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テイルズ オブ フェスティバル 2011

跟伊君去參加了祭典最後一天晚場的生放送,地點在東寶難波的別館。現場還是有賣一些小商品,不過毛巾海報什麼的因為實在不需要,所以就買了十五週年紀念的冊子。

非常貴,貴到有點嚇人,要兩千(這是中古DS遊戲片的價錢嗎?!)……不過看到裡頭的大家一整個閃閃發光,就想說反正一年才一次,明年這時間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看現場的,所以還是作為紀念買了下來。

以下就是對聲優們的簡評跟會場表現。

tof掃描0001

手冊封面,非常閃,真的XD





比較問題

問題來源:某聲優的PV附錄(喂你)

因為覺得蠻有趣的,所以就拿來叫這兩個人回答看看。



結果還是有小心翼翼地被對待著啊

昨天跟伊君去吃飯,幫他慶祝生日的同時,一邊想著啊,這樣平和的關係真好啊……說來很妙,雖然自己寫了這麼多本言情類的玩意兒,但自己卻完全不憧憬那些驚悚刺激的白馬王子與公主格鬥(?)之類的過程,之前我可能有說過,我喜歡頭腦好的人,不過不要誤會,我指的不是智商,而是「有在動腦」的人,當然如果更上一步的話,還可以加上「反應快」這個優點。但這點因為個人際遇不同所以就不要強求了。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04

雖然已經跑完很久了,但因為宇賀神跟劉漸線的衝擊太大,好一陣子回不來(咦)其實看完其他線之後,就覺得這設定實在是很過份,如果不是跑小貓線……咳、遠野梓線的話,梓也不至於落入幫搞得滿手血腥,也可以回歸正常社會……不過,就如同JJ最後抱梓的時候所說「這樣的身體是證明你一年間努力讓自己的活下去的證據。」

OME21.jpg

遠藤梓(CV:假名,而且我聽不出來也查不到)

隸屬:龍頭

外號:鮮血冰錐

聲音非常可愛,演技力也不錯,發音高的地方有時候會像女孩子,不過不是代永那種的……硬要說的話跟下野比較像,但再稍微沈一點點。

其實前情方面大概都是遠野的故事,所以到前情結束之後才開始做分歧路線,編劇組真的很壞心眼(淚),尤其分歧路線前的JJ根本就已經到了明明就很喜歡梓但卻又完全不想承認的地步了,大概是想著總有一天得對這孩子放手,而梓又如此恨著自己,所以才決定什麼都不說比較好。

OME15.jpg

前情中梓一直叫著總有一天要殺掉JJ幫父母復仇,而JJ大概是了點就教他怎麼用槍保身。其實如果除去如果梓惹JJ不高興的話就會被壓在床上這點,JJ對這小鬼可說是仁至義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連梓染上毒癮的那一陣子,他還寸步不離地照顧他,好不容易才讓他戒毒。而且帶他出門買東西時還一直耳提面命叫他不要亂跑,一旦被不良纏上,還是會邊抱怨邊跑回去救他。

其實像是劉漸線跟宇賀神線,JJ會對這兩人唯命是從,原因都是梓被他們抓為人質才開始的。

遠野線的前三分之一是跟橘陽司線有重疊,讓陽司住進他們的破公寓後,陽司因為自己的某些複雜原因而煽動梓離開JJ,當然這時還是抱著希望梓可以離開自己,回歸正常社會的的他,當然連句挽留都沒有,讓梓心灰意冷的跑了。過了幾週後,JJ接到橘的訊息,對方說梓已經加入「龍頭」背後還有宇賀神等人當後盾,要自己別輕舉妄動去找人,快點放棄等等。

但JJ一聽到這個消息,當然按耐不住,本來他估計梓離開自己之後應該會離開灣岸重新過生活,卻沒想到竟然加入了龍頭這種幫派,他一邊責備的都是自己的錯,把梓的人生弄得一團糟。而在那之後,為了尋找梓的蹤跡,甚至跑去當龍頭經營的風俗業下,一間牛郎店的保鏢,總之就是瘋狂地想知道梓到底在哪裡。

終於其中一個牛郎露了口風,說梓在龍頭經營的另一家風俗店工作,JJ這時幾乎都要絕望了,一邊想著梓到底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到這種地步,還是決定先見面再說。到了店裡之後,發現還好梓做的是負責護送男娼的保鏢,但在進行接觸時,梓對JJ的反應卻完全像個陌生人。

JJ以為梓是故意的,按耐不住衝動就給他一巴掌:「這就是你對我的回答嗎?我知道了。」

但其實這時JJ並不知道梓以為自己被JJ捨棄之後,決定過另外一個人生,再也不想跟JJ有任何瓜葛,而進入龍頭之後的各種訓練更是嚴苛到不行,另外宇賀神與劉漸兩人當然不會放過遠野,各自用手段壓迫他的精神,使他對龍頭絕對的服從,甚至到出現記憶障礙的地步。

而被龍頭洗腦後的梓,表面上作為男娼店的保鏢,但私底下則是龍頭極密的暗殺部隊成員,由於之前五年,身手跟槍法已經被JJ訓練的很好,很快地就得到宇賀神的重用。

有趣的地方是,因為不是跑宇賀神線,所以在這邊可以看得出來宇賀神不斷對梓洗腦的企圖是想要把他訓練成對付劉漸的王牌,而劉漸也因為察覺了宇賀神的企圖,所以也同樣對梓施壓。

