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脳男


劇場版 脳男 NO-OTOKO  映画パンフレット 監督 瀧本智行 出演 生田斗真、松雪泰子、二階堂ふみ、太田莉菜、江口洋介劇場版 脳男 NO-OTOKO  
()





因為臺灣預告片都會加些奇妙的形容,所以只放日本原來的宣傳。




這部片就像少年漫畫,不知為何,我在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就一直覺得自己很像借了一套應該是自己的菜的漫畫回家趴在床上偷著樂。
因為我對原作不了解(這作者我也第一次聽到,以後會多注意,原作看來有很多本,後續可能會找來看看),所以暫且就不配合原作一起介紹。但電影拍攝的手法與角色設計是貨真價實的少年漫,可以在G FANTASY上連載的那種。

不過說它像少年漫有兩種層面的意思,角色的形象很鮮明,卻是平面的,鏡頭帶轉得很漂亮,卻有很強烈的賣弄感,人物間的關係很單純,為了彌補這種只有單向性的交集,所以刻意將所有人的情感表現擴張到近乎瘋狂的狀態,簡而言之就是,劇情明快、畫面塞滿、人物美型,對我來說,這部就像明明是打到要害的子彈,卻意外不這麼痛。

以漫畫的角度來評論的話,它還是本不錯看的漫畫--雖然有七成的價值在畫面就是了。

劇情方面請容我用簡略的三言兩語帶過,總之刑警先生A跟他的後輩B靠著線索找到了連續炸彈客兼割舌殺人鬼的巢穴,在衝進去之前發生爆炸,之後進入現場發現了一位自稱鈴木一郎的年輕人,這位就是我們的主角,被暱稱為「腦男」的傢伙。

刑警A意外相當謹慎地把青年在送檢前先把青年送到精神醫師C的地方做精神鑑定,在鑑定的過程中,C發現了青年一些不可思議的地方……在這裡我要提一下,飾演精神醫的松雪泰子本人演技非常之好,尤其在情感的部分她可以表現得非常細緻,但很遺憾的,這劇本是「少年漫」所以不需要那種動搖內心的深沈之處,這裡需要的是她哭、大叫、憤怒吼、崩潰姿,既然這樣的話你找前○敦子來演不就好了,這部片真的非常沒有必要的找來很多實力派然後讓他們做非常簡單的演技。這片唯一讓松雪徹底發揮才能之處只有在幫青年做精神鑑定時的那一段,在跟青年一來一往的問答時,才是真正讓這個角色活在現實空間的稀少片段。

精神醫C靠著一點點線索,終於追溯到了青年的過去,青年的確因為遺傳的原因,在情感上近乎完全地缺陷,但相對地,卻有超強的記憶力跟一般人所沒有的精確度,小時候的他,甚至沒有人下指令的話,他就什麼也不做,但一旦下達指令,就會像臺電腦那樣迅速而確實,當時負責教育他的人,給他起個暱稱,就叫「腦男」。而這位青年的祖父因為兒子媳婦車禍喪生,對肇事者恨之入骨,決定利用青年這只聽指令行動與驚人的行動力來進行復仇………

總之,這位精神不太正常的祖父就開始讓青年接受各種超級壓縮的菁英教育,包括武術什麼,最後反覆不斷洗腦(指令?)青年要去獵殺各種惡人來實行他內心扭曲的正義。而當天刑警A闖入的爆炸現場其實是青年正在獵殺連續爆炸事件的犯人。

鏡頭轉到連續爆炸犯的的兇手一側,是兩人一組的D跟F,主嫌的D從臺詞聽起來算是很典型的連環殺手,F則是依存在D之下的共犯,螢幕上會不斷看到D跟F兩人不斷放閃,又親又抱又摸,又把頭抓起來撞椅子跟抱著大腿說不要拋棄我,但因為是比較浮面的東西,而且完全擺明了「我是神經病☆」所以就沒什麼特別好提的部分,總之D因為D跟F差點被青年給幹掉而懷恨在心,決定要反過來殺掉青年。

而F混進戒護醫院後,在精神醫C的包包裡放了竊聽器,這裡就不要追究戒護醫院為什麼警備這麼鬆散,簡直就跟讓兇手跑到足球場去把遙控炸彈的按鈕裝在門框上方一樣不可思議。所以D跟F一邊H一邊竊聽精神醫C一步步挖掘青年過去的事情之後,D開始狂笑說什麼我們簡直就像命中注定要相遇的一樣都是不殺人無法活下去的存在就由我來解放你的靈魂吧啊哈哈哈這種中二到我拚命忍笑好久的臺詞。

這邊真是不吐槽對不起自己啊,我真的徹底覺得這編劇對於「連環殺手」的認知微妙地歪斜,D太明顯可被歸類連環殺手,而青年某種程度只是受到指令後才去做些什麼,青年其實比較偏向殺手的性質(這跟雙面法醫(Dexter)的那種狀況又不太一樣),連環殺手會對殺手產生共鳴的情緒到底在哪裡?中盤D跟F去劫運送青年的囚車,她們拿的是十字弓……其實我看到這裡真的頭有點痛,連環殺手有自己的一貫作案模式,D就是製作炸彈跟割下被害者的舌頭,如果說她一開始就不停變換手法殺人,沒有什麼具有帶表性的「簽名」也就算了,問題在於她不是!她的標記就是炸彈跟割舌,但她在光天化日之下拿著十字弓去劫囚車,從這個時點開始就算是連環殺手失格……不、可能是編劇失格吧。

