的男人弄得混亂,明明不悲傷,卻想掉淚。

「你不曉得…每次要抱你,都得花好大一番功夫。」安東尼奧微笑,清爽得不得了地,將羅維諾困在沙發上,確保對方跑不了。
其實有時候還是會失敗,在對方真正生氣的時候。
那樣子有趣歸有趣,但是他並不想跟羅維諾打起來,機率是一半一半吧?今天是哪邊?

Så kom och håll om mig (吶、現在立刻抱緊我)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 (現在立刻抱緊我吧!)

「對我來說,世界上最可愛的人是你喔。」雖然當初的確比較想要菲力西亞諾,唉呀唉呀,說起來,也有殺到羅迪利比家想交換小鬼的事情呢。

「騙人!」推拒著安東尼奧的腦袋,羅維諾的臉脹的通紅。
總是一臉笑咪咪的樣子、可是完全搞不懂在想什麼!

「沒有啊。」安東尼奧親了他最愛的蕃茄色臉頰一下。
總是一臉不開心的模樣,到底在想什麼他至今也不太想弄懂了。

『不過啊…既然喜歡上了就沒辦法了(混蛋!)。』

無法忍耐面對那雙清到恐怖的雙眼,只能扭過頭。心臟跳得飛快,壓往自己身上的體重除了讓他想一拳揮過去之外,卻又給予了另一個選擇。
隨著布料的摩擦聲,在安東尼奧啃了幾次自己的喉頭時,雙手慢慢繞過那精瘦的背,抱住。

所以今天是「OK」的意思?
安東尼奧在心裡吹了聲響亮的口哨。運氣真好。

Pulsen slår, jag ser din blick (只是望著你的眼瞳 胸腔裡便高昂鼓動)
Åhh, jag är i ett hjälplöst skick (啊啊…我已經不能自己)
Jag kan bli räddad först om du (能拯救我的只有你而已)
Ger mun-mot-mun-metoden nu (這時放進口中的飲料真是讓我喘了口氣)

柔軟的唇彼此摩挲,舌撬開牙關,溜進裡頭肆虐,濕潤地吸吮聲幾乎被吵鬧的音樂節目蓋過,但當事者的感受倒是清晰而強烈。心想每做一次,對方的可愛度就會倍的安東尼奧,總覺得要是再這麼下去實在很不妙。

「你不是說長大後要嫁給我嗎?」

反正對方現在狀況不怎麼樣,乾脆這時來個經濟脅迫,直接把羅維諾再一次弄到手算了。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羅維諾睜開眼,正看到自己已經半裸的胸膛。
那、那種小時候說的話!虧這不知廉恥的傢伙還記得啊!

「我是認真的耶、這裡現在就算兩個男生結婚也沒問題了喲、」果然忘記了嗎?
微微皺起眉,低頭咬上對方的胸前。

麻疼通過脊背,直達腳底,腰間輕飄飄地好像要浮起,但胸口的刺激又將羅維諾拉回現實。心臟的鼓譟聲從血管直接傳到耳膜,緊張的情緒好像使皮膚變薄了一層,連接觸到空氣都會癢。

「…放、開…」想踢動腳,但雙腿間已經被安東尼奧的身體壓住,根本不能動作。
所以說他最討厭從正面來了嘛!

「嫁給我嘛。」雖然至少該拿束花還是戒指什麼的,但目前全身都在忙,而且就算他再怎麼遲鈍,也能預料到對方會怎麼回答。

「不要!」

啊啊果然。安東尼奧嘆著氣,開始剝對方的褲子。
鼓起露出形狀的地方可愛地呈現在眼前,用手掌包住後,往前又吻住羅維諾彆扭的唇。

「嗚…嗯哈…」鼻音輕哼,從唇間空隙流洩熱氣,這個從小就熟識,雖然不想承認,但的確是兄長般的存在,居然真的會對自己出手,真是當初完全沒料到會有這種結果。
第一次只是稍微挑撥一下而已……為什麼這傢伙這麼容易就立刻撲上來啊!

Så kom och håll om mig (吶、現在立刻抱緊我)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 (現在立刻抱緊我吧!)

Ja kom och håll om mig(對、就是這樣、現在立刻抱我吧!)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 (現在立刻抱緊我吧!)

「……我每天做義大利麵給你吃、」吻著額頭,「還有午睡、」吻著耳際,「要不要嫁給哥哥?」手指搓弄發燙的部分,「…羅維諾?」

「可惡!不要以為我還像小時候一樣那麼弱!現在我可是一個人也可以活下去啦!」
含著淚吼叫。
現在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已經不想再被當小孩子對待了啊!
每次都這樣,小心翼翼的、還有那種邊嘆氣邊笑著把手伸過來摸自己頭的動作、最討厭了!

