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續) 愛は曇天の中で

080706a.jpg


在生著氣。
喔這傢伙正在生氣……
我第一次見到他這副模樣,緊抿著唇,目光恨恨地盯的地上,一語不發。我跟在他身邊走,默默望著他發怒的側臉,搓了搓手,嘴裡吐出淡淡白霧,然後噗嗤地笑出聲。
「不要笑!」古泉轉過身,一把揪住我的領口。
現在的古泉一樹,看起來才像個……正常人。
「你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嗎?居然對涼宮同學說那種話!你明明就知道她喜歡你……」
聞言,我沈下臉,伸指彈了下古泉的制服,「這是你自找的,不是叫你不准說那件事嗎?等一下回房間時不要怪我。」
「現在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嗎?剛才的事情要是刺激到了涼宮同學,不要說我可能無法再跟虛君見面,就連日本……不、全世界都有可能遭殃!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數到三,你要是不放開我的話,我就在這裡吻你吻給所有路過的人看。」我低聲透出威脅。
「虛君你……!」古泉瞪大眼,彷彿看到什麼怪物似的。但我想那只是因為我說出了令他意想不到的台詞。
結果根本不用我數三秒,古泉臉上的紅潮已爬到耳根,也許憤怒跟羞赧都有吧,他放開我的領口,使勁背過身,大步往他自己的家方向踏步。
我從後頭追上,一下勾住他的臂彎。
「我家不是那方向。」
「今天沒空、為了防範神人之後有可能做出的暴動或是任何使事界陷入危機的行為……」
「你寧願去那個無聊地要死的『機關』,也不想陪男朋友打電動是嗎?」
「不是那樣的問題!」
「不然是什麼問題?」我挑了下眉,就跟我經常對春日的無厘頭發言常做的那個表情一樣。
「這是世界的危機!你以為我們當初為什麼……」
古泉一定看到了我忍俊不止的表情所以才沒有繼續說,現在他的拳頭握的死緊,雖然我知道他絕不會對我動手,但我卻有點想知道他打架時會是什麼模樣。
「吶……我說你啊,到底是為了什麼,所以才來跟我告白的啊?好玩嗎?一時興起嗎?在耍我嗎?」
「怎、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古泉的聲音拔的比平時要高三度,臉上也堆著稀有的慌張。
「所以呢?」
「什、什麼所以……」
「告白後光是只在旁邊看,在人前假裝一副跟我沒什麼關係表情,老是擔心地球有一天會因為一個腦味構造易於常人的女人而爆炸,這樣還有意義嗎?我告訴你,雖然自從遇到春日之後,總覺得自己老是在做一些徒勞無功的努力,拼了命也只好隨波逐流,可是啊……本來、我是最討厭那種得不到回報光只有自己一頭熱的事情了啦!」
我惡狠狠的盯著古泉,胸口中湧上一陣陣不甘心,這傢伙腦袋裡大概裝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以大局為重、或是更多長遠的考量吧?這麼看起來我不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小鬼嗎?
我的確是個小鬼。想隨著自己的喜好而動的小鬼。明明就曾經有機會,把春日那個瘟神從我的世界、不……從這個世界上給驅逐,讓她變成一個『正常的』、只是脾氣有些差的、介於有點個性卻不算太機車的普通女高中生。
在那個世界裡,長門是個既害羞又寡言的超萌少女、古泉也可以不必背負著好像要保衛地球和平的沈重使命只需要當優等生帥哥,我……也可以安心度過三年平靜的高中生活。
「……我只是……待在虛君身邊就夠了啊……」古泉微微低下頭,聲音像是從唇縫間硬擠出來。
可惡、好想用力揍這傢伙一拳喔!給你三百元、求求你讓我揍一拳吧!
竟然說這種話,那麼當初為什麼要跟我告白呢?你不會妄想著告白後還能維持現狀吧!說了那種話之後,我還能把你當成普通的朋友看嗎?
辦不到、至少短期內辦不到!
而實際上是……在『那樣的輪迴六次之後』我跨過那條線,想抓住你的手一起往深淵裡頭跳,結果現在你卻突然停下來,這樣子已經掉落坑中的我不就跟白癡沒兩樣嗎?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吧你!」我也同罪。
我轉過身。
「好啊,沒關係,你儘管去你喜歡的那個『機關』,然後……從此之後、我們就沒關係了,你就繼續當拯救世界的勇者,我還是SOS團的雜用。」
「虛君!不要!我討厭那樣,不要說什麼『沒關係』的話啊!」
這次換古泉追上來。我則腳步不停的往家的方向走。
「……說老實話,其實我還挺會搧動春日的。」
「啊?」
「只要利用她,要成為新世界的神,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喔?」我低頭往手上呵了口氣,雖然戴了手套,冷空氣卻像狡猾的蟲般不斷從底下的開口鑽入。我轉頭看了古泉一眼,他的臉色蒼白,嘴唇也凍的快變白了,「不用露出那種表情,我對征服世界這種麻煩的要死的事情沒興趣。」
「……我知道。」古泉低喃,卻不安地望著我。
「只要讓你忘記就可以了。就跟『之前』一樣。」
我翻開了牌,足以勾起古泉好奇與驚慌的牌,不過要不要咬餌,就是對方的問題了……
正好,我也想直接聽這傢伙的意見。
硬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就是……我、真的喜歡上了這傢伙吧。