而讓JJ決定要與梓做個了斷的原因是:橘陽司之死。在見過梓後幾天,酒吧老闆向JJ求援,說橘當時跟梓同期加入了龍頭,但橘的目的其實是去臥底,為了「某原因」(這點橘線時再說明),但橘的行動被宇賀神發現,正被追殺中。然而JJ與老闆到了現場之後,發現橘的頭與胸各中一槍,當場死亡。JJ看到這種精確的手法時,總覺得有些不妙,後來他又在碼頭邊被動作可說是超神速的刺客襲擊,便想起了最近龍頭中神秘刺客「冰錐」的傳聞……

回到公寓,看見屋內的鳥籠,裡頭的鳥是當梓還住在這裡的時候撿到的,因為被烏鴉攻擊而受傷的小鳥,他回憶起當時梓對自己說「我比你還知道生命的重量!」這句話。而現在,梓可能跟自己踏上同樣的道路,覺得事態已經變得無可挽回,JJ下定決心要收拾這場殘局,他要把梓殺掉,然後再自殺……

OME26.jpg

JJ第二次去找梓,把幫他養了一年的鳥還給他。這時梓的記憶在之前劉漸的惡意下重新被打開,面對JJ把鳥送還,這邊也決定做個了斷。不光是為了劉漸的命令,也不是用冰錐的身份,而是用真正的遠野梓來面對JJ。

在海濱倉庫的決戰很精彩,這邊就不詳述。遠野因為身體嬌小,所以動起來比JJ還快,所以JJ先打傷梓的腳,之後又從後面朝他的大腿又開了兩槍。

雖然是如此殘酷的場景,但卻可以感受到JJ對梓滿滿的愛。

「這樣……你就不會再從我身邊逃走了對吧……」終於抱住梓的JJ在這麼想著的同時,梓也掏出另一把護身用的手槍,沒有猶豫地打穿JJ的胸口。

兩人倒在一起,這時梓卻說:「……好了啦,這樣就夠了……我的復仇結束了,我逮到你了……我故意避開內臟跟骨頭喔……」


結果後來兩人被趕到的老闆送進醫院了XD

OME20.jpg

雖然醒來後的梓還是吵著要回龍頭去對劉漸復命,而這點讓JJ非常不諒解,說要是他回去也是被殺掉的份。這時老闆介入,說今早劉漸被捕,因為宇賀神的內部告發,但宇賀神在告發後就被當成龍頭的叛徒處決掉了,現在龍宮處於瓦解狀態,就算梓回去也沒有意義,反而會被警方逮捕。

OME14.jpg

最後兩個人決定接受王之西薩的保護,繼續在灣岸地區生活,但JJ放棄殺手職,目前跟重新復學的梓住在普通的公寓過普通的生活。
其實這條線主要描寫JJ對於自己讓他人的人生走調這件事不斷地在心中加重,最後痛苦到想乾脆跟梓一起殉情的部分相當細膩,另一方面梓則是在各種折磨下變的越來越強,如果記憶障礙的那段不算的話,他是一直保持著很普通罪惡感的善良人種,這種人算是在這部作品裡難得的珍貴生物吧XD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03

如果說宇賀神是這部的最佳男主角的話,劉漸線就是最佳導演兼最佳劇情片。

其實一邊跑著劇情就會一邊替之前看過的各種充斥在言情小說漫畫中的道故事感到深深的遺憾,太弱……實在是太薄弱了,我覺得以後要是讓我看到比這部劇情張力弱的道故事應該都會讓我嘲笑個幾句「連BLHG都比不上呢」,既然有種要幹的話,就要幹的華麗一點啊!還有,中國的道並不穿唐裝,還好這部沒出現這個笑點也是頗令人激賞的(咦)

提到劉漸的話,屬性只能以狂人來形容,看似把一切都算計的好好的,但實際上許多作為又像是什麼都沒想,有時把敵人逼到牆角,有時卻又鬆手看著獵物跑走,若說宇賀神是個有著超級控制欲的虐待狂,那麼劉漸就是更上一層樓的破壞狂……而且還是天生的帝王。


OME8.jpg

劉漸(CV:成田剣)

隸屬:龍頭(BOSS)

外號:殺戮帝王

找成田來配真是太正確了,甚至有種這個角色只能由成田來擔任,之前談聲優時有談到,成田的聲音乍聽之下平凡無奇,甚至不好認,但一旦記住那種發音跟講話方式後,就再也忘不掉。他的聲音可以做到非常精細的殘忍,而在這部作品中,則已經從殘忍提升到了殘酷,聽到我心臟真的狂跳個不停。(真不愧是我內心排名第二的聲優)


說到劉漸線,前半跟中途其實跟宇賀神線重疊的部份很多,之前我還在想說,我的天啊都跑到最後一個選項了卻才剛跟劉漸說到話是怎樣!而且重疊的部份佔這麼多部分,後面會不會沒辦法收尾…………但顯然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也難怪製作組會設定一定要先跑完宇賀神線才可以開劉漸線,因為他們一定知道玩家絕對會在重複的地方開SKIP跳過!!所以劇情真正的高潮其實是在最後一個選項選完之後才開始的!

