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近況

最近有些事情總是超出我理智能所忍受的範圍。
如同有看這個BLOG的人所知的,我現在正在日本。雖然已經年紀一大把了,再不嫁人可能就嫁不出去了,仍舊是在這裡開始溫溫吞吞的唸起書來。

這次的作文題目是『OO的存在是必要的嗎?』
我就問老師,可不可以寫『台灣跟中國的統一是必要的嗎?』實際上是個敏感的標題。

基本上我的BLOG不是政治性質,一般對這種話題也會盡可能敬而遠之,不管是何處來的讀者,不管是何地來的觀光客,我都很希望他能看完我的日記後,會有好心情,但終究,我是個台灣人啊。如果連在自己的地盤上都不能抒發真正的心情的話,那還算什麼日記?

當然其實,那個題目是我小小聲問老師的,畢竟我們班也不少中國人,非必要我也沒希望跟他們鬧的很僵,相對的,我也想再建立友情基礎之後,再來聽聽看他們的想法。

但這件事情真的讓我的神經啪嘰一聲斷開。我確信我當時真的聽到了啪嘰的聲音。

老師過來看了我的題目後居然很KY的重唸一次,正好坐我對面的是個中國人。男的。應該去美國留過學,但聽他跟丹說話,就知道其實唸的不怎麼樣。

對,就因為他的一句話『我覺得合併是必要的』。


我的神經斷掉了,手上握著鉛筆盒很想往他臉上砸,幾乎都快管不住了。我為什麼當時還可以笑得出來呢?我怎麼可以把他當的好像一件笑話來看呢?

我都要哭了,我是台灣人啊!

感謝某粉紅水果說他想砸椅子讓我心情有好一點。

要知道,這是我的理智跟感情都無法接受,而且會激烈排斥的事情,我很想跟他坐下來好好談談,說為什麼必要,為什麼不必要,但是我當下就是生氣,而且還超想扭斷他的脖子。心裡只想著「你為什麼可以如此輕鬆的對一個台灣人說這種話!」

那句話對他來說太輕了,卻沒想到對現在的我來說有多重。


我有時候會跟歐美其他國家的學生交換政治方面的意見,當說到台灣目前由政府主
導著一個勁往中國靠攏,連毒奶粉都放行,金車自動下架被說是自導自演…

非常非常神妙的是,問十個歐美學生,有十個半是這麼回答我的:「政府團隊怎麼做根本不是那麼的重要,重點是人民自己怎麼想,人民比政府要來的強多了。」

為什麼他們可以自然到像呼吸一樣說出這個理應是很根本的道裡呢?為什麼他們知道人民的自主性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呢?這是真的民主國家的人才說的出來的理論啊。

為什麼我跟莎拉都會反射性的說「因為政府怎麼樣所以只好怎麼樣呢,其實真的是很不好的事啊。」莎拉是由中東來的伊朗人啊!他是日本都很難發簽證給他的國家的人啊!我是哪裡來的?我是台灣人啊,我們是到日本觀光可以不用拿簽證的啊!甚至連美國都有預定可以開免簽就去觀光的啊,為什麼我還是會認為政府主導一切,人民無能為力呢?

台灣是個民主國家啊!

台灣不可能為了舉辦一個活動而強制一大部分的居民拆房子搬家啊!政府不能、也不該強迫人民做這種事啊!

但為什麼我仍會因為那些歐美同學與我完全相反的觀念而吃驚呢?

也許是台灣還不是真正的民主,也許是才不過民主多久,立刻就遇到逆境,也許是台灣人被太多國家的人統治過所造成的奴性。

我現在都已經很不想再稱馬先生是總統了,因為連他自己都自我否定了不是嗎?連韓國人都知道他拿了卡不承認,最後承認了然後又想讓大家把這件事情忘記。我們是兩個政府、有兩個總統、分別拿不同國家的護照,我手上的護照是色!金色字!!上面寫的是中華民國!那是台灣的護照!!!



在我的交友範圍內,會跟我談政治,而且能清楚明白的談,絕不會只光說一句『陳水扁(或請自行帶入喜歡的人名)很討厭,我不喜歡他。』就這樣結束的人只有兩個。只會說這句的人,如果不是被最近的蠢媒洗腦,或者就是打從根本的沒在用腦。為何?他做了什麼?為何針對這件事情他會這麼做?這才是該被拿出來討論的不是嗎?有人會說我政治狂熱,或是會說「政治的事情不要想太多,反正會有人去處理。」然後,就什麼也不做了嗎?

為什麼?你以為這是跟你無關的事情嗎?

你真的覺得就這樣繼續下去好嗎?



你有沒有,非得拼命去爭取才能得到的東西?

我有,以前我還在念五專的時候,有個老師教的非常爛,這位教授前陣子還出現在教委的提名名單內,看到那新聞的所有好同學們一一傳訊給我,包括我媽。他們每個人都用異常驚嘆的語氣跟我說,「天啊那種爛人,要是真給他選上了,台灣的教育界就完了。」

那個人半學期,只教了『目錄』。是的,不要揉眼睛,就是目錄。整本厚厚的課本他只教了大家『如何寫目錄』。就結束了。其他時間都在說自己的豐功偉業,順代他最常說的事情就是,他跟某位馬姓官員很要好。

但我想,最重要的是,他把我當掉了,因為我曾經當著他的面叫他快點從這個學校滾出去。
然後,跟不少人一起在上課時嘲弄他,只要他一說他跟誰的關係很好就諷刺他。
我承認我對這樣的教授已經厭惡到了最高點。尊師重道?對這種人稱師?開什麼玩笑。

並非為了正義,我是為了自己,所以當他當掉我的同時,我立刻循正規管道投訴他。他的課堂簡直就跟垃圾一樣,而我想他的人品大概也差不了多遠。之後其他也被莫名其妙當掉的人,開始在網路上發起連署書。

要說成果?就是下學期再到學校,他已經不在了。雖然那之後他似乎有個更好的出路,但已經不是我們這些當學生的可以處裡的了。
而至於教委那件事,照樣也有人收拾他,似乎掀出了性醜聞,而且是在我們學校發生的。

我要說的是,不要什麼都不做。真的,不要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做真的就什麼都得不到。我並不是在搧動些什麼,當然要你本身的信念認同之後,來做些什麼。幫忙台灣,就是幫自己,在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時候,真的可以試著做些什麼。




所以下次要是我要是再聽到對面那傢伙再說一次那種話,我就要這樣回他,讓全班都聽的懂(說不定文法有誤):「貴様のような同じ国のパスポートを持っている事、絶対御免だ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