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暴衝

今天上素描課的時候,因為配置怎麼樣就是搞不定,迫不得已,只好舉手請老師過來看。說老實話,我其實很怕這個老師,並不是說他很兇還是過於嚴肅,而是在於他全身散發了一種『文藝青年』的刺眼光環,如果光是文青也就算了,還是有著傑出才華的文青,平時只要他晃到我旁邊來的時候,我就會不自覺的緊張,因為他只要開口,一定就是:「陳小姐,你畫的偏掉了。」

當然,這是身為一個老師看到學生出錯時很自然會有的台詞,只是在我感受起來,一整個好像就是被宣判你得關十年那樣子恐怖,對於這個人,我會不自覺的想道歉(而且我還不知道為什麼,只能籠統歸咎成我很怕他):「對不起我不應該畫歪啊啊啊啊!!」←在心裡大喊一百遍。

所以像今天這種,我舉手請他過來看的狀況,基本上就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把2B鉛筆刺進腦門大概也救不回來的地步才會做的。然後他就晃著優雅的步伐走過來了,果不其然,看到圖的第一句就是:「位置……怪怪的。」

「對不起我辜負了你的教導對不起我應該把鉛筆先刺進腦袋裡再請你過來看的!」←又在腦袋裡叫了一百遍。

之後我就讓位置給他,他很輕鬆而愉快的拿走我的鉛筆在紙上鉤了幾筆,突然說:「陳小姐,我每次看你的素描,都覺得你的圖有種暴走(他真的用這兩個字)的感覺。雖然有時候也畫的不錯,不過總覺得你是那種就算前頭錯了也會堅持就這樣畫到底,有時候停下來看看不是比較好嗎?」

我無法回答。
應該說,我在這一瞬間,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怕他了。這個老師的敏銳度過於鋒芒畢露,強到我立刻就覺得他一定能夠瞬間從圖看穿我的性格,包括就算知道自己錯了,也會比重頭來過更努力的去用各種方式掩蓋的之前的錯誤,反正看起來像真的就好,反正看起來很努力就好,期望在小地方能夠騙過去的心態。

「可是時間不夠,停下來的話我畫不完。」我找了藉口。

結果他笑了:「怎麼會呢?」
極端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的笑容,大概就是指這種吧。

回想起我從只是普通敬畏,變成非常怕他的起因,有是上課我帶了紙盒裝的飲料去,紙盒就擺在桌旁,飲料口沒闔起來,裡頭還插了一隻吸管,他突然走過來,也是非常優雅的幫我把紙盒的開口折上,然後說:「要小心一點。」

前後不到五秒,可是我卻覺得他的手在我眼前好像慢動作,原來藝術家的手就是長這樣啊,我彷彿有錯覺,那雙手上是不是打了柔光還是蘋果燈,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看過最棒的一雙手,這人他就是藝術家,而且還是很柔、很美、很靈巧的那種藝術家,說話慢慢的、很有禮貌,但卻中肯的近乎毒舌,聽他評其他人的畫就知道了,被評的人大概感覺自己的座位下都多了一隻刺蝟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