如果之前有跑過琉夏線的話就會知道,王之西薩跟龍頭兩方的BOSS攻略其實是有關連的,只是兩方會談時的地點不同。琉夏線當然是在對王之西薩有利的場地,至於劉漸線則是對劉漸有利的場地。這點在之後的琉夏線說明好了。

而且玩到最後一個選項完之後,你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劉漸線的前半會這麼歡樂(請參照問與答篇),這完全是為了之後壯大的鬥爭來做準備,就跟飛越高摔越重一樣,之前越歡樂,後來的沈重感與辛辣就更大。

因為前面跟宇賀神線重疊,所以同樣就是為了對劉漸復仇的宇賀神抓了遠野梓當人質逼JJ幫他殺劉漸。而劉漸則早就知道宇賀神要對自己不利,所以把梓給關到自己手邊,並跟宇賀神用同一招威脅JJ當自己的護衛。當然JJ還存著反抗心,劉漸就把他關到牢房企圖使他精神上衰弱,而JJ這時也想到了如何再重新靠近劉漸的機會,所以對負責看守他的王偉說,他願意完全服從劉漸,原因是為了遠野梓。

JJ說他已經愛上梓,所以當梓還在劉漸手上時,他什麼都會做,而他一邊編織這種藉口,內心其實有一半是認同的,但有另一半想的卻是因為梓恨著自己,所以愛情關係根本不可能成立,而他也體驗到劉漸這個男人正在侵吞他所的家、街道城市。他想著讓梓落到這種境地的兇手,一串不幸連鎖的源頭是「龍頭」,而要弄垮龍頭只能殺掉劉漸。

下定決心後,王遵照劉漸的命令又把JJ帶回他房間,已經決定不管自己做什麼都要找機會殺掉這個男人後,就算被索求也是很自然的事,不過劉漸居然在行為的最中讓宇賀神帶梓闖入房間。看見JJ服從劉漸的行為後,梓只丟下一句「低級。」之後就跑開了。沒想到居然會被來這麼一招的JJ這時也只有佩服的份。

其實這邊有趣的地方在於,由於劉漸相信了JJ服從自己的理由是因為對梓抱有愛情,所以才故意要把JJ以為支柱的東西破壞殆盡,但實際上還好JJ是以此作為理由,所以才在梓受傷跑開之後,在絕望度上沒有這麼高。

我想看到這裡的玩家大多都會打從心裡對這人的行為感到厭惡,再怎麼說劇情的設定上兩人在過去並沒有特別的交集,劉漸的態度完全就是發現新玩具,等著看怎麼把JJ拆掉弄壞而已,不過,編劇高明的地方就在這裡。

OME10.jpg

從一開始就又像神又像鬼的劉漸,在第二天早上把JJ挖起來之後居然異常的「人類」,不但偷親JJ的臉頰,甚至還幫他泡咖啡。

「從明天開始,你要比我早起,而且泡咖啡是你的工作。」

說老實話,這樣的劉漸非常可愛。就連JJ都對此有警訊,因為是已經決定殺掉的對象,絕對不能靠近對方的內心,免得到時候下不了手。JJ開始做劉漸給的工作後一陣子,就傳來王之西薩要親自與龍頭談判的消息,當然劉漸完全沒有要談判的意思,擺明了就是要趁此機會把王之西薩的BOSS琉夏與他的幹部CLASS給一起殲滅,而JJ這時所配到的工作就是「殺掉琉夏」。

而JJ內心定的計畫是,要趁當天會場開戰時,趁亂收拾掉劉漸,並趁機帶梓逃出去。雙方談判當天,雖然劉漸一開始虛情假意地釋出善意,但琉夏一側也不是省油的燈,看來那邊也做好了開戰準備。還有談判過程的精彩重點請注意平川(琉夏)的演技力,當他說出「可以把霧生還給我嗎?」的時候魄力震得腦後都麻了,平川的聲音基本上是非常溫暖的,不過用溫暖的聲音說出冷冰冰的台詞時,如果沒有足夠的演技力是絕對達不到效果的!由此來看平川真的非常棒。

不過之後畢竟是劉漸線,雖然JJ跟琉夏無冤無仇,但為了製造更混亂的場面,他還是從遠方開始對琉夏做狙擊,在順利接近後,倒是很乾脆的把他給做了。接下來的混戰中,JJ終於在走道處找到劉漸的蹤影,但此時劉漸已經被同樣也是想趁此機會殺掉劉漸的宇賀神擊成重傷,JJ過去給他最後一槍。看劉漸殞命,同樣也重傷的宇賀神也摔在地上,在把「龍頭」的不法資料全交給JJ,希望他向警方告發後,同樣也死去了……但是,劉漸此時卻睜開眼,對JJ笑道,他根本不是真正的劉漸,而是影武者。

對、這就是宇賀神線裡說得那個「非常合理的不死身方法」,劉漸抓了很多跟他身材差不多的人,強制做整型手術,雖然用腦袋想就知道再怎麼說都不太可能整的一模一樣,但以劉漸的殘忍度來說,一旦被抓去動手術的人夠多,其中做出五六個很像的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了,而且他還在替身裡頭埋竊聽器跟炸彈。另外,劉漸其實也沒有很常在公開場合中出席,這也是為了混淆視聽的一種方法。

另外不知道是這個替身其實也很討厭劉漸還是怎麼樣,在死之前還告訴JJ,這艘船快被炸了,要逃命就快點,真正的劉漸已經走了。於是JJ跑到船艙去找梓,在這之前通過一大堆被做手術但是失敗者的房間,幫他帶路的有一人還問他「王偉過的好嗎?」而這位帶路者其實真實身份是龍頭幹部王偉的哥哥王遮,不過他的出場留在後面說。手術失敗者們因為已經放棄希望,所以決定在船上等著死亡,JJ也沒辦法救他們全部人。

這邊提一下王偉,他其實被魚住給幹掉了。這邊魚住說的狠:「我不會讓你去妨礙宇賀神先生的復仇計畫的,看不下去龍頭要侵吞整個日本的不只有他而已。」

終於在船艙把梓找到,兩人乘小艇脫出,才剛回到岸上,情報屋老闆就來接他們,JJ把梓交給老闆後,決心要去追劉漸。於是又回到路上龍宮城,那裡的龍頭餘黨似乎已經接到警訊,早就該散的散,JJ到了最上層,果然真正的劉漸在那裡,兩人開始上演對決戲碼。