在之前寫《DINER噬食者》時,我也忍不住落落長地說了一堆連環殺手跟殺手的區別,當一個連環殺手如此劇烈地改變作案模式是非常不合理的脫序演出,尤其是她等於把真面目告訴警方,這邊即使說是為了劇情需要都無法開脫它不是個嚴重BUG。

好的,我們回到青年跟刑警A與精神醫C一側,在劫車事件後,青年拔出刑警A的槍毫不猶豫殺了F,D逃走,青年也逃走,逃走的D跑去挾持了精神醫C,到底為什麼知道這麼做青年就會跑來找自己就不知道了(但不管怎麼說,就算D不劫持C,青年也會來獵殺她就是了)

這邊時間帶往前回溯一點,精神醫C的弟弟在小學時被殺害,兇手G當時是國中生,精神醫C非常勇敢地擔任了兇手G的精神治療師,最近G終於要從少年觀護所出去了。精神醫C認為這是一個成功的治療案例,也覺得G真的改過自新了。所以在青年要從監護醫院被轉移前,精神醫C對青年說了他跟G之間的事情,並用這件事鼓勵青年:「你並不是天生的殺人機器,你是人類。」

好的,我們回到劫持現場,D很瘋狂地一邊轟掉整間醫院,並把刑警A的搭檔B也抓起來硬套上炸彈項圈,並逼感到現場的A跟總之就這樣默默來了的青年做決鬥。

D:你(A)殺掉青年的話我就解除炸彈。

之後就開始打戲,江口洋介這邊算是重頭,動作流暢漂亮,這邊意外地把雙方都有點猶豫要不要手下留情的部分表現的不錯,但已經被套上炸彈項圈的B卻非常不想看到兩人相殺,所以自己傾斜項圈裡頭的引爆器炸掉了,而這時青年也不願再跟刑警A糾纏,拖著被打傷的腳,一拐一拐地去找D。

接下來是青年與D的對決,D把C綁到車上,在地下停車場直接開車衝撞追來的青年--三次。最後是C努力掙扎拉起手煞車讓車去撞別臺空車後才停下來,順帶一提,駕駛座的安全氣囊居然沒爆開,這太奇怪了,到底哪廠的車!大家要注意不可以買。在D從短暫昏迷醒過來的瞬間,青年也拿拳頭打破車窗,用力把D拖出去掐,這時也同樣醒來的C從車上下來,身上被捆了炸彈,但還是用力吶喊「住手!你不是為了殺人而存在的,你不是殺人機器。」

…………雖然這裡是本劇最高潮,但我還是要說一下,C的臺詞與反應實在王道到看松雪剛開口就知道她要說什麼……不過因為在這方面它就是個非常典型的少年漫(還有點JUMP風味),所以會採用這種臺詞也很正常。

這時青年居然住手了,在青年望向C的同時,D把炸彈的引爆器取出,在準備按下時,剛才痛失搭檔的A趕到,一槍命中D的要害,之後又暴怒地連開好幾槍。最後他又把槍口對準青年,喀嚓按了下去--理所當然的要沒有子彈。

最後刑警A跟精神醫C茫然地注視著青年離開,青年離開時似乎想跟精神醫C說些什麼,但最後也只是一拐一拐地走了。

終末(事件過後),青年發了一封郵件給精神醫C,上頭寫說要殺掉醫生最重要的患者,也就是G。C立刻衝出門到了G家,開門後果然絕望地見到G的屍體倒在地上,但卻立刻聽見有咚咚的求救聲,C來到G的浴室,在浴缸中發現了被G綁架準備殺害的小男孩……
小男孩得救,但相對的精神醫C受到了比之前的事件更大的打擊,青年殺掉了G這件事像是徹底毀掉了她的信念與努力,之後,青年跟C通了電話「我看不下去妳犯的錯誤。」青年是這麼說的。
精神醫:「你是為了我嗎?」
青年最後他小小微笑了下:「因為妳為我哭了,妳是第一個。」




雖然,嗯,雖然收尾不壞,但是………對不起,又要讓我拉回連環殺手的議題。G很明顯也是連環殺手,那個不是衝動殺人,也不是為了錢而殺人,單純只是為了享樂而殺人,「他停不下來」。雖然G的案例比較有爭議性,因為沒有說清楚G殺死C的弟弟時是否初犯時就被逮,或是在供述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玩弄屍體等等,所以有兩個可能,一個是G真的演技太好(還要夠能忍受不能殺小孩的日子)足以騙過C,或者C對連環殺手的特性完全不了解…………不、要輔導罪犯好歹該學犯罪心理吧!!C的弟弟被殺害時眉毛跟頭髮都被剃光,那個已經是很明顯的「簽名」了吧?

總之,我對於很多這類型的故事中無法清楚區別衝動殺人、大量殺人、連環殺手跟殺手的行為模式感到有些可惜就是了。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 - 12
3 4 5 6 7 8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18 19 20 21 2223
24 25 26 27 28 2930
- - - - - -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