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OVE SEEKER

LOVE SEEKER


亞瑟正又一次嘗試著不讓一個白癡美國人入侵自己的生活,雖然他們兩人的孽縁已經結了大概有半輩子,不過沒人說這結不能現在拆吧?

抵抗再抵抗,怎麼偏偏這結好像越扯越死?

「亞—瑟——!」碰碰碰的敲門聲,震耳欲聾,「我知道你在家——來玩嘛!一起看棒球嘛!一起徹夜開PARTY嘛!我發誓我下次絕對不會趁你喝醉時餵你吃螢光的蛋糕了嘛!」

…他媽的,重點是在於你用嘴巴餵吧!…哎?那蛋糕是螢光的?

亞瑟在心中已經反覆不只詛咒過自己千遍,早該五百年前在看見那小鬼把牛舉起來甩時直接給他一發子彈永絕後患的!當初打敗西班牙家無敵艦隊時的豪氣跟膽量到哪裡去了?回來啊!!那時候的自己!

「亞瑟—卡庫萊恩特—你已經被包圍了!限你三秒鐘之內出來投降—不然我就要衝進去了——惹怒美國人的後果很—可怕喔——OK?」像是叫上癮了,屋外的小瘋子開始玩起了警官抓犯人遊戲。

顫抖著手,碰的往桌上敲下他最喜歡的紅茶杯,亞瑟認真的想去摘下掛在牆壁當裝飾的長管來福,不管三七二十一從窗口伸出去,直接打爆那個眼鏡男的頭。
不可原諒、破壞他珍貴的下午茶時間,真是不可原諒中的不可原諒!
而最不可原諒的,就是前天的聖誕PARTY上,這傢伙居然當著…當著…當著其他人的面KISS…哇啊啊啊啊啊……

「阿爾佛雷!不要以為你做什麼我都得原諒…」咬牙切齒地說到一半,亞瑟看到他那千年歷史以上的古董門砰的彈開不說,上面的黃銅獅子大鎖居然掉了下來,砸的地板凹陷一塊。

接下來就是一隻穿著耐吉運動鞋的大腳舉在半空,身穿邋遢舊軍用夾克的金髮眼鏡男,手上還抓著一本攤開的美國護照!

「FBI!!把手背在頭後,慢慢轉過身,你因為抵抗阿爾佛雷‧F‧瓊斯進入家門而被捕!」完全就是一張該被扁三千次的清爽笑臉。

「在歐盟國家拿美國護照晃來晃去偉大個屁啊!這又是什麼遊戲?LVPD嗎?最喜歡踢壞人家門的LVPD嗎?」

「剛剛說過了啦…是FBI喔、」阿爾腳跟往後一踹,將已經壞掉的門關上,留下門把處一個空虛的圓洞。

「我要告你非法入侵!」亞瑟抄起桌上的紅茶杯,將已經冷卻的半杯往阿爾臉上撥去,「這叫自衛行動。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阿爾看看自己滿身茶水,只是彎起嘴角,用手抹去臉上水滴,「喔、那麼當初你硬要我跟馬修當你弟弟跟每天強制餵食超『美味』料理的這樁陳年舊案,該怎麼算呢?」

他靠近亞瑟,發現對方像豎起尾巴正虛張聲勢的某種貓科動物,唉、就是這樣,才會讓人更想更殘酷的對待,不是嗎?
所以,這就是引發獵人嗜虐心的動物不好囉?當然嘛、他可是世界的HERO耶、怎呢可能會做錯呢?

「這…那種事情已經…而且你跟馬修早就都獨立了啊!」為什麼他會怕?這裡是他家耶!應該有點地主國優勢吧!

「基本上,亞瑟,我們沒完沒了啦。」

以降念のため反白處理


阿爾笑著,與小時候一樣,充滿自信與活力的笑容。伸手扳起亞瑟的臉,用唇壓了下去。

「唔……嗚嗚嗚……」

蛋糕、螢光的蛋糕…甜的要命的蛋糕…舌頭、啊啊舌頭…
腦袋裡面就跟蛋糕上那些疑似史萊姆內臟黏液的色奶油般,溶成更甜、更噁心的闇物質。
唾液沿著被沾濕的唇瓣、落到下巴線,淌進領口。那曾經握住槍柄,並率領群眾拿槍口對準自己的手指,現在正靈巧地鬆開那領帶。

「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就是你,所以呢,我們沒完沒了喔、OK?別讓我聽到反對意見,你知道吧?讓我抓狂很恐怖的啦?」阿爾吻上亞瑟的頸側。

「隨便入侵別人家…還、還這麼囂張…」亞瑟瞪著過去的義弟,手指撫上那白晰臉頰,用力擰了下去。

「痛痛痛痛痛痛!暴力反對!」阿爾叫著,卻將亞瑟扯下椅子,報緊對方一起滾倒在地。

「做什麼!」亞瑟掙扎著想用膝蓋頂開阿爾,無奈距離太近,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我在配合你的習慣啊?」

