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まわる

まわる

有時候我會不禁這麼想,我的人生是不在曾經毫不留意的時間流逝的某一刻,就這樣偏入了岔道。但如果我真為此感到後悔的話,在曾經有機會取回普通日常的那個時間點,卻堅持、而且拼了命的要回來這個肯定會被千夫所指『不正常』的世界。

實際上、我應該為此而感到稍微得意,即使被一個以唯我獨尊凌駕全世界頂點的女人拖進一個霸佔他人社團教室組成不被學校所認可的團體,身邊被宇宙人、未來人以及超能力者,包圍著的我,目前的行為仍未脫離常識人的範圍,還真希望有誰來給我鼓掌說聲稱讚才對。

足足一個多月的春假即將開始,雖然想到放假是讓人精神能為之一振,但在那之前還有可怕的期末考怪獸,虎視眈眈張著大嘴,等著把脫隊的學生一口咬進補考地獄。書包中裝著準備今天打算稍微溫習一下的歷史課本,但通常預想都跟實際發生的事不同、說不定一進社團教室,那個找麻煩女王又會突發什麼讓所有團員輭不下來的奇想了。

打開已經被各種莫名雜物跟人物入侵社團的文藝社社團教室大門,多數的情況都是我第二個到的,今天也一樣,第一名是那個如同未插電的纖細自動人偶、唯一合法使用這個教室的人長門有希,安安靜靜窩在教室一角的鋼管椅上,手上拿著的書名這次我總算能用日常語唸出來『證據的本質』。

欸?是法醫學?還是驚悚推理?

算了、不管是什麼書,看到那種標題我就有百分之五十的自覺相信一定是不會喜歡內容。我放下雖然接近考期但沒有沈重到哪裡去的書包,跟長門打招呼:嗨、今天也一樣早啊,朝比奈學姐應該馬上就會到了吧?

長門的目光絲毫沒有要離開書本的意思,但我知道她有聽見。 像慢了兩拍的唱盤,最後一聲細而冷的聲音道:「是啊。」

我坐到那張固定的位置上,對面的座位現在空無一人,那個位置也有固定住人,是個到處放送廉價笑容的美男子,先說好、我可不是因為對方是個受歡迎的帥哥所以才用這種酸溜溜的口氣說話,而是那小子喜歡神秘主義又愛長篇大論我的智商經常無法跟上步調的悲觀文學。

即使一直保持微笑,但最近我那已經被磨得很銳利的觀察力,卻也能夠輕易察覺那種笑容中有些許可能已經變質的成分在。將自己視為大機器裡的一個零件,一旦掉了或出意外、立刻就會被替換掉。

說實話我很不喜歡這種與現實的太過貼近的想法。即使整個社會結構體系也許就是這樣沒錯,但即使這樣、個人的感情歸向又要怎麼樣?與那個微笑小子的生存觀念所背道而馳的,正巧就是他們要護衛/觀察/監視的對象,某方面而言超越常識性、物理性、光是以無敵行動力與使人驚恐的感性,就足夠……改變世界。

朝比奈學姐還沒來,雖然手有些冰冷,想握著溫暖的茶杯沈浸在四周輕鬆而寧靜地美好氣氛中,但我寧願等到那位可人兒穿著同步率高到百分之五百以上的那件女侍服、用纖細白玉似的手指與軟綿綿的笑容將一杯溫潤的䖝茶捧過來。這可是每天下課泡在SOS團裡,唯一幾個的樂趣,何苦給自己剝奪掉?

摸摸墊在腰後的書包,總算想起今天打算來當個好學生,多少有些抗拒地抽出課本,才翻到待考範圍的那一面,瞌睡蟲就一隻隻扒上我的眼皮。

心想著這樣不行,又拿出已經被塗鴉了一堆連自己都看不懂的外星文筆記本,掏出自動筆,將兩紙本上下排列,打算萬一看到值得在意的部分,就多抄幾個字。

沙沙沙…

我的抄書聲。

沙…沙…沙…

纖細宇宙人的書頁翻過聲。

咚。

我的下巴往筆記上靠的聲音。自動筆不爭氣地朝一旁滾去,果然如果一旦認真唸書,體內能量電池的消耗就特別快。不信你問問其他上課打瞌睡的學生,他們一定會有跟我同樣的感想。

這時社團教室的門打開,本來滿心愉絓以為是學姐,但聽腳步聲就知道不對,穩定而頗有重量感的聲音、從一個一百七十八公分的男生腳下發出,倒也相得益彰。喵的、沒事長這麼高幹什麼!這個世界上就是會有這種人,又高又帥功課又好又受女生歡迎。

來談談腳步聲吧,如果是朝比奈學姐,肯定是像跟在母雞身後的雛子,輕巧卻小心翼翼。長門的話則是鄢貓,幾乎不出聲的,有時一回頭看她站在身後還會嚇一跳。春日的話不用說,繃跳能力與其說是兔子還不如說是袋鼠、何時都能精力充沛、而且相信那雙美腿所做出的飛踢也絕對不是蓋的。