而對決到中途,武裝警察突然介入,原來早在這之前,宇賀神已經進行了一次內部告發,感到被自己養的狗咬一口的劉漸非常不爽,居然開槍射殺警察,當然武裝警察也不是這麼好惹,對戰中劉漸也受了不少傷,而行為越來越瘋狂的劉漸邊說感覺變冷了,便一槍射穿了擺在旁邊的汽油桶,把身上好幾疊鈔票束扔上去燒。

火焰燒得非常快速,濃煙到處竄,但JJ卻突然感到自己的五感有什麼不對勁,接下來便看到了幻象……

還是小孩子的劉漸出生在香港貧民窟,父親雖然粗暴,但會帶著他上教堂。父親死後,神父把父親的遺物十字架項鍊給他,對他說「如果做了壞事,神會降下處罰。」他一直都這麼相信著,直到有天他在地上撿到錢,想說終於可以吃一頓好的時候,有個比他更小的孩子過來要搶,他一把推開對方,沒想到對方從樓梯上摔下,手腳折斷死掉了。

他以為神會因此而處罰他。但沒有。之後劉漸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做。神還是沒有處罰他。天生有領導魅力的他組織了少年幫派,最後他帶著王偉與他的兄長好不容易偷渡到日本,有生意頭腦的三人,外加被劉漸強迫抓進來的宇賀神,開始了他們在日本專門作移民者找居住地跟工作的生意,當時劉漸發下豪語:「餓肚子沒地方住的同胞還很多!我們要讓他們工作!有東西吃、有地方住!日本就是我們的新天地!這裡是亞洲最肥而且最醜陋的肥鵝,光是取點脂肪他們還得感謝我們呢!」而JJ,他也是其中參與的一員。

OME13.jpg


而本來從沒錢的煩惱變為有了錢之後的煩惱,王氏兄弟先後離去,本來就恨著劉漸的宇賀神也走了,在走之前宇賀神還勸JJ最好也離開。但JJ只是笑著說自己沒關係。劉漸生氣地叫JJ把背叛者們殺光,但JJ只是搖頭,到頭來,也只剩下他陪在劉漸身邊……

聽到劉漸叫自己「死神之鎌」時,JJ從幻象中清醒,這才發現原來是這裡囤積的毒品也燒起來了,現場只能以修羅場來形容,因為毒品產生的煙霧使現場的所有人都陷入幻覺與興奮之中,武裝警察們甚至不分敵我地拿機槍掃射。覺得這樣無法好好對決的劉漸又火大的殺了幾個警察後,跟JJ一起逃出建築物。

這時,JJ發現許多紅色光點一齊聚集在劉漸身上,在他大喊「危險」時,已經來不及了,號稱不死身的劉漸被外頭的武裝警察打成了蜂窩,在他倒下時,幾張鈔票從他的衣服中隨著濃煙飛像天際。JJ想著中國人有燒冥紙的習俗,他慢慢走了過去,最後倒在劉漸身上,默默地想著,對方在黃泉路上一定也不缺錢吧……

OME12.jpg



對,這就是結局。真是超完美結局。要是編劇讓這兩個人開心一起活下來才噁心呢XD,當然這條線我也是心臟狂跳地跑完他,雖然我對劉漸從一開始到現在完全抱著厭惡之情,但還是無法停止我對編劇的激賞,一整個安排就是相當細緻,我相信編劇團隊一定是一遍又一遍把所有線都攤出來對個一百遍以上了吧。

另外劉漸全身配色整個很怪盜小子,白西裝、藍襯衫加紅領帶XDDD

最後送上神經質打扮的宇賀神,我還是超中意白手套。

OME11.jpg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入會問答

在跑劉漸線時,龍頭的幹部班成員「魚住」跟「王」兩人會先要求JJ背上級班入會儀式需要的切口,也就是俗稱的Q&A,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橋段,但因為JJ的反應實在太好笑,所以還是記錄一下(?)

基本上如果不在殺手模式下的JJ絕對是個像阿虛那樣吐槽役擔當的好人啊……


OME6.jpg

龍頭的愉快伙伴們(咦)



魚住:「開始問了『如果你的兄弟把燒燙的鐵沙當飯吃,你會怎麼辦?』」

JJ:「……好窮啊。」

王:「就是說啊……啊、才不是呢!!『你也吃啊!』像這種問題還有二十題左右呢!!」(揍)



魚住:「喂、你長著張漂亮的臉啊,要不要在夜店工作啊?賺得還不少呢,尤其可以從客人身上得到不少情報,就此竄升到組織之上也有不錯的機會。」

王:「喂!你是戰鬥專門班的吧!現在戰鬥員不夠,需要補充的地方可多著……」

JJ:「補充?」

王:「對啊,就跟汽油一樣,減少的地方就得補給。」

JJ:「會減少啊……」

魚住:「那可是嚴格的職場啊,哼……JJ想活久一點的話,來幹一次牛郎吧?頭腦聰明地活下去吧?頭腦差的傢伙只能開槍,頭腦好的人來做生意,賣命什麼的現在已經不流行了啦~」

王:「喂!!你以為是誰在保護你的店的!」

JJ:「……原來如此,現在起是商業的時代啊……」

王:「都是你!糟了啦!一直以來只以殺戮為生的可愛男人,現在對愛覺醒了!」

魚住:「不是很好嗎?王你也對愛覺醒吧?」

王:「別開玩笑了!人又不是只靠愛活下去的!這傢伙是高明的狙擊手,他可是能讓我們活更久的!」

魚住:「那來問JJ好了,『你的兄弟在吃狗糧,你眼前還有多餘的狗糧,你會怎麼辦?』」

JJ:「丟掉。」

王:「給我吃下去啦!」(揍)