「什麼習慣!」

「『在哪裡都可以做嘛。』」已經率直到了笨蛋程度,大概就是指這種發言吧。

「……去死!現在就給我去死!我果然最討厭美國人了!」眼神看來是認真的。

「你在說什麼啊?這時候你應該親熱的回吻我,然後鏡頭拉遠,我開始撫摸你的身體,然後你要摟住我的脖子…」

「這是哪門子的007電影!」

「還是你比較喜歡來法式的?花半小時調情、一小時SEX、分手兩次之後和好?」

「……我可以現在把你的腦子切開看到底裡面裝些什麼嗎?」要是出現漢堡他也不會意外。

「別的時間我不敢保證,但現在裡頭滿滿都是你而已。」阿爾說著,邊低頭在亞瑟唇上點了那麼下。

「嗚…」
住口、住口…可惡的小鬼…
完了完了完了、臉好像燙的要燒起來了…什麼叫做「滿滿都是你」啊!明明講的都是英語、為什麼這小鬼硬是可以講的這麼…

大手伸進鈕釦已經被解開一半多的襯衫裡,手指掐住胸前凸起輕輕捻動,刺激的波潮立刻落到腰間,麻到讓亞瑟的腿掙扎著抽個不停。
「…嗚、住手…不要、」

濕答答的喘息在諾大的屋裡響著、眼前對上的是雙玻璃珠般的透明藍眼睛。這傢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戴眼鏡的?對了…是那之後…

溫熱的觸感滑至腹部、摩挲腰骨,對方那高挺的鼻間湊近自己平坦的胸前,「我親愛的野蠻紳士,回復本性吧?我可是還沒忘記,你從我這裡不斷掠奪的霸主姿態,雖然很不甘心,但當時的我可是真的對你崇拜的要死喔。」

「別…鬧、很癢…」胸前不停被吻著,意識開始混雜了些奇怪的東西,像雜訊、像被干擾、在嚐到甜蜜之時,卻又回憶起從前,那個阿爾什麼都聽從自己的時代。

已經消失了、那樣的弟弟。「那個」已經不是自己的弟弟了。

身體因刺激而彈跳了下,不知不覺褲子已經被剝到膝蓋以下,不只是因為敏感的地方被控制,更因為雙腿被硬抬高還押到胸口,這樣丟臉的姿勢。
從根元到前端,手指與那部位交纏,在挑弄下不受控制的挺立、開始洩漏濕潤。
「嗚啊…啊啊…」
臉上的灼熱似乎要鑽到心臟裡,引起更羞恥的罪惡感,才想轉開視線,對方卻用吻逼的他不得不正視,執拗的舌、吸附著他的唇、還有他的心跳與思考,當他發現自己開始被迫做出回應時,就已經全面舉起白旗了。

「我發現你的慘叫很好聽。」阿爾說,手指先是一掐,在亞瑟緊閉雙眼倒抽口氣時,鑽進了底下的縫隙中。

「啊啊啊!」慘叫。

「抱歉,說錯了,不是慘叫也很好聽。」

「我一定要詛咒你!」

「椅子已經給伊凡坐壞了,你可能得另尋道具。」阿爾瞇起眼,已經刺進柔軟地帶的手指開始慢慢轉動,並樂於觀察那令人賞心目的風景。

這傢伙絕對在笑!就算閉起眼,亞瑟仍可以感受到那視線,以及想像施虐者的表情,全身像遭受電擊般顫抖個不停,胸前濕濕黏黏的有東西滑動、體內的硬塊加,而聲音也從剛才的痛苦轉為樂,身體被官能的慾火佔據,渴求著更高的熱氣。

已經變的十分濕潤的手指在攪動著,阿爾覺得這種感覺好像會上癮,因為覺得只脫到一半的長褲很煩,索性幫亞瑟全部扯掉,只剩下白色長襪還穿著的景象,似乎別有一番風味。
受到自己愛撫的腰肢緩緩擺動,已經被情慾濕潤的雙眼恍惚、沾滿豔色的唇微微開闔。
好可愛。
好想要。
「…以我個人的立場…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喔…」

「哈…啊…」對方在說什麼?

「抱我的脖子。」阿爾湊近亞瑟耳邊,吐出溫熱的指示。

亞瑟乖乖照做了。為什麼自己這麼聽話?為什麼…是這個小鬼…?

「說『我愛你』。」

「…………」

「那打個折,叫我的名字就好了。」阿爾緩慢地抽出手指。

「………………………………阿爾…」

「雖然聽起來沒什麼誠意,不過今天就算了。要進去了…」隨著阿爾的宣言,剛押進的前端立刻感到一陣高熱,伴隨著拔高的哀鳴,加重力道,最後完全沒入。

感覺腰骨快被壓碎,卻又傳來一陣陣不規則的麻痺感,「啊…呼嗚…」溺水似的聲音,像失去空氣般難受,但當體內的東西開始盡情擺動時,麻癢與快感一下子全湧了上來,過度感覺的黏膜居然緊緊包覆著不屬於自己身體的部分。

好想死。
好丟臉。

全部都是你的錯。

「嗚…嗚嗚…啊嗯…嗚、」天花板在搖晃、自己的身體在搖晃、激烈的快感在搖晃,流進他的血液裡,充斥到全身,濕答答的聲音、啪答啪答…

「你喜歡我嗎?」阿爾吻著懷中的人,凶器在底下進進出出,額頭上微微出現汗滴。

「……………」
亞瑟一如往常,碰到這種問題時,都會行使緘默權。

「沒關係,反正我都不在乎等五百年了。」










如果椎名小姐還喜歡的話,請當遲來的耶誕禮物收下吧。
對不起啊啊阿爾看起來像鬼畜眼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