「啊、虛君……」明朗的聲音說到一半,突然停止。大概是認為我在睡,不好意思吵醒吧?不過很抱歉,我只是把臉朝下,沒有在睡啦。如果是學姐我保證馬上爬起來誠心打招呼,你就免了。

對面的鋼管椅輕輕挪動,聽得出來比平時一下就拉出要小心很多,還真是客氣的很過份啊這傢伙。仔細靠聲音辨別這傢伙正在做些什麼,先是金屬拉動聲、大概是在開書包吧、再來是有什麼東西放在桌上的聲音。就算很輕,桌子的傳聲可是很清楚的,最後是書頁翻動。

原來古泉也要唸書啊,真看不出來。一直以為這傢伙絕對是上課微笑微笑的聽完,回家後一個字也不看,而將全副心力放在那個迷團重重的『機關』上。今天怎麼大家都這麼乖?學姐快點來吧、不然勉強春日也可以、快點衝開大門嚷著『今天要召開特別會議!』

咦?這麼一來怎麼變的好像是我在期待有事情發生?不對啊、今天是預定要唸書…

突然腦門上一陣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搔我的頭髮……不對、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坐在我對面的那個笑臉小子,現在正拿手指捲著我的頭髮玩。喂、一個人無聊也要有個限度、若是玩朝比奈學姐的頭髮綁麻花、或是讓春日小小的吊起短馬尾都還不錯,就連長門打薄的淺色短髮都比我這種普通到極點的頭髮有看頭。

手指慢慢轉移陣地,輕輕壓在我的髮旋上,這是什麼?要藉由這種無聊的行為發動超能力嗎?該不會要對我惡作劇,讓我第二天頭髮掉光吧?喂、古泉、雖然有時我是挺嫌棄你那張過帥的長相跟其他囉哩囉唆的行為,但實際上我也算有幫過你的忙、有時候還是對付神秘惡勢力共同戰友,你可別一時興起這麼惡整我啊。要是明天一早我真的從鏡中看見個和尚,你就等著看我怎麼對涼宮告狀說上次的學生會長突擊事件根本就是你一手策劃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古泉開始用指縫夾起我的頭髮後又放開,這種無意義的動作讓我想起替我家那隻懶貓三味線梳毛時的情景,三味可是很喜歡給人梳毛的,每回看到牠滿足低吟的時候都會懷疑真的有這麼舒服嗎?現在倒是有給我當次給人服務的貓的機……慢著!我可沒說很舒服!

正覺得應該假裝動一下來阻止古泉這小子過度無聊的行為,好啦、我等一下就爬起來陪你玩軍事棋好不好、手指別滑到我耳朵上、很癢啊、喂、你伸進去幹什麼!我耳朵裡面有洗啦!我可不會讓你跟學姐打小報告說我是個髒鬼的!

正義憤填膺的想著之際,伴隨著社團教室的開門聲,以及一聲甜蜜蜜的:「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些微的震動後,手指馬上就抽開了。

啊、那個是……嚇一跳、的意思嗎?那樣的古泉,也有被嚇一跳的時候?嗯、印象中,古泉失去笑容,大概也就只有、因為『必要』所以我從階梯上摔下的那一次。

「有線頭,所以幫他拿掉了。」

那個曾經因為我而失去從容的傢伙,一秒後又重操舊業張著那人畜無害的笑容行騙了呢。我的耳朵裡面是會自動長出線頭嗎?

「噢……」我甚至能想像朝比奈學姐解開疑惑的甜美笑容。

「那麼我跟虛君先出去了,學姐要換衣服對吧?」古泉客客氣氣地站起身。咦?他為什麼連我一起叫?欸?嗯?

「起床了。」古泉在我耳邊喚道。

太靠近了、喂!別在我耳邊吹氣!很噁心!怪了、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朝比奈學姐來了還不醒,對虛君來說是不可能的事。」

我從桌上好容易撐起身,望著古泉的笑臉盈盈。有些變質的笑容。又出現了,為什麼?

「下次要裝的連被吻都不會醒喔。」

古泉說了個可怕的笑話,接著優雅地旋身往門外走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紫曜日みな

Author:紫曜日みな
mail:f8950023☆gmail.com
↑有業務需要請用此信箱聯絡

管理人:紫曜日みな&瀧川しのぶ

最近の記事
Comments+Trackback
Comments<>+-
Trackback <> + -
Calendar 1.1
<
>
- - - - - - -
- - - 1 2 34
5 6 7 8 9 1011
12 13 14 15 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25
26 27 28 29 30 31 -

全記事

Designed by 石津 花

PLURK
Twitter
カテゴリー
計數器
電撃文庫もくろっく
3D球体タグクラウド

WP-Cumulus @ fc2 by coccus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or bette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