「那、減少針對你們對我家的輸入吧?雖然都在歐盟裡,沒有太大的關稅問題,不過…」要稍微欺負一下你也還是可以啦。
說起來以前好像曾有過為了保護羅維諾所以把自己搞到財政連連赤字的時候哪…

「……你這個混蛋!」

「開玩笑的啦。」安東尼奧哈哈笑著,手指在底下刺進柔軟之處。
羅維諾頭往後仰,表情扭曲了下,卻兇惡不起來。

Är förlorad och förförd (不會發生什麼壞預兆的)
Jag är skakad och berörd (胸口內激烈的鼓動著)
Hjärtat slår så hårt (只是會墮入暗的世界而已)
Låta bli dig blir för svårt (我相信你)
Och jag tror du ser (已經陷落的我)
Att jag faller mer och mer (你會守護我吧)
Håll om mig (抱我吧)

「我知道你討厭我。」安東尼奧親吻著羅維諾的頸側,在上面留下淺淺的粉色。

我知道你覺得菲力西亞諾比較可愛——羅維諾用力抓著安東尼奧的背。

『不過喜歡上了,就是沒辦法。』

Ja kom och håll om mig(對、就是這樣、現在立刻抱我吧!)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 (現在立刻抱緊我吧!)

Ja kom och håll om mig(對、就是這樣、現在立刻抱我吧!)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緊抱到留下痕跡吧?)
Är som förhäxad av dig (使用只有你才能使用的魔法)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 (現在立刻抱緊我吧!)

(Ooohh, ooohh)
Wouh, kom och håll om mig (啊啊現在立刻抱我吧)
(Ooohh, ooohh)
Släpp inte taget om mig (想被緊抱的留下痕跡啊)
Och jag vill ha dig (我等待著你)
Kom och håll om mig nu(現在立刻抱我吧)







おまけ

‧我同學班上的西班牙人超熱愛松浦亞彌。而且他跟安東尼奧一樣滿口關西腔真是嚇死人了。他連打簡訊都是關西腔。

‧本來想用台語來表現一下關西腔但是我自己唸了幾句之後自己大爆笑了,對不起我果然辦不到。

‧另外Hall om mig(直譯就是「抱我吧」)這首歌……對不起他雖然超熱情但他不是西班牙語!!!

‧要猜猜這是誰家的歌嗎?好吧倒數三、二、一………………這是超神秘瑞先生家的歌!!

‧為什麼選這首歌的理由是因為我真的本來以為他是西班牙文,然後翻譯的時候用歌手去查,整個大驚喔我的天啊這首是瑞典歌!

‧當然我們班雖然兩個瑞典人但我不會瑞典語,所以我是看熱情的日本人翻譯的日本歌詞再轉翻過來的,錯了請不要揍我謝謝。

‧總有一天我會想出法兄跟馬修的故事但是這個似乎只是被單方面性騷擾而已。

‧以下提供超酷性感的美人主唱(45歲據說),聽完想要MP3的親友可以找我這樣。


戰利品

今天到ANIMETE去晃,結果一看到APH那區就整個不行了,頭上還盡情播放著預告片,雖然只聽到浪川的聲音一直重複很吵不過算了(喂)
意志發飆跟撬開蕃茄箱的表情真讚,期待放送日(京都看不看的到啊這個…)

照片 006

狠下心(?)買的超大張A3塑膠大墊板,日幣1050,親友想帶的話可以聯絡我,不過我得三月才會回台灣請要有等待的心理準備。
現在這張墊在我筆電下面(樂)。

照片 007

買鑰匙圈送的應募鈔票,這是給阿透的禮物。亞瑟跟小菊很快就被拿完了,所以店員拿給我挑時只剩下阿爾、路、伊凡跟哥哥…不過還好路沒被拿完我才有得拿對吧!(喂)
而且為什麼阿爾是一百萬路只有一百塊啊!!!

照片 011

目前愛用的手機,SOFTBANK的貼紙很可愛對吧但那不是重點(毆打),很開心抽到菲力所以掛起來了,上面那個守護水晶是伏見稻荷神社但我很怕他的效用會跟菲力的智商互相被抵銷(過份!)

照片 013

這是掛在鉛筆盒上的哥哥,如果我的美感可以強就好了,總覺得哥哥的隱藏版應該是裸體玫瑰西洋劍(靠!聽起來好髒!)