JJ:(避開)

王:「為什麼避開!乖乖被揍啦!」

JJ:「一般會避開的吧。」

魚住:「真是學不會討好的傢伙耶……說到底,這傢伙真的有心背這玩意兒嗎………」



魚住:「『你很餓,眼前有隻死老鼠,而你的旁邊有更餓的兄弟,你會怎麼辦?』」

JJ:「讓他安息。」

王:「別讓他永眠啊!!『讓他吃下去!然後你也吃,這樣可以一起活久一點!』」(怒)

JJ:「可是吃老鼠會生病。」

魚住:「重點在於心啦!」

王:「就算說謊也好……拜託你照我們教的答吧……」(倒)「你啊,大人的世界可是謊言的塊狀物啊,『宇賀神先生,今天您的笑容還是一樣帥啊』像是這樣。」

魚住:「騙人!!」

宇賀神:「……你們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

王:「宇賀神先生,今天您的笑容還是一樣帥啊。」(不不不!!宇賀神根本沒有笑啊!!)

宇賀神:「在說什麼啊,這個垃圾。有空說話的話還不如多賺一塊錢。」

王:「是…是、正如您所說的……」(臉紅)

魚住:「王看來好像很開心。」

JJ:「原來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啊……」



宇賀神:「真是不好意思,在你們忙著欺負死神的時候來訪。我是為了這個人來的。」(掏照片)

JJ:「你的情人嗎?」

宇賀神:「什麼鬼話!這個看起來也太遲鈍了!」

魚住:「……居然說太遲鈍……」(汗)

宇賀神:「他是跟我們組織有關連的大人物政治家,今天他要來店裡消費,最近他說店裡的人已經不能滿足他了,叫我們把組織內其他美少年叫出來。根據調查情報顯示,這位大人物最近的愛好應該是『你們』這種『沈沒寡言的野獸係』跟『沒有骨氣的肌肉男』。」

王:「沒、沒骨氣的肌肉男……」(受打擊)

JJ:「沈沒寡言的野獸……宇賀神,我覺得你可能誤會我什麼了……」(受打擊)

宇賀神:「放心好了,那位大人是個擁有可愛與害羞之心,如同少年一般的人物,所以不會對你們做奇怪的事的。」

魚住:「……嗯……畢竟是男的……昨天他也把我們店裡的男生帶回去了,連續兩天應該不行吧……哈哈……」(抖)

王:「魚住,那個,你並沒有讓我感覺比較放心……」

宇賀神:「來,上車去工作吧。」(叫司機把車開來)

魚住:「喔、喔喔喔超高級轎車!!!」

王:「……我也是第一次坐這種車……可是、居然是為了這種工作……我以前可是把命賭上了在幹的結果……到底是為了什麼啊…………」(淚)




魚住:「你們是接客的外行,總之就是先對客人開朗色氣地打招呼,接著稱讚他。像是身材啦、品味啦什麼的。」

JJ:「要是沒有可稱讚之處呢?」(好、好犀利的問題!)

魚住:「呃、總之找找看啦!像是『啊,真是不錯的西裝啊』什麼的。」

王:「是鱷淵先生吧?」

魚住:「若是看起來胖胖的就說很強壯,看起來貧弱的就說很溫柔。如果很普通的話,就說『你身上的氣氛真好呢~』這樣。」

王:「……可是不管哪一種你都對我說過耶。」

JJ:「好麻煩………」

魚住:「JJ你是沈默系的,閉嘴也沒關係。但王是元氣系的,要用這點來好好促銷自己啊。『見到您真是太開心了』『希望您對我做些什麼啊~』『不管怎麼樣都想要嘛~~』這樣。」

王:「這是牛郎的工作嗎?!」

魚住:「這是因為你們兩個色氣不足啦!稍微過份一點只是剛好而已!總之就是讓他喝到飽,最後說『以後龍頭也請您多多指教~』懂了嗎?」

王:「喔!社長。」

JJ:「是政治家吧。」

宇賀神:「……真是令人不安啊。」


OME7.jpg

真是無比愉快的接待狀況XDDDD

王:「啊…真是……呃……真是……真是很棒的………呃、味道。」

JJ:「嗯,這個味道是餃子的……嗚、」(被踩)






看到這一段,就覺得「啊~今天的龍頭也好和平~」(並沒有!)

話說如果跑過宇賀神線,就會發現王跟宇賀神之間……(笑)基本上如果不是身在這種組織的話,王是挺可愛的啦,而且會照顧人。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02

總之我要頒個獎座給宇賀神,他應該是我繼金田一的高遠之後第二個看到心跳不已的智慧犯吧,跑著他的路線時興奮到快吐出來,以往碰到這種類型的角色我通常會一邊讚賞編劇一邊愛著對方,但宇賀神不一樣,我無法遏止對編劇安排這種角色的激賞卻又一邊對這傢伙懷抱滿滿的恨意。

但不管怎麼說,宇賀神先生真是帥到一個炸。

OME4.jpg

宇賀神 剣(CV:杉山紀彰)

外號:冰之處刑台

隸屬:龍頭

同樣也是不用看假名聽他開口一秒就知道CV是誰了,而杉山也不負眾望(?)地把這樣令人又愛又恨的角色完美的詮釋出來。如果要說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讓人厭惡到極點的話,沒有其他理由,就是卑鄙兩個字而已。為了把JJ弄到手,宇賀神什麼手段都用盡了,而且完全貫徹始終的幹。