「……就是這樣。」
聽完我的說明之後,古泉沈默了一會兒。走廊每隔十分鐘就傳來老妹想開門進我房間的聲音,當然、我已經確實地把門給鎖起來了。不過總覺得要是再不理她,下一秒她就會坐在門外大哭。
「我無法接受。」古泉終於開口。
我坐在地上,把電視轉的很小聲,有一搭沒一搭地換著電視台,古泉則盤坐在我床上。當然並不是因為現在想看電視,而是因為兩個人都保持沈默的話,空氣會變的格外難受。但就算如此,我也還是不會打開門放我老妹進來,現在是MAN’S TALK時間。
「無法接受什麼?」
「你說我已經對你告白六次以上了嗎?」
「上個月正好是第六次。」
「所以虛君接受了我六次,然後又擅自讓我的記憶消失嗎!」古泉拍了下我的床鋪,發出鈍鈍的聲響。
「是五次,在第六次你的記憶即將消失前,也就是兩個小時前的社團活動,春日發火的時候,我阻止了。順帶一提,清除你的記憶的人不是我,是春日。」
古泉現在一臉有怒難平的模樣,「那為什麼第一次你不阻止呢!」
「那是不可抗力因素,經過時間只有兩秒,我什麼都不能做,而且也是事後才發覺的,之前說約好要一起去買衣服什麼的時候,你還用奇怪的表情看我,說之前根本沒約過那種事,搞的我好像白癡一樣,而且三天後又跑來告白一次,要不是看在你還挺有誠意的份上,早就一拳過去了。」
「那、那之後還有好幾次,為什麼虛君什麼都沒做……虛君明明全部都知道……」
「你覺得呢?」我為什麼、明明知道,卻不阻止……
古泉一愣、下一秒就露出覺悟的表情,最後無聲地苦笑。
不愧是優等生,頭腦好得不得了,我那無比破碎的提示,他都猜的出來。
「我不確定。」我丟下遙控器回頭,爬到自己床上盤坐著,單手支著臉。「我會後悔嗎?就這樣真的好嗎?還有……我可以溫柔的對你嗎?做的到嗎?不會只有傷害你嗎?應該要對其他SOS團的人開誠布公嗎?以後要怎麼做呢?」
問題。隨便數就一堆。
不過我不會說,如果古泉是女的就好了,的這種話。裝模作樣地、擁有無謂雜學知識地、對每個人都笑臉迎人地、意外的也有粗枝大葉的時候,那樣的男生,才是一不小心讓我迷戀的古泉一樹。
「如果我……最後一次、在記憶被消除後,沒有再度對虛君告白的話,你會……怎麼做呢?」
好問題。
「如果你沒來的話……」
「嗯、」
「大概要等一陣子吧。等我完全拋棄羞恥心之後,就換我……」我伸手搭住古泉的肩膀用力一推,他往後倒在床上,「去找你了。」
我壓住古泉的肩膀,望了他一會兒,連自己都覺得相當丟臉,最後將頭低下,靠在他的頸側邊,手繞過他的背後收緊,古泉的身體現在很溫暖,就跟個大暖爐一樣,比三味線好用多了,抱的再緊也不會有毛黏在身上。
「真可惜,虛君的告白,我好想聽一次看看。」古泉微微轉過頭,用唇磨過我的耳朵。
「說不定我會說『要不要跟本大爺交往啊?』之類的。」我縮了下頸項,古泉的心情似乎有好轉的跡象,手居然偷偷探到我的毛衣裡去。
「虛君是這種『本大爺系』嗎?」
「不然該怎麼說『請跟在下不才小可我交往吧一樹大人』?」我稍微抬起頭,往古泉的唇上吻了下去。
「唔嗯……文、文法……呼……好像有點不對。」