照片 014

這是不知用在哪裡好的所以先放起來供著。大姊、NINI、妹控跟愛沙尼亞。
話說抽到NINI的時候正好莎拉在旁邊,他看我開出來時就一直不斷取笑我,說明明最討厭卻這麼有緣(常來的客人應該知道理由)。

照片 017

這是從我隔壁的同學那裡拿到的手繪賀年狀。
據說是不會用筷子的貴族先生(笑)





話說,今天跟伊君聊到:
「可惡你們韓國好好喔,在APH裡面出場的機會不少呢!像灣娘都沒有。」

喔,她現在大概住在NINI家吧。」

「嗚啊啊啊啊啊我要扭斷你的脖子!!!!」

カフェラテ・ラプソディ

カフェラテ・ラプソディ

カフェラテ・ラプソディ (ビーボーイコミックス)カフェラテ・ラプソディ (ビーボーイコミックス)
(2008/07)
川唯 東子

商品詳細を見る


キャスト: (津田・マクラウド・恵人) 羽多野渉×鈴村健一 (芹沢基) / 小西克幸 (白石) / 前野智昭 (バーの店員・書店店員(男)

芹沢基はチビでそばかすの書店員。そんな彼が、時々お店に顔を出すノッポの青年とふとした事で知り合いに。皆が避ける程の超強面の青年は、実は少女のように可憐な性格で・・・!?



真不愧是咖啡拿鐵,超甜的甜到要死人了羽多野!雖然本來就被我歸類到跟鈴木達央一樣的小公主系(聲音低不是問題),然後這次真的超級小公主的我好害怕(毆打)

至於鈴健我打從他出道(BL的意味)配到現在幾乎每部我都有聽(因為是FAN),但我果然不該對這小鬼(喂)抱有期待的,鈴健我雖然很愛你但你每次叫聲都一樣讓我不知該如何評價啊!!每次聽都期待他能演的性感一點,好啦至少有點變化嘛可是怎麼聽就是差不多害我好難過(夠了),不過裝傻跟對話的速度以及清爽度至今還無人能及就是了,好吧這也算是魅力的一點啦…

提到鈴健就來說一下關於「戀人遊戲」這款好了,大概是因為用了假名的原因所以聽起來特別痛,尤其裡頭小西配的那傢伙又特別恐怖,什麼玩具要送到家裡來啊啊啊(抱頭),好啦總有一天我會寫感想的啦,但是我的進度卡在川哥哥身上(我其他人都乖乖攻略完畢了喔!),川黏膩的聲音配那個病態哥哥真是太適合了適合到我玩到一半超想扭斷他的脖子所以整個放置PLAY(我最近對川配某種頻率很不行…)

但基本上鈴健在這裡頭還是只有兩種叫法,哭叫跟慘叫兩種(什麼爛說明),其中目前看到最慘的是遊佐路線,喔那個放狗出來整個嚇到我了(住口!)然後安元的人妖聲也是讓我恐到最高點…

回到超甜的咖啡拿鐵,小西的元彼設定真是太可愛了,一喝酒就會去纏人家,快積極點去把鈴健把到手啊!兩個公主在一起不會有結果的啦(爆)。基本上就是兩個少女心的傢伙湊在一起的超甜超乙女向故事。

特別推薦的是羽多野告白的橋段,他說了英英英英英文!!!!

雖然說設定是個日文講的很破爛的混血兒(發音破爛但文法全都正確是怎樣的教育啊快分我一點),但他的英文念起來也一樣好笑啊!!(過份)



總之本篇就是甜成那樣,但是特典FT整個很激烈(?),整片都是鈴健欺負後輩的對話是怎樣!!而且從以前他參加的見面會一路看下來,他不只是講話很懂得吸引觀眾(大概那種與生俱來的純真很有魅力吧),而且這孩子(?)的臨機反應真的超級快的!還有我也非常喜歡他那個毫不隱藏自己是關西人的關西腔,真的很少看到有聲優見面會時大大方方說方言,像遊佐是京都人也不太說(雖然他在埼玉住十年啦…)

FT裡頭的話題非常有趣,有問到是不是屬於想綁住戀人的TYPE還是想被綁住的TYPE,以及大概像什麼動物之類的,其實我的聽力並沒有好到能夠馬上理解鈴健在說什麼(速度超快,而且經過我的親身證實,大阪人說話都快的超不可思議,之前打電話去大阪那邊問事情,整個被速度超快的大阪腔整得很頭痛),但是因為他咬字非常清楚發音也很漂亮,所以幾秒後還是可以聽懂,真是太好了,請聽力好的人絕對要去挑戰這片FT。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