先是利用JJ對遠野梓的特殊情分,先把梓給抓為人質,要求JJ替自己工作。接下來又藉口「需要錢來養人質」要他一個月交「人質保護費三十萬」,再來就是用梓的命逼JJ加入幫派,光是刺青費用就要三百萬,總之就是在利加利的狀況下,讓JJ背上一大堆的債務。

一週後宇賀神把JJ叫到高級套房中,用非常高超的說話數軟硬兼施,再讓JJ毫無戒心地喝下下了藥的酒。為了設這個局,宇賀神連JJ自己都沒印象的小學紀念冊都弄到手來給他看了。其實這邊我真的嚇了一跳,就算是下藥這種老套的手法,因為過程賣弄的手法實在太過漂亮,所以與其說充滿色氣,還不如說讓人打從心裡的火大起來。尤其宇賀神還用意周到地準備了錄影器材,雖然這招仍然很老套,但那威脅的效力太可怕了。

在「龍頭」這個極為封閉又對外來傭兵非常不善的組織內,一旦宇賀神把錄影帶散播出去,組織的人會怎麼看JJ可想而知,應該有大多數人會想除之而後快或前來挑釁吧,對於JJ這個只想潛伏在組織中企圖搭救梓的計畫來說,錄影帶這招的牽制效果非常顯著,基本上身為殺手的JJ對於自尊這種東西本來沒有看得很重,若只有自己的話只要逃掉就可以了。

而在幾度被宇賀神耍來耍去後,本來還存著希望想把梓救出的JJ多少也感到心灰意冷,這時宇賀神又孤身出現在JJ面前不斷挑釁,甚至連梓在人質房裡頭受到的各種拷問過程都一一說給JJ聽,直到JJ受不了跳起來攻擊宇賀神時,宇賀神才得意地說:跟我簽契約的不是死氣沈沈的死神,而是現在還抱持熊熊復仇火焰的你啊。

或許有人看到這裡,會覺得宇賀神反復無常,但其實宇賀神的屬性是完全的虐待狂跟控制狂(其實我就是看到這裡興奮到快吐),真正的虐待狂不是拿起皮鞭跟蠟燭猛揮,而是精準的控制,不是推到最上,也不是壓到最底,把一切控制在他想要控制的範圍內其實才是最高明的。

宇賀神在終於得到JJ完全的服從之後,丟出他的最終計畫:殺掉龍頭的BOSS「劉漸」。

原來宇賀神的父親宇賀神恭一也被劉漸抓為人質,讓宇賀神不得不服從,宇賀神為了得知父親的所在地,整整花了十年,爬到組織的第一幹部的地位。這種執念跟精神上已經被遠野梓軟化的JJ比較起來,怎麼看都是宇賀神強得多了。至於JJ則跟宇賀神約好,只要這次任務能順利完成,宇賀神就要把梓還給他。

於是兩個人在定下計畫後往龍頭的根據地前進。由於宇賀神精密的計畫,一直到接近劉漸並將他擊傷時都很順利。而這時為了讓劉漸吐出自己父親所在地的宇賀神自然用盡了一切折磨的手段。

一如往常用意周到的宇賀神拿出鉗子就抽掉劉漸的一片指甲(這邊成田的慘叫請務必注意XD),之後開始一片一片的剝,剝完之後剁關節,還說「我有帶打火機,放心好了,會立刻幫你處理傷口,不至於讓你死掉的。」此後就是兩個人意志上的對決,每當劉漸接受凌遲時就會大笑,而宇賀神也一樣,狀況慘到連JJ都出聲想阻止。

當時JJ的感想既短而沈:

「狂うている。」(真是瘋了)

誰、「か」 じゃない(並不是光指誰)

誰も だ。(而是誰都瘋了)

最後劉漸終於說出人質房的所在地,在伊豆諸島中的「鳥島」。兩人在確定劉漸死後,出發前往鳥島,果然島上設有關人質的設施,兩人進去後到處尋找宇賀神恭一的蹤跡,卻沒想到在其中看到了完全意想不到的人物:「遠野梓」!!喜出望外的JJ當然立刻就把梓放出來,但宇賀神卻完全僵住,因為這並不在他的計畫內,尤其在JJ奪回目的的人質之後,他已經沒辦法完全控制對方,但JJ卻沒有向宇賀神反撲,反而安慰地說:我們再一起找找吧,說不定你父親在其他地方。

島上繞了幾圈後,確定已經沒有其他設施,在宇賀神消沈到想死的時候,JJ一邊想著這男人對自己做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氣不太起來了。

一夜過去,重新整頓好心情的宇賀神,決定把自己就是殺掉遠野梓父母的真正兇手的事對JJ坦承,當初宇賀神的計畫是這樣的,率先得知「王之西薩」委託JJ去殺跟「龍頭」過從甚密的政治家鱷淵,所以他早先一部威脅委託人對JJ說錯誤的房間號碼,而當JJ到房間後只會發現無辜者的屍體,至於遠藤梓本來是準備納入手中,操縱他來得到遠野財閥的巨大財產,而他唯一的失誤就是沒想到遠野梓居然會跟著JJ一起跑了。雖然財產沒到手,但也因為此役,宇賀神被劉漸提升為自己的第一副手。

JJ知道後瞬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並不是想到自己,而是想到讓梓的人生變調的兇手就站在自己眼前,在他責問宇賀神為什麼不早說時,宇賀神的反應還真的是貫徹始終地以利己為第一要務:

「要是我先說了你還會接受我嗎!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我不要再失去你!」

而同樣總是會在這當口出現的「被當事者直接聽到的橋段」發生,躲在後頭的梓拿出小刀就衝出來:「你殺了我的父母!還用我來威脅JJ!把他當成自己的東西一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結果那一刀被JJ擋下來,梓的表情震驚到快哭了,這邊的台詞也很動人:「JJ……你被那個怪物搞到連魂都被吸走了嗎!!」