手指已經入侵下著,似乎正想辦法要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果然不管外表再怎麼披著紳士皮,骨子裡就是男人沒錯。
「……要做嗎?」我低聲問。
古泉的眼神像是突然清醒過來,「等、等等、這種事情,以前也……做過?」
「嗯……我忘了。」我裝傻,坐在古泉身上,將他的制服冬季衫的扣子解開。
「有、應該有吧?那麼熟練的樣子!」古泉執拗地問,這次換他拆開我的褲頭。
「你倒挺清楚自己出手快的程度嘛。」
「我是不太喜歡忍耐的類型。」古泉吐了口氣,「不過要做還是做的到。」
我低笑了聲,再度彎下腰吻上古泉已經敞開的胸膛,他瞇了下眼,伸手輕推我的頭想阻擋,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之前我是那邊?」古泉摟著我的頸項問。
「我是國王喔。」
聽我這麼說,古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絕對是說謊的。」
「真的啦…哇、」
古泉抓住我的手臂往下扯,稍翻個身,異常輕易地把就把我壓在下方。
「該說是……不可能、還是……無法想像呢……」古泉把我的毛衣整個往上提,肌膚接觸了冷空氣卻不感到寒,反而透著燥熱。之前也有一樣的經驗,大概兩次左右,第一次痛到想隨手抓個什麼把眼前的美青年宰了、第二次好像有好一點、但情形不便詳述,其他偶爾也有中途半端只有摸幾下的程度。
「為什麼非得被你想像出來不可啊!」我抓住他的手臂想再把他翻下去,不過古泉很卑鄙地把手按在某塊頗薄的布料上,瞬間受到刺激的我,力氣驟失,手指稍微鬆開了些。
「那是因為虛君……比較『喜歡』當受害者……對吧?」
這時古泉的表情,似乎帶著點哀傷,雖然知道他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卻微微地感受到了『輕蔑』。
對……我已經很清楚地用行動告訴古泉,我是多麼卑劣的人。我是『被』告白的人,我是『被』抱的那方,我是『被害者』。有時候明明不後悔,卻裝出一副懊惱的要命地模樣,我不討厭古泉,只是因為他各方面都比我優秀,所以總是惡言相待。
只要把自己當成被動的那一方就行了,不是我的錯、只是隨波逐流,這樣很輕鬆。
「我無法想像,虛君抱男人的樣子喔,就算對象是我自己……」
「快點做吧、別廢話。」
「如君所願。」古泉聳了下肩。
我翻了白眼,而古泉扯下了我的內褲,將嘴靠近、攫住。我堅決把視線移開,想咬緊牙關卻還是忍不住發出奇怪的聲音。
其實……我們還、挺瞭解彼此的斤兩的吧。







前篇收錄在某合誌中。

結果古泉被朋友嫌棄有少女風味(喂),其實只是想寫寫看如果兩個人真的開始交往了,會發生什麼騷動吧。另外也想看看平實的約會啦、吵架啦、還是痴話喧嘩之類的場景。
也許陸續會有續篇,也許不會有,總之我還是很喜歡他們兩個啦XD

二期還在慢慢等哪…

特別感謝:小草莓提供圖像(據說好像是我的生日禮物耶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