說宇賀神是怪物真的是太貼切了,對這人來說,並不是因為捨棄良心所以才變得如此,正是因為時時刻刻感受到良心的苛責所以才能繼續在這種組織內保持自我,為了達到目的就只有貫徹始終的做,不管殺誰或是把誰捲進來都無所謂,這種強悍真可說是怪物等級。

離開島之後,同樣腦筋還是很清楚的宇賀神決定帶著JJ闖龍宮,所謂的龍宮就是停在東京灣上的一艘豪華客船,是劉漸個人的根據地。結果一上船之後,宇賀神就嚷著要見BOSS,JJ才心想劉漸不是被自己等殺掉了嗎?但對方卻好端端地出現在自己等人的眼前。

宇賀神線並沒有在這裡解釋清楚為什麼劉漸還活著,但劉漸線中會說明其實這邊是用「某種合理到不行的手段」來混淆視聽,而宇賀神到底是猜到這種把戲還是怎麼樣,總之他只對JJ苦笑:他有不死身。

然後雖然個人對於宇賀神線簡直就是激賞,但這邊硬要加入的3P橋段實在是很雞肋,劉漸你是笨蛋嗎?!!還把這兩人放回船艙!武器都沒沒收!甚至還開廣播叫全船的手下玩貓捉老鼠的遊戲(要狩獵老鼠也可以,但中間那段H真的很沒有必要!而且太蠢!打從他們上船後就開始獵殺不就好了!)

OME2.jpg

基本上組合起來無敵強的兩人,一路從船艙殺回甲板,打帶跑順便靠殺敵來補充彈藥,其間不改S本性,在扔出手榴彈後居然對著火花笑得超開心:「沒想到居然能在船艙中看煙火呢~」JJ:「…………」,在快到甲板之前,宇賀神因為腿部不小心中彈,所以拜託JJ先上去。

劉漸現身,還把宇賀神的父親宇賀神恭一郎給推出來,說一旦JJ對自己開槍的話,他就把恭一郎給殺掉,在兩人僵持時,後到的宇賀神沒有猶豫,直接就朝劉漸開槍,而且不只開一槍,幾乎是把子彈整圈打完的那種。劉漸倒下,在宇賀神很高興終於與父親相見之後,恭一郎居然說他已經幫劉漸做了太多錯事,只想求死,拜託宇賀神把槍給他。

宇賀神看到父親已經被折磨到只剩下右手能動,含著淚把槍給交出去,卻沒想到恭一郎一邊說著要把兒子獻給首領,然後企圖朝宇賀神開槍,JJ才剛要阻止,這時一發子彈卻乾脆地貫穿了恭一郎的腦袋。

開槍的是宇賀神。

宇賀神:「再見了,父親……謝謝你這十年來成為我活下去的支柱。」

這邊同樣是宇賀神的利己主義發動,如果JJ沒有成為宇賀神的新支柱的話,說不定宇賀神會就此被恭一郎所殺。再說一次,宇賀神是怪物。所以之後看見劉漸滿身鮮血地重新站起來時驚嚇稍微有小了那麼點,就連JJ都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真的不死身了。

之後JJ跟宇賀神繼續朝劉漸開了好幾槍,對方硬是不倒下,在宇賀神真的感到害怕的同時,劉漸撲向他,兩人一起跌落海底。JJ急忙跟著跳下去,終於發現腳被劉漸抓著不放的宇賀神,他潛到海中企圖扒開對方的手,這才發現劉漸這次真的死了,只是死後瞬間僵硬,還是抓著宇賀神。

而JJ也同時發現劉漸這回不死身的秘密,這招其實也玩得很漂亮,由於之前那個兄弟梗太經典,所以後面突然來個合理到不行的手法時真的有被回馬槍幹掉的感覺,劉漸的西裝裡頭裝了一大堆防彈用的精密金屬片啊!連頭皮裡都裝,至於腹部的致命傷JJ也發現要不是宇賀神執著到有病,在劉漸倒下時一直朝著同一個點狂開槍,不然也無法貫穿。

最後為了讓劉漸放手,JJ只好連著被劉漸握著的鞋子的部份一起脫下來丟棄,這才終於擺脫這人到死的糾纏。結果兩人一回到岸上,宇賀神的精神力實在驚人,居然還跟JJ抱怨起被他脫掉的鞋子很貴。

「你知道嗎?那雙鞋子是絹制的,國產貨,我鞋子只穿絹制的,之後請重買一雙給我。哼、一想到被那個男人拿走就覺得很不愉快。」

「……送老闆上黃泉路,給他一隻鞋子不算過份啦。」

「從今以後,你會對我的人生負起責任吧?應該說,請你負起責任。」

其實看到這裡,我真的開始同情JJ了……對於宇賀神這種人,不拜在他褲管下實在說不過去啊……


之後。

OME3.jpg

宇賀神重新以律師的身份出發,而JJ則擔任他的合夥人兼司機與保鏢。最後可以仔細聽聽在車後接電話時,宇賀神那種抖S菁英的營業用口吻。

非常的……(啊、心臟跳好快XD)

オメルタ ~沈黙の掟~

PCゲーム オメルタ~沈黙の掟~ 初回豪華版PCゲーム オメルタ~沈黙の掟~ 初回豪華版
()
マッチングワールド

商品詳細を見る



簡單來說(?)就是以幫為主體的世界。不過與一般漫畫或小說中那些「很酷很帥」的道們不同,雖然人物設計大家還是都長的很正啦,但設定上卻異常細膩(尤其是針對槍枝的部份),外加劇情上的多面性與每個人的自身所抱持的矛盾等複雜情懷,這一部算是我繼LUCKYDOG之後給的高評價作品。

前情提要的部份意外的長,想玩的人請自行慢慢看。簡略來說就是身為主角的殺手JJ在一次行動中被不知名的組織陷害,使得他目標沒殺成,一進房間反而看見一對夫妻的屍體,正慌張要離開現場時,被這對無辜夫妻的兒子,也就是可攻略的角色其之一「遠野梓」目擊。

慌了的JJ一時想不到方法處理這個小孩,只好先帶著跑,逃到中途,JJ決定把梓放回去,只叫他對此事閉嘴,但梓卻說「為了殺掉你我會跟到天涯海角!」這時情報屋打來電話通知JJ,說他的委託人是義大利幫派(駐日)「虎之西薩」,而外頭正傳出「死神」JJ不但殺錯人,還把前謝捲走潛逃。

因為不想跟虎之西薩整個幫派為敵,於是JJ逃入以整個灣岸為地盤,另一大手黨「龍頭」的根據地灣岸,開始他與遠藤梓的藏匿生活……



其實有乖乖把前情跑完的人大概就知道本命應該是遠野梓沒錯,但基本上還是有不少有趣的攻略對象,而且梓的攻略也得等到二週目,其實我個人也是推薦最好把梓排在倒數第三個左右……雖然因為我太喜歡這孩子所以二週目就先跑完了,但同時也因此暴露了不少其他線的劇情就是了。而且畢竟因為是本命,所以劇情非~~~常的長!!最後一個選項按完了之後放自動跑居然還需要三小時(劇情是很驚險刺激沒錯啦)。




霧生 礼司(CV:近藤隆)

OME1.jpg

外號:地獄番犬

隸屬:王之西薩

總之看原氏名(喂)就知道是近藤,雖然我聽他開口講第一句話就知道了,反正就是很近藤會配的角色。原刑警,因為小時候朋友被捲進手黨的鬥爭中喪命,長大後成為刑警一直咬著這案子不放(時效已過),後來被虎之西薩的BOSS的琉夏看上,兩人非常青春的在海邊夕陽下互毆………咳、是在河堤邊對賭,琉夏說要是霧生贏了就可以以妨礙公務罪把自己拉回警局調查,但要是自己贏了,霧生就得加入手黨,之後勝負可想而知,但讓霧生加入虎之西薩的重點在於琉夏非常乾脆地把殺掉霧生朋友的人找出來解決掉。

當時霧生說:我周圍的人都叫我放棄這件時效已過的案子,沒人有辦法幫我朋友做點什麼,包括我自己,但琉夏卻做到了。

之後霧生加入虎之西薩,成為BOSS琉夏的副手,初次劍麵食霧生就對琉夏對於JJ總是另眼相看感覺非常不爽,就算一開始雇用JJ一起工作也一直是毒舌連發,一直到琉夏把JJ挖角到虎之西薩後,不滿衝到了最高點,找機會把JJ帶到地下室先是狠狠揍了他一頓,之後又說要單挑,說更白一點就是嫉妒XD,不過一起工作過幾次後,彼此都發現對方的一些優點。

(至於中間那些帶有色氣的事情就等有興趣的人自己去玩)

其實說到底,霧生只要一被挖出本性後就會變的很率直,當然臉紅什麼的也相當可愛,跑霧生線最妙的地方就是琉夏會一直跑來纏你(中途一直想:平川你走開啦XD),但因為琉夏線跟霧生線前期是重疊的,而且設計上也是一定要先跑過霧生線才可以去跑琉夏線。

直於在與「龍頭」最終決戰時,宇賀神一定得死……(話說這傢伙好像很難活下來,這傢伙自己路線的死亡結局多到四個,其他人大概平均兩個左右…),在終於解決掉與龍頭的鬥爭之後,由於龍宮並未瓦解,所以JJ決定重新踏上一匹狼殺手的回頭路,之後一個個解決龍宮的重要交易對象與幹部……偶爾也會偷個跟霧生約會就是了(笑)


就目前看起來的正式結局應該都會導向龍宮破滅,組織瓦解一途(當然這主要是跟遠藤梓的本命路線連動),不過因為可以攻略龍頭的BOSS劉漸,唯有這條路線目前還無法預測就是了。

因為其他人的結局大致都可以跟已經跑過的遠野梓路線連結在一起,不管怎麼說,霧生跟琉夏都是虎之西薩的人,從霧生線就可以大致推測出琉夏線的流程,而充當情報屋的酒店老闆則很明顯是站在虎之西薩這一邊,雖然中間應該會提到他跟橘的關係,這段還頗令人期待的,但結局應該可以料想,至於浪花機關槍的橘則在遠藤梓路線中可看出,他就是老闆這邊派去臥底的,而遠藤線跟橘線基本上有重疊部分,就是兩個你只能選一個。至於宇賀神方面則看得出他其實也覺得劉漸為了擴張地盤已經到太過份的程度,所以由他自己向警方作內部告發(難怪他的死亡結局這麼多)

那麼…………龍頭呢,雖然CV叫做成田剣但我對這角色實在是頗為抵抗……可惡!!看到他欺負小貓那邊整個火大起來了啊!!!尤其聽到是成田說那種恐怖的話(真的很恐怖)時一整個雞皮疙瘩冒出來……真不愧是成田(咦)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1
2 3 4 5 6 78
9 10 11 12 13 1415
16 17 18 19 20 2122
23 24 25 26 27 2829
30 31 - - -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